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佑我們

2019/6/18 — 18:50

6 月 9 日我遊行,見証了香港歷史關鍵的一刻。6 月 16 日在內地助學,錯過了震撼全球的場面。

毫無疑問,這個月這兩天,所有愛香港的人都有了一個新的身分:「真香港人」。從此刻開始,所有人所有事都不一樣,回不去了。

從這一刻回想,我們,尤其是我這幸運的一代,實在欠了年青人很多。我們一直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蠶食香港人自由和人權的人和事,不聞不問,安於政治是醜惡、政治不關己的想法。於是,成了溫水內的蛙,被煮而不自知。

廣告

一百萬人、二百萬人上街,我們終於夢甦了。唯獨年青人早已清醒、看透,唯獨他們想到要留在現場,五萬十萬人之譜。加上教徒的創意,打破常規,徹夜詠頌九小時。自此,批評者再不能說他們不和平。也不能說他們收錢唱聖詩,因為於理不合。

單單就是幾萬人(沒錯,僅幾萬人),甚至沒有焦點人物。由討論、決定到付諸實行,過程全民主。他們只須站著坐著躺著,完全不須暴力,便足以令強權老鼠拉龜,一籌莫展,無法將修例一事推前一步。對,他們是甘地,他們是馬丁路德金,他們是曼特拉。

廣告

然而,香港人不要以為已取得勝利,其實只是行了一小步。我們的不幸,是政府會繼續掩蓋真相,指鹿為馬,謊言治港:過去短短兩三個月,我們被逼要聽什麼為公義、有迫切性、堵塞漏洞、前人扮鴕鳥、逃犯天堂,林林總總,五花八門,龍門又不斷在搬,加上建制議員搖旗吶喊,有不成功不罷休之勢。宣布暫緩修例之後,便看到政府高官、行政會議員、建制議員互相踐踏,一改一貫說法,自行當上鴕鳥,務求自我開脫。

而大半的傳媒早已自動放棄第四權力,不僅沒有監察政府,而是為虎作倀。它們,特別是官媒,不會報道真相,真相只能在它們刻意沒報道的方面自行推敲。

我們的不幸,是政府做大事不成,繼續不斷有小動作,例如用身分不稱的選舉主任來 DQ(取消參選資格),要不然便找橡皮圖章的代表來立「法」,依「法」治港。也繼續會施展語言偽術,例如 9 日刻意淡化遊行規模,卻高調指責遊行後的暴力,又例如「沒說過整個事件是暴動」之類。

事到如今,稍有常識和理智的,已懂得懷疑,已懂得不信任政府了。這是可幸,抑或是不幸?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