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社會 小社署?

2017/9/26 — 15:1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社會福利署同時作為服務機構和撥款機構,一來有提供優質的社會福利服務的使命,二來要與伙伴的福利服務機構齊心協力,發揮更大效能以提供有效益和效率的服務。不過,就屯門山景邨的機構所面對的困境來看,究竟現時社署在地區服務的層面上是扮演怎麼樣的角色,甚至是否徹底地把所有推行福利服務的責任外判予福利服務機構呢?

鄰居、學校和社福機構要努力,社署就不用加油?

廣告

兩星期前,勞福局羅致光局長在接受香港電台的訪問時,提及山景邨的母子倒斃屋內多天一事,認為「鄰居、學校和社福機構,都可協助找出一些隱蔽家庭」。但社總得悉山景邨有機構在洗樓家訪時,遭到管理員阻撓不是單一事件,而是發生了差不多近十年了。當然,當中互相角力的相關組織,可能有業主立案法團、區議員辦事處、領展等等,情況是比一般公共屋邨複雜的。如此,社署在此事上的角色是如何?

社福機構推行服務困難重重

廣告

在山景邨裡,除了上門家訪時出現阻滯外,還有其他事情。據有些機構指出,在邨內復康巴士只容停在斜路下方,使日間護理中心的老弱及傷殘的服務使用者,明明可直達,但卻硬要上落斜坡;院舍服務方面,社署指引表示院友要有適當運動,但同工推坐輪椅的長者到球場「曬太陽」,卻被屋邨管理人員驅逐和監視。

租置屋邨,不是袖手旁觀的藉口

社署要協助機構順暢地推展社會服務,這是不可推卸的責任。山景邨為租置計劃屋邨,部分單位及商場已成為私人物業,但這不代表社署可以袖手旁觀。首先,以業權份數來說,房署仍是大業主,社署可否與房署聯繫和商討,在重大決策上要以業權份數比例投票,而非只投一票;上屆政府形容民政署就是地區的小特首,在民政專員領導的屯門地區管理委員會裡面,眾多個政府部門及地區代表出席,難道社署代表,特別是當區的社署福利專員,不可以在這個平台上如實反映機構面對的困難嗎?

不為也,非不能也

2015年領展賣盤,新業主要福利服務機構繳交高昂租金,又增加管理費,前立法會議員張國柱去信運房局要求跟進,結果運房局出信領展撥亂反正;這說明,雖然牽涉非公營物業,但政府仍有出招協調的能力;另外,同年,據悉房署代表在粉嶺祥華邨法團業主大會上,投票反對業主推翻更換水喉工程的決定,房署以業權份數佔多數的優勢,在重大決策上作出關鍵性投票。在山景邨裡,社署應該運用其政府部門的角色,嘗試適時適當地介入與相關部門及機構協調。

總結

眼看社福機構與地區組織或管理公司多年來的角力和周旋,到底社署一直以來的角色,是隔岸觀火,看看機構有多少能耐?是嚴厲監察,測試前線同工的應變能力?抑或劃清界線,這全是房署和民政署的事情,甚至是屋邨糾紛,與社署無關?作為機構的前線同工,相信只想一心服務受眾,至於地區事務協調方面,對社署有所期望是合理的。以上只是從「山景邨的母子倒斃事件」,看到該邨多年來積累的問題仍未解決,相信這是多任專員所面對的深遠問題;而「山景邨的母子」可能就是被犧牲的受眾!!社總希望社署能痛定思痛,地區組織不能解決的事情,就快快往上要求介入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