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佑亞視 1】譏笑與狠批以外的真實紀錄

2014/12/30 — 11:10

【「天佑亞視」專題系列之一】

(「天佑亞視」專題其他文章,請看: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 )
 

踏出大埔墟火車站,登上廠巴,不消一會,大埔工業邨的外貌,逐步映入眼簾。駛達目的地前,向右邊車窗望,會看見一家印鈔廠。它位於大盛街街頭,每年據報印刷超過三億張花綠綠的鈔票。數十秒後,廠巴抵至大盛街另一盡頭,那是亞洲電視總部所在。

廣告

街頭街尾,兩個世界。

現在亞視缺的,正是鈔票。剛過去的星期一,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宣佈向員工發放十一月一半薪金,但坦言公司正處於「生死存亡之秋」,欠薪未有著落之餘,尋找「白武士」注資最樂觀也需要兩個月時間。亞視員工普遍反應激動,連日來亮相媒體接受訪問的新聞部編輯主任羅佩琼今早出席商台節目時更加表明,自己會在1月1日離職。

廣告

她的選擇不無道理。根據《僱傭條例》, 2014年12月31日午夜過後,若亞視仍未發放餘下薪金,即等同自動遣散,員工可選擇自由離職。換句話說,除非羅佩琼的同事們願意繼續忍受拖糧,「捱麵包」留守,否則新年以後,這家電視台,將會隨著員工相繼離職而逐步停止運作;其2015年11月到期的免費電視牌照,亦可能會因而未能符合廣播條例的要求,被面臨政府釘牌的命運。亞洲電視,有機會就此步入墳墓,走進歷史。

眾所周知,亞視曾經輝煌。作為全港第一家啟播的電視台,它縱然在與無綫的角力戰長期落入下風,但毋庸置疑的是,五十多年來,亞視的台前幕後,確實合力炮製過不少膾炙人口的經典節目,無論是年代久遠的《天蠶變》、《大地恩情》,還是比較近代的《今日睇真 D》、《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百萬富翁》……這些節目,不是曾經威脅無綫的領導地位,就是為電視觀眾留下難以忘懷的集體記憶。

亞視的光輝歲月,人所共知;但它的墜落曲線,大家一樣有目共睹。過去幾年,亞洲電視供給普羅大眾的,不再是引人入勝的消閒娛樂,而是教人煩厭的政治風波,以及茶餘飯後的鬧劇笑料 —— 昔日頗有聲譽的「亞視新聞」招牌,先因江澤民死訊而搖搖欲墜,再被反國教事件中的《ATV 焦點》連累,摔碎一地;一度威脅大台地位的亞視節目,重播再重播,收視長期徘徊零點,嚇跑廣告客戶;曾經天花亂墜的高層諾言,如「收視六四開」、「香港良心」、「亞洲 CNN」,最終化成過期支票,永未兌現……這些年來的亞視,本身就是在全港觀眾眼皮底下上演的一場鬧劇。

然而,鬧劇的內容,甚至是後台發生的事,卻一直少人深究。比方說,亞視新聞被批「染紅」多年,但裡面究竟怎樣「紅」?甚至是否真箇如觀眾想像一樣,禁區處處,干預連連?亞視藝人許多名不經傳,公司資源緊絀,他們甚少在螢幕亮相,那為何他們要續留大埔,甘願呼喊「亞洲亞洲」?亞視自家製作日趨凋零,肯定屬實,但幕後人員又如何花盡心思,用蔗渣的價錢,炮製出符合廣播條例底線的節目表?人們說王征是亞視鬧劇罪魁禍首,但他又究竟是怎樣令這間規模龐大的電視台,一步步走上淪落之路?以上問題,有的一直乏人發問,有的則被視作理所當然,結果就此被埋沒在「X 你個街,亞視嚟嘅!」等空洞口號之中。

於是我們策劃這個亞視專題,從新聞、藝人、節目、資金等角度入手,剖開亞洲電視的層疊架構,呈現電視台不為人知、但又別具意義的真實況貌。2014年12月31日以後,倘若亞洲電視真的從此步向死亡,我們希望這系列的深入報道能為彌留中的它,留下一點紀錄。

譏笑與狠批之外的一點,真實紀錄。

文/亞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