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狀律師一大棚,沒有整天飲紅酒追女仔這回事了

2018/12/19 — 13:28

《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近日的本地新聞,真的,沒有一件是開心的,實在不想寫了,臨近聖誕,就讓我個寫個輕鬆一點的話題吧。

差不多二十年沒有看 TVB,對上一次追它的連續劇,應該是【妙手仁心】第一或者第二季了。近日不論讀 law 又或者唔係讀 law 出身的,不斷有人向我提起【是咁的,法官閣下】,雖然始終沒有驅使我去睇,但卻誘使我看了一點它的評論,看來,TVB 終於有點進步,不再是【一號皇庭】那種把大狀描述成整天飲紅酒追女仔了。

亳無疑問,今天的大狀不再是八、九十年代或更早的大狀了。那些年,只有 HKU 有得讀 law,不然的話,就要走去英國讀了,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經濟能力。於是,大狀少,律師也少,只要你有點實力,總有輪到你發揮的機會。

廣告

但今天,不但 City 跟 CU 也有得讀,而且很多遙距課程,再加上有能力到英國澳州讀的也多了很多,一大棚大狀律師,你要人家認識,不容易。於是,除了實力,也講際遇,有時更要點運氣。

但把今天的大狀說成是夕陽行業的話,是太誇張了,畢竟,無論如何,社會總有糾紛,有糾紛就要有律師,這個行業不可能日落的。我認識的大狀當中,比較有實力的,都留下來了,最少能夠過中產生活,有的收入還挺不錯的,但就不可能跟以前一樣,出道幾年就有能力買半山大宅了。

廣告

老實說,這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前一陣子看 BBC,英國的大狀也好不了多少,就算是牛津劍橋畢業的,也沒有什麼保證,一樣是宦海浮沉。其實,比起香港,英國的法律界早已經競爭激烈,就算是頂級大狀也好,也沒有多少個可以稱得上豬籠入水,這也是其中一個他們喜歡來香港打官司的原因。

至於於美國,更不得了,大家聽過 ambulance chaser 嗎?就是說,不少律師沒有生意,於是在醫院兜生意,一見意外傷者,馬上鼓勵他們打官司。跟英國一樣,名牌 law school 畢業的,當然好一點,但也是你死我亡的行業,沒有整天飲紅酒追女仔這回事了。

至於澳洲,我聽過人家說,好些律師的收入跟 brick layer,即是跟砌磚的技工差不多,我不知有沒有誇張,但多少反映現實吧。

其實這又何嘗是法律界獨有?總之,以前社會還是很窮,有機會讀飽書的不多,於是,你讀得成書了,前面一大堆機會,現在生活富足了,很多人都有機會讀飽書,於是大學畢業生再不是一回事,再加上整個社會的氣氛都變了,於是前路茫茫。

但相對來說,法律界的確比較嚴重,我猜原因應該是入行的門檻問題吧。就拿醫生相比吧,law 的學位一定比 medic 多得多,畢竟,培養一個醫學生,資源要很多很多,除了教授,還要一大堆昂貴的醫療設備,不說別的,你那裡來那麼多屍體給你劏給醫學生看?

但 law 嘛,除了教授,只需書本,培養成本低得多,成本低,產量自然比較多,產量多了,競爭當然也大得多了。

相對而言,在德國法國日本南韓台灣等的歐陸法系地區,要當上律師,難得多了,就算是名牌 law school 畢業,很多也考不上律師牌,只能當其他的,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很難直接比較了,畢竟是兩種不同的體系。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