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想,從來都離香港人很遠

2018/12/1 — 15:36

夢想,從來都離香港人很遠。

有個朋友說過:「在香港要追求夢想,就似挑戰一個離地30呎的籃框(平常的籃框離地約10呎),你很快就會發覺,如何用力也射不上去,自然就會放棄。」

我們身邊都不乏怨恨自己的人。他們不是怨恨別人,而是埋怨自己,當年為何輕易放棄夢想。上星期打「私league」,在場邊拉筋熱身時,隊友忽然走過來對我說:「我真係好後悔,當年十幾廿歲,為何不好好打波,而要掛住搵錢,否則很可能打到上去啊!」今日早已發福,在私league打較低水平的聯賽,再也不會如當日般輕輕一躍,就把籃球輕鬆放入框,旋即一抹滿足的笑容,那是千金不換的快樂歲月。

廣告

夢想,在香港,每每因為金錢而犧牲。跑得多快、跳得多高、射得多準,去到一個時候,在生活和夢想之間,只能不自願地低頭步向生活的一邊。驀然回首,已到中年,有晚你睡不好,回想起廿年前,原來曾為夢想如此努力,流了一身汗水,笑容如此滿足。當然了,這時你只能和我的朋友一樣,用多多的錢,也再買不回逝去日子。朋友羨慕你的生活富足,你內心卻不滿足,很多時故意走過球場,望住場上汗流浹背的年輕人,從他們的眼神之中,重溫有夢的歲月。

正正是香港人,才明白追夢有多難,才明白要放下名利去追夢有多難。當聽到曹星如毅然放棄職業拳擊帶來的一切,想彌補十年前因為少不更事放棄了眼前的機會,回到初心,力求以香港代表出戰2020東京奧運時,內心想起的,就是「逐夢」這兩個字。名成利就,人人想擁有,對於一個職業生涯未嘗一敗的拳手來說,為何不繼續下去,而要艱苦地挑戰自己?尤其是曹星如年紀已不小,要每日過磅,嚴格控制飲食,約兩個月就出戰一次比賽,以爭取奧運資格,那是一條苦路,而終點,不再是豐厚的拳酬、不再是金腰帶、不再是世界一哥,而是當年師公羅漢北也試過,那遙遠又難捉摸的奧運之夢。

廣告

我不知道甚麼推動Rex作此決定,但他讓我們重新燃起追求夢想的勇氣。

第二天你起得很早,拿起封塵已久的iPod,點出Bill Conti的playlist,讓《Gonna Fly Now》在耳邊響起,然後像Rocky一樣,在難分是暮色還是晨光的昏暗街頭,努力向前跑;身後當然沒有一堆人為你打氣,但你依舊向前。

有時,只是要跨出去的勇氣。誰說人到中年就不可以再追夢?

I Can't Accept Not Trying.

你想起Micheal Jordan的金句。

然後腳步又加快。

要追回的太多了。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