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校長無責任反港獨

2019/3/5 — 13:20

理大民主牆 (2019.03.04)

理大民主牆 (2019.03.04)

理工大學學生反對大學干涉民主牆﹐要求與校長理論﹐結果被重罰﹐甚至有一位被踢出校﹐永不錄取。追本溯源﹐「禍根」不是民主牆有港獨言論﹐因為其實大學是自由討論的地方﹐什麼奇怪異端的言論都可以有﹐即使你主張階級鬥爭﹑推翻資本主義﹐也不會有人干涉你。問題是大學校長被逼負上政治任務要反港獨﹐甚至要八大校長聯署。於是一見民主牆有「港獨」兩個字﹐就撲出來消滅於萌芽狀態﹐連民主牆本來是學生管理﹑大學不應干涉這個基本原則都置之不理。

問題是﹕大學校長有責任反對港獨嗎?答案是當然沒有。無論你那個所謂底線多麼天經地義﹐大學校長都沒有政治表態的義務﹐更沒有因此禁止學生言論的理由。

基本上﹐世界沒有什麼問題神聖﹑天經地義的信條﹐是連討論都不可以的。中國人認為孝順父母是天經地義﹐一樣可以討論反省﹐甚至有主張孩子不要孝順父母的自由。如果你認為不對﹐可以用言論反駁﹐但不應禁止﹔其他如耶穌是否處女所生?他是否跟Mary Magdelene有一腿?穆罕默德是否人還是神?這些「神聖」問題﹐一樣可以討論﹐何況是庸俗的政治?

廣告

又要問大學校長們﹕如果這是中共的紅線﹐所以你要緊跟﹐那麼這條紅線明天變成要查學生的facebook有否港獨言論﹐後天要學生宣誓反港獨才能畢業﹐你是否也緊跟?作為一個有思想的人﹐你自己的底線在那裡?

還有一種經常出現的言論﹕每次有這種事發生﹐就有親共的人出來說﹕「港獨是大是大非﹐跟言論自由無關」﹐「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這種似是而非的歪理﹐其實是詞窮理屈﹑自相矛盾。當然﹐言論自由不是絕對﹐但不等於可以任由政府自己隨意去劃界線﹐更不等於可以由當權者定義什麼是「大是大非」而不能討論。世界上沒有「因為這是大是大非﹐所以不能討論」這種邏輯﹐如果那是「大是大非」﹐那麼那個所謂「大是」和「大非」﹐一定有一個理由﹐既然有理由﹐就可以討論﹑驗證﹑反駁。況且何謂「大是大非」﹐每個人有不同理解﹐你認為是﹐我認為不是﹐本身就是應該交給言論自由去探索的問題。

廣告

大學的本質是一個學術研究和教學的地方﹐校長的責任﹐是為學生和學者提供一個有利的環境學習和研究﹐他應該保持政治中立﹐更沒有責任禁止或促進某種言論。所以﹐校長沒有責任反對港獨﹐或因反港獨之名干涉學生的大字報﹐他卻有責任頂住上面來的政治壓力﹐讓學生可以自由思考和辯論問題﹔他更有責任﹐當那些打著愛國名義的人﹐衝進校園騷擾這種自由的時候﹐保護學生的安全。要做到這點﹐才有資格當校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