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道酬勤 — 回林作前大律師

2017/4/23 — 23:34

林作。(圖片來源:林作 facebook page)

林作。(圖片來源:林作 facebook page)

昨天,林前大律師在一個訪問中的言論引起了我身邊律師朋友們的熱話,本人的Facebook Newsfeed 被他的影片洗版(影片鏈接;文章鏈接在此)。今日小弟我就嘗試一下回應他部分觀點。

大律師是夕陽行業?

林作前大律師說大律師行業是夕陽行業,感慨其表面風光並且不是大家想象中那麽好景。其實抽空整個訪問來看這句,先不理是誰説這句,這其實算是一部分的事實。

廣告

如果這個世界繼續有打官司的需求(其實我也想不到會有什麽情況下沒有),負責訟辯的律師(是否叫大律師就另當別論)這行業就一定會存在,所以說是夕陽就未免太過。但是現實真的是僧多粥少,而且頭重脚輕,常常有聽説,大約是行頭的20%的人會處理70%要上庭的案件,而剩下的80%的人會分了那30%的案件量。由此可見,行業内的「貧富懸殊」厲害,有人可以天天上庭賺個不停,有人可能隔天休假。尤其是新入行的競爭十分激烈,案件就是那麽多,但進來的人只會多不會少,再加上行業要求高、壓力大、工作環境頗爲單打獨鬥,常聽的説法就是五年是一個分水嶺,如果你進了行五年后能站的住脚,你就算是一個不錯的大律師。

當然,人各有志,有的人去到一定歲數,發現自己有其他更能發揮自己潛能的事做走去轉行或者有其他人生目標要做所以選擇走出來,而且如果你想要「大富大貴」,除了某幾十個頂級的資深大律師外,專業人士未必是你應該選擇的路,但其實那一行不是做到金字塔頂的那一、兩個%才可大富大貴呢?再者,我認爲專業人士除了賺多少錢這個指標外,他們還有那「專業」二字的精神要予以守護。

廣告

律師常説他們是去用法律知識去解決問題的人,而在解決問題的過程,專業的精神如盡責、不去亂説誤導客戶或者法庭、或者在應該要say no 的時候say no,如此種種都是在金錢之外,好的律師們受到客戶、法庭甚至是社會尊敬的原因。君不見,以往的很多公職或者委員會主席都會找資深大律師出任,其中原因由此可見。

說大律師表面風光其實沒錯,因爲每一次上庭開口説話、每一次見客戶解釋案情、法律之前所做的功夫一定很多,正如香港法律界泰斗余叔韶大律師曾對徒弟說:「小朋友,你剛才只看到我在法庭一天的工作,但你見不到的是,我三個月來夜夜挑燈苦研。」從來,法庭辯論都是90%的努力和10%的天分,而實力、名氣都是慢慢Grind 出來的,你可以問問有那個現在在行内站得住脚的人,他會跟你説他天天可以在Happy Hour 的時間離開辦公室呢?

大律師這一行其實跟搵快錢從來都扯不上關係。

從林前大律師專訪中,我看到了一個部分香港人共同擁有的特質:投機想發大達、想搵快錢但不願意一步一步地捱、想快出名、想很快對社會有「影響力」,其實我想大家身旁大抵都有這些朋友,但是如果他僅是在自己的圈子内妄語,我想最多我會敬而遠之。但當你走到了大衆媒體前「以身作則」地鼓吹着如此風氣,而大衆仿佛對其行爲(特別是拿着前大律師的頭銜虛晃)照單全收,也許有不少人會忍不住開口了。

「學藝最忌無師、無對手。有師傅,知分寸;有對手,便知高低。」

大律師這行需要跟師父,需要在那段時間内日甚至夜也要相見。在那段跟師的時間中,我想除了學到不少實用的法律知識外,更多的是如何用專業態度對待客戶、處理案件以及學做人。有師傅知分寸,我會告誡自己不要未學先驕而學會對人、對對手以誠、以謙、以禮。而且很多時候一個人表現是否盡責合格,行内(尤其是律師)耳語永遠會一清二楚的。當然,大律師的行爲是否妥當會受到大律師紀律委員會所監管,而前大律師自然沒有任何束縛了,但是君子相分理應也不出惡言。

我當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行將從PCLL畢業的法律學生,對於行業的激烈競爭尚未有切身的體驗,但從小時候在籃球隊打比賽、讀書、到現在準備投身社會的染缸,我一直相信天道酬勤、只要態度正確、有堅韌的心志,終會受人尊重。但是當你總想投機出位,我想就算給你一時上位,路遙總是會知馬力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