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功能鐘錶匠

2019/2/22 — 16:14

鐘錶匠魏生(高祈 攝)

鐘錶匠魏生(高祈 攝)

「我在裕民坊 40 年,做得最耐是我。」72 歲的魏生,於觀塘生活四十載,重建這幾年最難過。「無講幾時走,不敢入貨。」他之前身體抱恙,多番出入醫院。前路茫茫,每天只能見步行步。2 月 28 日檔口離場,但無人跟他談。他等待政府發放工匠牌,卻苦無開檔的位置。

月底清場,他只想獲得工匠牌,繼續手藝。食環處叫他建議安置位置,「無本錢開舖頭,想揀位,但是限制好多,有業主反對,有銀行和金舖全部不行,只坑渠邊才准我擺檔。」

13 歲學整錶,當時看人如何維修,後來師傅給我一隻錶,我自己拆來重新砌過。38 年前,在觀塘落腳,但當年多黑社會,有一天有一位穿夏威夷恤的大叔行過,給我卡片,說有人欺負他,就可向他投訴,他是新來觀塘的探長,從此無黑社會威嚇他,成功在觀塘落腳。

廣告

鐘錶匠兼保安

除了鐘錶,大廈的人也找他幫助,20 年前,大廈的業主請我做管理,每月只有 2,600 元,24 小時上班,只給他一個天台屋暫住。「做保安,大廈管理,有燈壞,又冷氣壞了,都是我維修。」他一做就九年,直至大廈重建,天台屋被市建局收回,沒有任何賠償,連搬遷費也沒有。

廣告

他也試過爭取,上年,找過市建局姓溫職員,他說可給他重住天台,但沒有水電,結果不了了之。

店舖:裕民坊鐘錶工匠(等待發牌)
歷史:40 年
未來:沒有安置和賠償

二月廿四日,我們將舉行告別裕民坊展,告別屬於觀塘人的裕民坊,未來重建後變成大商場和豪宅的觀塘。市建局表示約 30 檔街坊兩年後仍可回來經營,亦有部份街坊未能順利於二月離場,我們將繼續監察。

 

活在觀塘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