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人,俾機會佢哋講暗黑嘢,得唔得先?

2016/3/14 — 10:48

在第19和第20個學生跳下去之間的那個下午,我到了一間中學做戲劇工作坊。 出發之前已經決定要和學生探討「自殺」,我並不打算以樂觀陽光的方式為學生打氣,反而想透過戲劇活動,讓同學有機會公開講下內心暗黑的想法。我認為同學對人生感到迷茫、承受著人際關係或學業的壓力,或是近日多宗自殺的原因,但沒有人聆聽同學非正軌的想法,往往是我們疏忽了的重點。近日網上流傳很多教導大家回應身邊人尋死念頭正確的表達方法,這正正反映了我們都側重了說些甚麼去幫助有自殺想法的人,但其實更重要的並不是我們說甚麼,而是去聆聽當事人的心聲,並去容納他們暗黑或非正軌的想法。

這態度和空間,比那些說話錦囊更為關鍵。

工作坊開始,我先跟同學做了45分鐘基本的演員練習,然後,我們在活動室中間坐下來。我問大家:「如果你有權力寫一條新嘅法律出嚟,你會寫乜?」

廣告

同學們顯得頗興奮,有人要師生戀合法、有人要廢掉武器,世界和平、有人要暫緩發展,保育環境。我多謝學生用心分享這麼積極正面又生活化的想法,然後再進一步:如果要再訂一條法律,是你自己內心想過,而又不是那麼陽光,甚至有些踩界,有些自私和心地壞也無所謂的,哪會是甚麼?

不得了。以下是其中幾條我聽到的法律:

廣告

殺哂所有韓星!

不准學校傳教!

可以一妻多夫!

殺人不用坐牢!

當每人說出想訂立的新法例,我面上由衷泛出笑容,一點責備的神情也沒有,甚至告訴大家我很高興人人都真實面對自己暗黑的思想,並且鼓勵同學說出定立法律背後的原因。

「殺哂所有韓星,因為佢哋嘅歌不停重覆幾句歌詞,又整容又染到個頭好核突,不知所謂,都唔明點解有咁多人鍾意。」

「小學時曾經唱過:I have decided to follow Jesus/ No turning back / No turning back.現在回想真的想嘔!怎可以要小朋友唱這些歌詞?小孩怎會明白原來自己在唱這麼重要的決志?宗教拿走了人的理性,不要思考,只要相信,這是非常可怕的事。」

「邊度有一個男人,可以滿足哂我所有的需要?顧家嘅就唔浪漫,啱玩嘅又傾唔到心事。所以應該准許女人有多個一個老公。」

「呢個世界有好多衰人,唔應該俾佢哋生存响世上害人。可惜殺咗佢哋嘅話,我會被人拉,要坐監。如果殺人唔駛坐監,我就可以替天行道。」

聽完每一位同學的暗黑法律,我態度上完全開放接納,亦因此聽到同學一個比一個更內心的想法。我沒有批評他們,但亦不代表我只是開放地聽完就算,我尊重地聆聽各人的想法,同時亦說了些話去令大家看到更多更真實的自己。

聽完同學的分享,我細心去反映她們真實的想法,讓她們更全面地觀照自己。想殺哂韓星的同學,其實她的需要是言之有物的歌、有自然臉龐和個性打扮的歌手。討厭韓星只是想法的一面,我告訴她想法的另一面,其實她對歌曲和歌手有要求,我表達欣賞她這份期望。對宗教反感的同學,我告訴她反宗教絕非邪門思想,耶穌在世時也和她一樣反對當時的宗教領袖,對他們的做法不以為然;還有反宗教不等同於同時也反對神,可以慢慢再思考這問題,認識自己的想法。而渴望一妻多夫的同學,我讚賞她看破了很多成年人也看不透的迷思。我一方面表示一妻多夫制度固然可以滿足人生多方面的需要,但我也指出接受老公只可以滿足自己部份需要,而把其他需要交由朋友和親人去滿足也是另一個可能性,不一定要把自己的幸福局限了由男人來完滿。

而那位希望殺人不用坐牢的同學,我告訴她或許她心底裡追求公義,相信社會要賞善罰惡;而社會出現好像《死亡筆記》等廣受歡迎的作品,也代表很多人和她有著同樣的相法。這群人希望執行私刑,可能就是因為現在的司法制度失效,讓那些懂得鑽空子的人,做了壞事也可以沒有犯法。我反而挑戰她再想得深入點:如果只有一個殺人不用坐牢的名額,你會怎樣為民除害?誰最該死?要不要考慮那人的背景?怎樣的人值得再給予機會?問完她一大串問題,同學笑著抓住頭髮回應,說當中涉及很多因素和價值觀的取捨,下決定真不容易。

最後,看著她們逐一把思考的內容,用獨腳戲的方式演出來;有些同學選擇呈現問題,有些則表現新法律出現後的美好。我看到真誠交談後,大家都把豐沛的感情投放在演出中,幾個表演都煞是好看,在在都是生命力。

在反思可以為學子做什麼的時候,或許我們大人要先尊重暗黑的想法,不要太快下價值判斷,容許它們存在,並且要懂得聽這些想法的另一面,其實埋藏著什麼美善的渴望。老是想著輔導和鼓勵,或許只會距離他們真正的想法更遠,亦無法和他們平起平坐,分享不同角度的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