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膽,竟敢搵經濟學家笨

2015/11/12 — 17:0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早排有兩件事鬧得滿城風雨:1) 食糖水賒數 ;2) 有媽媽搞生日派對要求攝影師提供免費攝影。

第一件事不是無償工作,而是借貸(loan) 或應收賬項(account receivable) 的問題,牽涉金錢的時間成本,壞帳率,店舖周轉等,百佳惠康拖你幾個月數是正常事,只不過店舖是小店,主人翁是左膠,左膠是原罪,所以惹來口誅筆伐。

第二件事是無償工作,其實很常發生,娛樂圈很多藝人常被叫去無償出席活動,有時是撐朋友,有時是俾面行內人否則無戲拍,有些會著到靚靚主動出擊首映爭曝光。很多公司搞model 比賽、歌唱比賽,只是為了谷 sponsor,或宣傳自己的課程,獎品不豐厚,所謂冠軍有演藝合約但其實根本無 job接,也是要人幫他們無償工作的一個方法。

廣告

經濟學家向來精明,斷估不會有人老虎頭上釘蝨乸,但原來很多同行都會接到這樣的要求,而且還會有人答應。

有經濟學家做水魚

廣告

有天我接到來電,是某大傳媒打來。女職員問我可不可以供稿,規定要寫經濟學,題目有限制,而且有截稿時間。

我問:「有錢收嗎?」

她很客氣說:「哈哈哈……係無㗎」。我心想,網媒都算,咁大個傳統媒體,每年營運 budget咁大,無錢?如果我不問,是否就隻字不提,無錢當常規了?

「咁可不可以同時或延遲登在其他網媒?」

「係唔得㗎,因為我哋有版權。」

「你都無錢,何來版權?」

「哈哈哈… …咁如果你有我哋批准,都可以登起其他網媒。」

我考慮了一下,本來心軟,而且女職員態度非常好,一點也不像那個要求免費攝影的港媽。但有無搞錯,限我 topic還有截稿日,我寫文一向睇心情,有則出無則算數,加上我今年會比較忙,最好笑是點解無俾錢可以有版權?結果推了。

「其實好多教授都係咁㗎,好似 XXX幫我哋寫政治;YYY幫我哋寫公共行政— —」

我想起一個故事。有騙子到處約名人見面,聲稱是毛澤東私生子,毛澤東生前留下了幾千億黃金,埋在大陸一條村的地底裡,而家有個 deal:只要簽個名,就有得分,已經有很多名人簽了,你唔係唔簽呀嘛!然後,那人掏出合約,上面佈滿簽名,但不知是否冒簽。名單上有互相認識的名字,只要撥個輪去問是真簽還是冒簽,就知邊個 friend係傻仔。

「— —YYY也是經濟學家,不過他不是寫經濟,」噢,傻仔

「但經濟學真係搵咗好耐都唔到人寫… …」

梗係無啦。經濟學家太精明,無人有興趣幫他們做免費勞工,他們死搵爛搵搵著我。比我寫得好的人太多了,經濟學比我好的也太多了,我根本就是僂儸一名,只會跟經濟學家談戀愛,唔通真係貪我寫得夠低能可笑咩。

搵著數也要看成本效益

我明白那位員工受老闆指使,要在無 budget的情況下要到處搵人笨,其實好慘,跟那個要求免費攝影然後中間抽水的媽媽會 organizer,不是同一回事。不過老闆這個舉動,影響媒體的名聲,表面上無成本是假的。

經濟學家也有免費寫文的。某經濟學家在報紙出文,是為了宣揚自己理念,況且他人工極高,報紙那少少稿費,要與不要對他來說無分別。另一邊廂,也聽過報館高層說:「你知唔知ZZZ是我們最貴的作者,少個崩都唔制!」ZZZ就是一名經濟學家。

很多經濟學家都有出席各種各樣的論壇、頒獎禮、演講、訪問等活動,這些他們都視為與工作有關的知識傳播,所以會免費接,但人的時間有限,先把日常工作做好,有空再應酬這些社會服務。有位經濟學教授曾經同時接到兩單擔任比賽評判的邀請,一單要他擔任三天初賽的評判,另一單是決賽的評判,他其實很忙,也答應了第二單,覺得第一單幾乎是苛求了。但原來第一單邀請來自某大社褔機構,有極多 funding,裡面工作的都是全職僱員;第二單是中學生組織自行籌辦。有時候,中學生比社工更reasonable,不是財雄勢大,人家就要賣你帳。

會不會無償工作,一向都是成本和得益的問題,個人喜好也算進得益一部分。我寫開一篇文,反正在網上流傳,你有個渠道,順便讓你 post都可以,你個媒體無人睇,或無我想要的讀者,marginal benefit是零,但因為 marginal cost都是零,所以還是可以給你刊登,雖然我無得益,但你有得益,社會整體得益還是大了,我對社會有貢獻。但其實 marginal cost不是零,有些網媒(聲稱)斷 click有錢收,雖然只是夠食餐茶,如果我多發一個網媒,分薄了 click,我餐茶就不能凍飲加兩蚊了。

其他無形的成本效益就更難計了。就算無金錢上的回饋,但有曝光、知名度、或者純粹過下癮的機會,寫自己喜歡的題目,和讀者交流,宣揚理念,得益也可以比成本大,不過,你不能迫人做,亦都逼不到,所有行為都是自願。

搲 sponsor,搲人免費出席活動,其實到處都有。你不能去質疑人為甚麼那單免費接,我現在這單免費 job你不接呢?因為每單 job性質不同,人家是中學同學,感情好極,才願意幫她弄一個漂亮的婚禮 video;或者個 job見到某某明星,大家仆倒去;那位大埔義載泥猛的的司機,幫助別人,推廣社區團結,自己開心,所以做,要他免費載你,可能他又不想了。

有人話:「我俾機會你咋,你識唔識做生意咖!」咁就看一下你所謂的「宣傳效果」有幾勁囉,得45個likes不如算數啦。想人免費接job,先看看自己能為別人帶來甚麼機會和好處。那家找我免費寫文的傳媒雖大,但邀我供稿的版位,聽都未聽過,還限制多多。

除了帶來的好處,還要看別人的成本。人家以前肯接,而家不肯接,可能是機會成本改變了,例如做學生時得閒,所以多做義工;出來工作,每日要處理的事多到一頭煙,就不會了。退休教授比在職教授成本低,所以找退休教授機會大一點。?模寂寂無名,找?模又易過找 top model。因此同健吾和陶傑講:「幫我哋免費寫文,增加你知名度咋」是找死。

The trilemma is:質素,速度,價錢

就算人家答應,也不要開心得太早。平嘢無好,好嘢無平。The trilemma is:質素,速度,價錢,三者只能有二,要好要快就不能免費,要免費要好就不要催。人家答應你免費做,隨時deadline 前才跟你說:做不了,到時你邊度死份嘢俾客?

現在科技普及,人人手握單反,雖然會影相的人多了,但價錢跟質素還是掛鉤的。以前的市場只有貴價和專業影樓,現在入行門檻低了,大把人把相放上網再加 rate card招攬生意,有平有貴。有些人貪平,找個$2000一日影結婚,影到鬆郁懞,前面還一堆雜物未 clear,燈光全部打錯晒,曬出來,喊三聲。但結婚一世人一次,賓客走了不會回來,你真的放心找一個 $2000肯影,平時影開?模的龍友幫你影結婚?

Cold call 要人 sponsor 當然困難,但找朋友幫忙,也不要老奉搲「友情價」。講真,朋友做開 freelance,也想她賺一個合理價錢,侷人俾友情價,只會消耗友情。友情價是別人俾的,不是自己搲的。

唔俾錢不是死症,但要有一個良好意願,推動社會革新進步。很多網媒接受捐款還籌到很多錢,長做長有,有網上電台三個月唔埋兩個月就喊無錢要執笠,幾年下來咪又係起度,搞到近來個個網媒都叫人課金、課金、霍金。領袖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在沒有提供任何好處,而他又不認識你的情況下,以激盪人心的演說,至高無尚的願景,令聽眾動之以情,慷慨解囊。不過有些「領袖」,sell完理念,cap完水,然後消失或者轉肽,情況多的是,所以必須提防騙子。

如果你不是有著數,不是有交情,又沒有 good cause,就算罷啦。

 

***

 

幾個月後,那位大媒體的職員又打來,又叫我免費供稿,態度還是一樣好。不過我還是不能答應,她說:「咁我半年後再打來。」

望向窗外,有時會見水魚游過,但通常不是經濟學家,或經濟學家條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