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馬苑 — 無價社區 居民自救

2017/4/21 — 12:10

天馬苑,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ing1990hk@wikipedia  (CC BY 3.0)

天馬苑,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CC BY 3.0)

【文:鄭文杰 (JC)】

1972年港府宣布「十年建屋計劃」,天馬苑就是計劃下的屋苑之一,當年政府目標是「為居民提供設備齊全,有合理居住環境的居所」。而天馬苑有2800戶,當時算是大型項目,因此屋苑擁有一個獨立商場,向居民提供生活必需的商舖和服務。即使放諸今日,這樣的安排仍是德政。

對比梁振英見縫插針式起樓,零規劃地「盲搶地」,實在差天共地。昨日有文章將自給自足的社區與「盲搶地」類比,是引喻失義。

廣告

天馬苑商場在房委會管理下,空置率為0%。可是領展接手後,小商鋪卻相繼離場。天馬苑從來都是2800戶,何以領展管理後會變成死水一潭?難道是居民不再需要買日用品、飲茶和補習?當然不是。

廣告

加租逼遷 社區漸失人情味

領展接手後,大幅增加租金、強逼商舖重新裝修及禁止售賣某些種類的貨品。以添寶粥麵茶餐廳為例,東主兒子劉先生透露領展要求粥麵茶餐廳只能售賣粥、粉、麵,不能出售其他小食,以免影響其他商戶生意。領展一邊以無理要求作脅,一邊瘋狂加租,導致街坊小本經營的添寶難以經營,最終退租。

苦主還有天馬琴行,面對新業主提前年半結束合約,被逼結業,琴行只希望完成最後幾個學生已排期的考試,請求業主延期4個月至考試結束。可是業主卻無情講,企硬要提早收舖。琴行的周女士最不捨得除了一班學生,還有的是平時舉行的漂書和交收有機蔬菜活動。

天馬補習社同樣見證無數學生的成長,負責人亦非常認同環保理念。因此補習社不時於周末舉辦非牟利的環保活動,例如製造環保肥皂及以物易物等,卻被要求「做回本業」,不要做這些「無謂的活動」。新業主到場後,原本充滿人情味的小社區,越來越失去社區活力。

其實天馬苑街坊都知道,今日困局絕對是領展的經營不善,殺雞取卵所造成。及後接手的盈信,更是變本加厲,只顧牟利,從無管理。若然有親身到過天馬苑商場,就不會為領展和盈信說話,甚至反過來怪責作為受害者的小商戶經營不善。

居民團結 望業主與民共議

天馬苑是老區,但老區的人情味及生命力卻是無價。2012年,數十居民成立「天馬苑關注組」,呼籲街坊關心屋苑的喉管更換工程;2017年居民成立天馬苑車主會、救救天馬苑大聯盟,關注商場易手後出現的種種問題。為此,我們試過一起開會至晚上十二時,亦試過一同策劃通宵罷泊停車場的抗議行動。一直走來,天馬苑街坊與一眾義工從來沒有放棄區內的一草一木,但領展及盈信卻提早放棄了居民。

領展逼走小商戶,就將商場變賣。遇到盈信,商戶、居民及小業主就更難就商場的問題提出意見。盈信管理下,除了花草枯死,通道生青苔,廁所更是離譜,居然沒有清潔,穢物在廁塔高高堆起。如果有心營運商場,希望人流暢旺,會這樣嗎?

2017年4月9日,超過400名天馬苑街坊自發集會,向商場新業主盈信及管理公司表達不滿。居民表示商場發展不透明、管理不善及缺乏溝通等,情況比領展時期更差。

由始至終,天馬苑的居民並非要求新業主不能翻新商場,反而是歡迎新業主為商場帶來新氣象,吸引更多商戶進駐,從而活化整個天馬苑,天強苑一帶的生活圈。居民只有一個非常卑微的要求,就是希望新業主在進行大型翻新工程時,先諮詢天馬苑居民,讓居民能得悉商場的發展計劃,做到真正利民,兼顧社區與營運需要。

新業主不願溝通 忽視社會責任

有人指出商場現時以私人商業模式營運,盈信無責任諮詢居民意見。可是純綷由商業主導能有效營運嗎?當年領展的失敗導致賣盤收場,已經是一個反面教材。還有哪種商業營運會讓花草枯死,廁所穢物堆積,甚至通道生青苔?盈信一意孤行,經營不善,無視社區需要,如此種種不足,還有藉口嗎?

而且商場及停車場的直接用家是天馬苑的居民,例如地契規定商場必須要有幼稚園、托兒所和警察報案中心。而停車場亦有規定,必須優先提供特定車位數量予天馬苑居民及商場用家。明顯整個天馬苑商場的設計從來都不是純綷的「在商言商」,亦不期望業主會逃避社會責任。

一切問題由缺乏溝通開始,導致現時居民與盈信看似對立的局面。自2016年從傳媒報導天馬苑將被領展售予盈信控股的子公司後,天馬苑業主立案法團已即時去信新業主盈信及子公司,希望可以盡早商討過渡安排。可是,居民一直得不到任何回覆。

在無計可施下,居民向就近梁家傑議員辦事處求助。而公民黨自2007年起已開始跟進天馬苑的社區議題,由屋苑喉管工程爭議、到橫頭磡天橋興建升降機,甚至現時的商場易手問題等都有落力協助。有人指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到天馬苑搞政治,作為議員服務居民,何罪之有?反而居民想問的是:當區區議員在哪裏?

與居民多次商討後,我曾經協助法團及商場租戶邀約盈信開會。曾經多次電話聯絡盈信職員,不但有如對牛彈琴,更突然被掛斷電話。既然新業主置若罔聞,譚文豪議員索性聯絡舊業主領展,一同巡視商場。在了解易手問題後,譚文豪希望領展能成為居民與新業主之間的橋樑,建立良好的溝通渠道。要求不過份,領匯態度亦尚算正面,奇怪的是竟然有人指摘為居民、為社區服務的人,包括居民及義工。

與新業主未有實際協議或成果前,各關注組的義工及商戶仍然努力不懈。惟當區區議員陳安泰大半年以來卻毫無建樹,卻屢次強行邀功,聲稱已為居民向佳定表達意見。何以昨日文章作者對此避而不談,甚至為虎作倀?

引述有心人的一句說話作結︰「誰在搞政治,誰在做實事,實在不難分辨。」惟望《死在樂富手上的天馬苑》的作者能貼地一點,走四道牆之外,與街坊同行。未落區做足功課前,切勿妄言關心社發展,顛倒是非。

 

作者簡介:公民黨地區發展主任;過去5年以不同身份貼地服務居民,相信與民共議才是社區自主。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