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個人多雙筷 她以住家飯陪伴寂寞老人

2015/10/14 — 10:52

今天我更為後巷婆婆煮了個走辣版麻婆豆腐,婆婆讚我乖,我說其實我今晚也吃這個,只不過你那一份沒有下辣油。

今天我更為後巷婆婆煮了個走辣版麻婆豆腐,婆婆讚我乖,我說其實我今晚也吃這個,只不過你那一份沒有下辣油。

小時有個願望,長大後可以開一間茶餐廳,下午可以招待老人家免費吃蛋撻、雞尾包和菠蘿包(那時也沒有租貴、人工貴、食材貴、糖尿病和三高這個概念,好幼稚)。

當然,長大之後,我的廚藝與財力不足以讓我營運一間茶餐廳,漸漸我也把這個願望淡忘,繼續做一個尋常師奶。

直到有一天,師奶買完餸回家,碰到住在隔壁的婆婆,她問我今晚會煮什麼,我說會試試整紅燒獅子頭,她說她很久都沒有吃過。我問她吃什麼?她說送飯的人拿什麼來就吃什麼,大概都是「爛溶溶淡茂茂」的東西。我說不如煮好後拿兩個給你試,她很高興,結果她說兩老由下午5時就不敢外出,怕我摸門釘,等到7時才等到我來拍門。

廣告

自此,我每星期最少都會煮一頓飯,然後預留給婆婆。婆婆提議給我錢,我就說不如到冬天你織條頸巾給阿仔,溫暖牌可以抵上100餐飯,於是我們就約定頸巾換飯。

結果冬天快要來到的時候,伯伯肺炎入院,很快就離開了。婆婆的女兒為免婆婆觸景傷情,就安排婆婆搬走。婆婆離開前,特意對我說唔好意思,我說不要緊,我們保持聯絡吧。

廣告

兩年過去,每到中秋、過年我都會致電婆婆談談近況,聽她說女傭如何偷懶,用魚蛋炒紹菜,有味精又沒有放薑,吃得她咳到氣喘。她又說有時散步到舊村,聞到蝦醬香,就好掛住我的蝦醬蒸排骨⋯

今年中秋,我致電數次也飛到留言,可惜我只知婆婆住在哪區卻不知道她的地址,欲探無從,只有不安在心中纏繞著。

上星期,我收到婆婆女兒的來電,說婆婆已回到天家和伯伯團聚,女兒收拾遺物時才想起婆婆曾吩咐她務必要聯絡我⋯

多得鄰居婆婆的鼓勵,我那手平平無奇的廚藝才得以綻放一小點光芒,讓我不怕醜,抱著「多個人多雙筷」的信念,每餐煮多一點點和其他獨居長者分享。

今天我更為後巷婆婆煮了個走辣版麻婆豆腐,婆婆讚我乖,我說其實我今晚也吃這個,只不過你那一份沒有下辣油。婆婆就說不要吃辣,吃辣會便秘。我說不會,因為除了食餸也要食菜⋯

曾經我也擔心過,煮食當中有什麼差池,會不會要負什麼責任。我也記不起,為何後來又忘了這個顧慮。或者是老人的期盼?或者是我太渴望有人欣賞?或者⋯?

我只知道,分享實在很滿足,也讓我很榮幸,曾經以食物伴著老人,走過一段人生路。



圖文:Chan Cheuk Yiu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