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問》:真/假俊華

2018/10/21 — 14:07

曾俊華(左)羅永聰(右)

曾俊華(左)羅永聰(右)

【記錄: 王耿城 (香港大學歷史系三年級);相片:   香港電台】

前言

香港電台和香港大學在2016年合作推出《大學問》講座系列,深受同學和觀眾支持,更在「電視節目欣賞指數調查」中取得名列頭十位的佳績。今年《大學問》載譽歸來,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通識)再度攜手製作,邀請在不同領域獨當一面的人物到臨港大,與學生進行兩代對話,期望將經驗轉化成留給城市的寶貴智慧。新一季《大學問》嘉賓陣容包括有:梁卓偉、曾俊華、林嘉欣、李澤楷、林奕華和蕭芳芳,並由資深傳媒人羅永聰先生擔任講座主持。

《大學問》第一集首先請來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分享他的人生經驗。眾所周知羅永聰曾任曾俊華的政治助理多年,及後更協助特首選舉出謀獻策,對曾俊華認識甚深。這晚在現場近四百名港大師生面前「盤問」其前上司,既回顧曾俊華年青時留美的輕狂歲月,又回應香港近年種種問題,公開當日參選原因等,二人妙語如珠,現場掌聲不絕,當晚的Facebook 直播更吸引大批網民觀看留言,可見薯片叔叔吸引力依然。以下是當日講座的精彩節錄。

聰——羅永聰|曾——曾俊華|學——學生

廣告

唐人街船頭尺

聰:大家知道你習武,年輕時甚至曾經在美國唐人街和師兄弟幫手「睇場」。唐人街的經歷怎樣影響你往後的發展?

廣告

曾:唐人街的生活多姿多彩。當時我們晚上到武館練功和吃飯,吃完飯便在街上聊天。有些外國人晚上會到唐人街吃飯,而餐館後巷放了很多鐵通,每次我們知道哪間餐館有人吃「霸王餐」,我們就會拿起鐵通幫忙,挺好玩的。

聰:大家很難想像曾經是唐人街的船頭尺,後來會在麻省理工讀建築。為甚麼不繼續做建築師?

曾:七十年代美國石油危機,畢業後很難找工作,幸好我找到一份畫圖則的工作。我畫了廁所幾個月,合伙人跟我說:「俾心機,將來便可以畫停車場。」我不能接受,因為教授建築的老師都是有宏大理想的人。我接受了那些理想,要改變世界,所以當時我離開了畫圖則的工作,轉去做一個無牌的三行工人,替人家僭建。那段時期挺好玩的,我學到很多知識。

曾俊華

曾俊華

聰:你做了無牌三行多久?

曾:我做了幾個月。有一天,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去教育部工作,我決定試一試。在美國做三行很早下班。我下班後去教育部面試,當時還穿著工人褲,口袋裏有鐵鎚。

聰:你帶著鐵鎚面試?

曾:沒錯,因為我是三行工人。當時麻省有新法例,不是英語為母語的小孩要接受過渡式的雙語教育,所以他們需要很多雙語教師。我和面試官談了一些教學理念,他們覺得我適合擔任,於是告訴我第二天上班。我的教育生涯由此展開。

一直想運用美國經驗

聰:當時你在哈佛讀書,結識了曾蔭權。有人說是他帶你回來的,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們當時發生甚麼事?

曾:我一直想在亞洲運用美國的經驗和知識,尤其在香港發展,這是一個很大的決定。當時我在美國住了很久,和太太各有一份收入,我們的生活真的很中產:兩個孩子、兩隻狗、兩輛車、兩個雪櫃,很安定;不過我開始恐懼。我居住在中產地區,附近有退休人士。我和鄰居聊天時,發現他們的生活過了十多年還是這個模樣,他們對安穩生活感到驕傲,不過我很害怕。我不想數十年後像他們一樣,所以我一直等待機會回到香港發展。我在哈佛讀書同時也在求職,受聘機會不少,當中有兩個機會我考慮了很久。其中一個是成為一間國際學校的校長,另一個是加入政府擔任政府官,最後我選擇後者。

聰:你曾經說過離開香港才明白自己是中國人。你可否分享在美國的經歷如何令你找到自己的身份?

曾:在美國,華僑是少數民族中的少數。一個亞洲人在外國長大,身份認同很混亂。我們的社區有很多少數民族聚居,我們觀察黑人運動,思考他們怎樣能夠幫助其他族裔爭取平權。當時我們會合作,不只是華僑,有亞洲人、西班牙人和黑人。我很留意黑人運動的發展,有溫和的馬丁路德金,也有激進的Malcolm X,加州也有新的組織叫黑豹黨,成員都是懂法律的年輕人。有一段時間,我幫助過黑豹黨在哈林區派發早餐。

羅永聰(左)曾俊華(右)

羅永聰(左)曾俊華(右)

聰:雨傘運動時,你和其他人的反應很不同。其他人很緊張,反應很大;你反而很冷靜。你覺得和你的經歷有沒有關係?

曾:其實我不覺得事情很嚴重。在七十年代,有兩年學校提早放假,讓學生離開,因為街上有很多爭取平權、性別平等的示威。

聰:為甚麼提早放假?

曾:示威騷擾很多人,學生一放假街道就會恢復平靜,所以我有兩年不用考試。當時美國是一個相當自由的環境,我也佔領過校長室。

聰:你終於承認了!以往你只是說你的同學佔領校長室。

參選為了提高「管治底線」

聰:你被掟雞蛋後(指2013年社民連成員在梁振英施政報告諮詢會上掟蛋誤中曾俊華一事),當時我和你站在舞台背景後,你問我應該跟場內聽眾說甚麼。我建議你輕鬆一點。

曾:那天是星期六,我剛在喇沙書院教劍,所以沒穿西裝。因此我說:「幸好我沒有穿西裝。醫生叫我不要吃太多雞蛋。」我知道那位示威者的目標不是我。

聰:所以我覺得我們要感謝梁振英,因為這隻雞蛋原本屬於他,卻打中你的額頭。你人生和政治生涯都出現一個「雞蛋」轉捩點。為甚麼當日要參選特首?很多人都想問這個問題,我也知道你沒有公開解釋過。和時任特首(即梁振英)的管治作風有沒有關係?

羅永聰

羅永聰

曾: 如果說沒關係你們也不相信。其實自2016年起,我感覺愈來愈多市民對我有很大期望,所以想參選的意欲也積累了一段時間。我又覺得有些事情應該改變,我希望把握時機,將「管治底線」提高。

聰:你所指的「管治底線」,是不是新一屆政府可以管治的自由度和空間?

曾:沒錯,政府可以管治的自由度可以提高。我深信香港的存在對中國整體發展和自身發展都是最好的。我希望我們可以維持下去,所以經過一段時間,我決定參選。

制度決定一切

聰: 在我心中,你是一位香港制度的「原教旨主義者」,你覺不覺得香港的制度在過去幾年被蠶食和改變?

曾:我很相信制度,覺得制度決定一切。最近我看到一些不太健康的現象。這幾年來,立法會內有很多行為已經超越一個文明社會的要求。我不是說制度不可以改變,但大家要按制度辦事,即使是想進行制度的改革。我們按著規矩辦事,得出來的結果都會在意料之內,不會有很大差別。很多外國人在香港投資,正因為我們的法律制度和各方面都很透明,預測性很高。這種預測性對一個地方的穩定很重要,若每次都有「驚喜」,絕非好事。

生涯規劃? 嘥氣

聰:在你們的年代,大學畢業遍地黃金、機會處處,可以享受生活。今天的大學生,沒有生活,只有掙扎求存:「生活」與「生存」,你有甚麼說話可以鼓勵年輕人?

曾:我覺得每一代分別不大。大學讀書時,我跟幾個人分租一個地方。我交25元租金,再多的話我負擔不起。畢業後有石油危機,就業很困難,失業率是雙位數。我父親當藍領一年只賺五千元,租金已經佔了很大部份。所以生活永遠都是這樣;但是不要緊,無論有多少收入,你都能找到一個精彩的生活。你要自己把握,不用擔心跟其他人比較,我覺得比較不重要。

學:曾先生,今時今日公務員出身的高官,當年都是大學畢業後加入政府。最近有研究指出大學生最理想的僱主是香港政府,因為政府工穩定,起薪點高。而當年你加入政府時已經有豐富的工作經驗,你覺得時下年輕人懷著工作穩定、起薪點高的心態加入政府,對政府運作和香港的前景,是利還是弊?

曾:我加入政府時一個月的薪金只有八千元,其實不夠支持家庭,我還要照顧太太和兩個孩子的起居飲食,還有兼顧子女的學業。很多人加入政府因為工作穩定,尤其因為政務主任的薪金比記者高幾倍。每年數萬多份申請只有二、三十份成功。但其實找一份心儀的工作,讓自己做得開心比較重要。有很多高薪的工作,未必讓你高興,最終還是要視乎自己的理想。找尋自己的理想很困難,我三、四十歲時都未知道自己想做甚麼。當有人邀請我向中、小學生談生涯規劃,我會說:「嘥氣啦!」他們十多歲怎會知道他們將來要做甚麼職業呢?這是不可能的。你的生命就是一個旅程,去找尋新的東西,樂趣就在其中。

聰:如果年輕人加入管治團隊純粹是為了穩定工作,你覺得這種心態是否常見?你覺得抱著這種心態在政府工作會有甚麼「下場」?

曾: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選擇一份穩定的工作沒有錯;不過一輩子有很長時間,你可以經歷不同事情。為甚麼要放棄這個機會,反而選擇對著一疊文件呢?你要嘗試不同的東西,讓自己增廣見聞。

聰:即是做完三行去打功夫,打完功夫考政務主任?

曾:如果我沒有回流香港擔任政務主任,我可能已經開了一間頗為成功的武館。

羅永聰(左)曾俊華(右)

羅永聰(左)曾俊華(右)

Let it go

學:曾先生,有傳聞你開行政會議時不但不發言,還在紙上「畫公仔」。這是真有其事嗎?

曾:我真的喜歡畫東西。首先,行會的事情不可以公開,洩露行會機密是不道德的行為。不過大家要明白在行會討論的政策已經在政府內部處理數十遍,構思階段已經要和不同部門討論,然後成立由政務司領導的委員會,再交到行會討論。換言之,政策在行會討論時已經篤定會推行,這個時候還有異議是很奇怪的,所以很多在行會討論的政策事前已經討論了很久。

聰:你平時喜歡畫甚麼?

曾:我喜歡畫正在睡覺的人。

學:曾先生,你現在在電台做DJ,如果要你選兩首歌給現任和前任特首,你會選擇哪首呢?

聰:其實我在電台主要講六、七十年代的音樂。不如我選一首比較近期的歌曲吧,我常常聽到這首歌,因為我的孫女經常唱,那首歌叫《Let it go》。(觀眾大笑)

聰:這首歌是點給誰的?

曾:兩位都是。

——

全新一輯《大學問》由10月21日起,逢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10月24日起,逢星期三下午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播出,流動程式RTHK Screen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觀眾亦可於港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收聽本節目的聲音版。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allofwisdom/episode/52538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