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麻會「上癮」,這點重要嗎?

2016/9/26 — 16:58

作者希望大麻有一天在香港合法化。(資料圖片)

作者希望大麻有一天在香港合法化。(資料圖片)

【文:自由花】

上癮者在一般香港人的印象,相信是對吸食鴉片或者美沙酮的人,終日留連在戒毒中心外無所事事,靠著打零散工攞綜援的社會敗類。或者是每十五分鐘去一次廁所的k仔使用者。而上癮這個字背後也總被政府的廣告妖魔化成萬劫不復的深淵。上癮這個標籤貼紙一貼上大麻上,普羅大眾不用思考便可以將大麻想像成另一種鴉片樣子的毒品,一口也不能試。

但上癮一詞,在歷史上和政治上都是被選擇性地套上的,從而達至否定,貶低,甚至妖魔化一件物件。

廣告

酒精,這個在香港是其中一種最常用的毒藥,上癮性比大麻更高,卻從沒被政府標籤成上癮,甚至因為某某高官獨愛紅酒而將酒稅全免。大報章集團不時將酒精標籤成藥物,又說可以治療心血管疾病和關節炎等。

茶,另一種從三歲小孩到一百歲老婆婆都喝,早在夏朝以前就被中國人使用的飲料,就總是被中國人標籤成醒腦提神,延年益壽,甚至能解毒治病。但其中所含的咖啡因,就是一種成癮性比大麻高的毒藥,只因為我們數千年來對茶的使用極大,便無視了茶的上癮性。

廣告

當香港政府每每在地鐵站買起整條電梯一樣長的廣告欄位,將大麻妖魔化成另一種海洛英,隔著一個太平洋的美國對大麻合法化的風潮卻絲毫未減,作為一個號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真是落後得太驚人。

那到底大麻會上癮,又如何呢?

上癮的定義

現在的《危險藥物條例》是根據《1961年麻醉品單一公約 》和《1971年精神藥物公 約》寫成的,距離現在都四十幾年了。而兩條公約立約的年代,就正好是美國的嬉皮士文化大流行,美國黑人運動高潮,人人都穿火焰大喇叭褲,喊著反對官商勾結和大財團壟斷的年代。顯而易見,公約的目的就是要配合美國政府的打擊毒品行動,將大麻加入海洛英,巴比妥等危害高成癮性大的硬性毒品混為一談,將大麻妖魔化,從而將整個嬉皮士文化與黑人和反政府運動拉下來的陰謀。可惜的是,這種抹黑的行為對美國人吸食大麻並沒有帶來太大影響,而事實上大麻在美國的使用率在70年代以來就一直上升。但在亞洲地區這個上癮的標籤打下來,人民就本能地將之視為與鴉片同等的大毒品,一但吸食就不能自拔,不能自控的邪惡藥物,所以是碰也不能一碰。

事實上,大麻在1850年就已經被美國藥典收錄,以作為解毒劑,止痛劑及治療嘔心和關節炎的藥物,這跟現代巨量的科學研究不諜而合,說明大麻作為普通藥物在現代使用已經有百多年歷史。

而上癮一字,可以有種更準確的解釋:就是任何藥物可以令使用者產生情緒轉變,或是行為轉變的就是會上癮的。正正是使用該藥物會令身體產生變化而令使用者對其產生依賴,或者是渴望延續這種感覺而導致我們上癮。就正如80歲婆婆每日都要去飲茶,不然就會周身唔聚財一樣,這就正正是一種對咖啡因的上癮,周身唔聚財就是不喝茶的Withdrawal syndrome。然而,不是每個人都會對咖啡因上癮,事實上咖啡因的上癮性亦是相對較低的,因此,將咖啡因標籤成上癮是完全不公平的。

更何況是大麻呢?

隨著大麻在歐美合法化的浪潮興起,相信不少香港的留學生,旅行者,或者是working holiday 的人都會食過大麻。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食大麻就肯定爽過食萬寶路,只要你問一個食過大麻的人都會這樣答你。去一次美國,去一次英國,你肯定會在街上聞到過大麻獨有的香味(對不喜愛的人黎講就係臭味)。

而大麻的毒性亦幾乎是所有「毒品」中最低,成癮性亦是最低之一。一次食一百支煙就足以致命,一次食一百支大麻煙就只會有一個非常stoned的人。而新聞周不時都會播某某新郎新娘隊酒隊死。大約10%大麻使用者會對大麻上癮。而大約33%飲酒的人會對酒精上癮。這不過是⅓ 的機會。難道我們又要把煙酒都禁了嗎?

而我只希望有一日,大麻能在香港合法化。

參考:

美國總統用禁毒宣傳以達至對抗反戰者及黑人運動

大麻的歷史

作者簡介:夢想在香港處處的荒廢農地上種著一塊塊大麻田的邊緣廢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