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去笑容的香港人 — 論二元對立的危險性

2019/9/3 — 17:42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這三個月以來,絕大部分香港人臉上都失去了笑容。

在這個曾經充滿活力、創意和幽默感的國際大都會,這是罕見的現象。事實上,自 70 年代經濟起飛,公民意識崛起以降,港式喜劇和各種文化產品,包括附上鬼馬歌詞的廣東歌、漫畫,乃至網路上的二次創作,都為活在這座超高壓城市的居民提供出氣閥門,維持精神健康。

根據近年大盛的正向思維研究,人的「快樂」和「痛苦」比例約為 3:1,意思是即使遇上三件樂事,只要碰到一件壞事,我們的情緒就會變得負面;這比例更是針對情緒本來較健康的人,而非長期在高壓環境生活的香港人。

廣告

眾所週知的是,香港人所謂「work hard play hard」的生活型態,某程度上不算健康的生活方式,香港人的精神健康問題,亦和不少大都市一樣是社會嚴重隱患。可惜的是,不論相關醫療配套和政府政策,還是長期落後於其他先進地區,依靠的仍主要是民間自救。

更可惜的是,隨着近月社會爭議不斷升溫,我們本來已脆弱不堪的精神健康遭受到前所未見的巨大衝擊。有人形容五年前的佔中事件╱雨傘運動是社會撕裂,但我當時已指出這不止是撕裂,而是龜裂。社會上不同持份者爭持不下,家庭中、朋友圈內出現不少矛盾,溝通失效甚至拒絕接觸。當時所謂 unfriend 潮正好反映問題的嚴重性,而更重要而遭人忽視的是,隨着事件無疾而終,社會又欠缺反思、研究和分析,不少關係上的裂痕其實被掃到地毯下不被發現,終埋下巨型炸彈。

廣告

今年六月伊始,因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社會爭議一直擴大。在價值觀各走極端的情況下,加上雙方角力下產生愈來愈嚴重的暴力衝突,我們早已龜裂的社會終出現冰棚崩塌的恐怖景象 — 大批持不同政見的人士互相攻擊,後來更轉化成不同程度的暴力場面。更值得注意的是,不止烈度不斷提升,衝突的密度更是有增無減。出現的情緒海嘯,直接衝擊所有香港人。

比五年前一役更慘烈的是,我們不但長期沉浸在暴力場景和畫面之中,劍拔弩張的氣氛籠罩着我們所有的生活環境 — 家中的代溝、職場或學校環境的相互猜疑與猜忌、朋友圈子內的決裂甚至攻擊,帶來影響巨大的情緒海嘯。社會上一大群人出現形形色色的負面想法乃至行為並互相感染。結果,整個香港都失去了昔日的笑容與光輝,人人都坐困愁城。

當動物遇上極大的生存危機,生存之道不外乎戰鬥或逃逸兩大方向,惟人與動物不同之處,正是我們要照顧的不只身體上的安全和健康,更有精神和心理的需求,而幽默感和笑聲,正是我們抵抗負能量的生存機制。問題是,在情緒海嘯下,我們不但失去了笑容,更回歸到原始的森林法則,而這亦正好解釋近日來移民查詢的數字增加之外,暴力事件愈演愈烈之原因。

後記:

學者德里達的二元對立論,提出「我們-他們」的說法正好解釋目下分歧構成之因。當人愈來愈強調自己的立場,減少以同理心理解對方的想法,並致力找尋雙方的最大公約數,對立自會加劇,而香港目前的情況更糟糕的是雙方已出現將對方「非人化」的情況。

作為帶領社會發展,負責公平分配資源的政府官員,面對如斯困局,理應想方設法為衝突降溫,並找尋社會共識。可惜觀乎他們的言行,似乎無力疏理各持份者的差異,更遑論修正目前的亂局。曙光未見,長期活在社會衝突的香港人將出現怎樣的心理狀況,並因此產生什麼後遺症和影響,絕對值得一眾專家學者繼續長期跟進。

 

原刊於香港電台《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