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眾傳媒如何塑造一個族群的標籤

2018/11/5 — 18:15

資料圖片,來源:rawpixel.com

資料圖片,來源:rawpixel.com

【文:木戶】

近年香港社會分化問題嚴重,大部份民生或非民生議題都總能聽見一些特定立場標籤字眼。在大家都為舒緩社會分化議論紛紛表達所屬立場之時,又是否有注意到香港社會似乎正逐漸「被標籤化」?

「藍絲」「黃絲」「廢青」「廢老」這些便於區別立場及年齡層的代名詞,相信大家都聽得不少,但是大家有沒有察覺社會已為該些代名詞添上了既定印象,有如性別定型一樣,腦中總會浮現出這些代名詞的人物特徵性格,以至於當某些議題上出現言論符合/不符合該些名詞印象時,相關討論者便會視之為敵人。自從「2014 佔領中環事件」後,筆者時常在網絡討論區,或者現實社會各大媒體、甚至細至個人議題討論中,發現一個現象。就是無論你政治立場派別如何亦好,當在不同議題上發表與既定立場印象不符的言論時,即使是同派別人士間也會互相攻擊。為代名詞添上固定印象,變成了標籤,這便是筆者所說的標籤化。

廣告

正如「佔中」一次屬於中性詞彙,其定義只是佔領中環的一個行動事件,但筆者常與他人討論社會議題時,往往一提及該詞彙便發現對方帶有鮮明的負面印象,再三討論下才得知對方對事件的細節全貌並不太了解,甚至只是聽聞途說,無論屬於哪個政治立場的人士也是一樣。「佔中」不知道何時便成「完全」被標上了暴力行為、擾亂秩序等等的附帶條件。但不知不覺中這些代名詞帶有既定印象,某些亦慢慢衍生至帶有侮辱成份。

然而為何會出現標籤化現象,以至於出現如此嚴重的社會分化問題?筆者認為原因在於媒體傳播渲染,這裏所指的媒體並不限於傳統中的新聞、社交媒體,亦包括了政府發言宣傳。舉個微觀的議題例子 — 關愛座爭議,提及「有需要人士」,我們腦海中第一印象是否會立即想到傷殘人士、長者等等的形象?引起關愛座爭議的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在於我們無法辨識那些是「有需要人士」,「內需人士」無法從外表上判別,導致這些「內需人士」坐在關愛座之上便會被視作「需批判」的一員,因此在早幾年關愛座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常能見到一些生病人士與有生理需要的學生「被批判」的案例。而對於「有需要人士」的既定印象來源於哪裡?正是政府廣告的宣傳,傳媒描寫的形象,傳統社交媒體的傳播中所給予的定義。

廣告

社會標籤化的手法歷史由來已久,正式的學名為標籤效應。「這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政治宣傳與媒體修辭手法,在接收信息的人還未深入了解、思考一件事之前,就率先被某人身上負面的標籤所影響,有種『先入為主』的負面認知與不良的刻板印象。」(參考)舉個宏觀的生活例子 — 兩性關係「港女」與「宅男」,提到港女就是自戀、拜金、頭腦簡單、性格頑劣等,而宅男就是御宅族、隱青、雙失、自戀諸如此類的印象。一旦在某些人眼中符合這些印象的某一部份,冠上「港女」與「宅男」之名,便會被視為擁有這兩個代名詞附加的所有條件。但大部份人未曾想到的是,社交媒體所流傳「港女」「宅男」的附加定義不斷延伸,甚至有被濫用作「大包圍」的情況,亦成了不加思索用以人身攻擊的詞彙。而部份傳媒更高調宣揚特定案例,過份放大部份女性或男性的個人想法,形成雙方群體的特定印象,導致香港男女性經常出現互相敵視的案例,無法互相放下成見換個角度思考。

標籤化現象的影響力並不可小覷,標籤的手法將個人或團體與附加印象條件連結在一起,而這些印象條件往往屬於負面,容易令人在沒有思考根據下憑著負面印象直接拒絕某種事物或人物。簡單提個對中國至今影響深遠的例子 — 文化大革命,在文革期間的「黑九類」標籤就是如此,被標上這類立場與國家、人們利益相違的人不需要深刻、合理的理由,就已被口誅筆伐、批鬥毒打,甚或美名曰下放改造,成為了「國家罪人」。這種做法導致人們在討論事物或議題之時,容易被先入為主的印象影響,從而拒絕深入理解,更遑論溝通。減少不同意見者的思辨機會,更讓一些特殊意見無法表達討論,最終減低社會思想進步空間。

標籤化令到我們在遇到價值觀交流困難與衝突時,只懂憑自己立場去作定斷,懶得去顧他人的處境。漸漸地,各階層缺乏交流的意欲,反而開始以猜度、埋怨、歧視甚至責罵,取代對話與諒解。筆者認為香港人亦正因此才分化到現今互相敵視,最終任何一股力量也無法團結,沒有任何實際行動成果。

要完全避免標籤化的手法很難,但我們可以預防減輕這個現象,畢竟每個獨立個體的價值觀差異並不可以用群體標籤去衡量。筆者認為,香港社會預防標籤化手法所欠缺的,只是平靜去聆聽不同價值觀的心而已,社會大體越浮躁,我們就應越平靜下來思考。

當然標籤化這一手法不是沒有好處,標籤化能夠輔助認知,有助民眾了解事物,亦有助傳媒的傳播功能,引用在網上看見有關談論標籤化的文章一段話。「人們不用為了某個對方不太熟悉的事物多費口舌,只需要用一個彼此熟知的標籤,就能讓對方茅塞頓開。周恩來總理當年率中國政府代表團參加日內瓦會議時,把越劇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介紹成歌劇電影 — 中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一下子就讓外國友人心領神會。這就是巧用標籤的典型事例。」

一樣事物是好是壞很大程度上如何去使用,標籤化造成現今香港社會分化問題嚴重,我們其實也需要負上一部份責任,相信沒有人能置身事外說自己未曾因既定印象而衝動發表過任何言論,包括筆者亦是。既然大家都是為爭取香港利益,只顧互相攻擊而不言正事又有何意義?何不放下既定印象與成見,好好討論取得共識,一致對外爭取香港利益。

(作者按:寫這篇文之初,是由於筆者看見過多人將派別、群體刻板印象投放於他人價值觀表達,當然無可否認這能幫助我們迅速認識一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但以此衍生一個將他人行為過度群體印象化的問題,以至於忽略個人價值觀。本來這問題是沒什麼大事的,可過度將他人標籤化就形成了以單一標準區分敵我,導致任何議題上都會出現再一次分化篩選現象,無法形成足夠有效的團體力量去實行任何事情。這篇文原意是為提出標籤化的現象讓大家自行思考,表達言論前先給予一個聆聽他人的機會,任何事情會簡單有效率很多。也許會有後續闡述自身觀點的後續文,或許沒有,且看如何,還請多多指教。)

 

作者自我簡介:一介學生,偶爾研究時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