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警開槍】家屬指中槍漢恐殘廢 涂謹申:警無找目擊證人 質疑調查不公道

2018/11/21 — 20:40

圖片來源: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本月7日在深水埗港鐵站內,懷疑因持鎅刀衝向警員而被機動部隊女警員開槍擊中的男子,其親屬今天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陪同下開記者會;家屬及涂謹申質疑警方在處理案件時犯上三錯,包括:警員向疑犯兒子表示不要向律師及議員透露太多、沒有向疑犯僱主錄取涉及疑犯持有的鎅刀原本用途,以及沒有在現場尋找目擊事件經過的證人。涂謹申重申警察如果危險是可以保護自己,但現時警方調查案件的方法令人質疑「你(警察)想屈佢呀?」

涂謹申和周姓疑犯的兒子及其新抱見記者。周姓疑犯的兒子周先生表示,父親現時「少少郁到」,部份時間清醒,但未能進食,只能以喉管吸取營養劑,剛剛由深切治療部轉去普通病房。周先生指醫生認為其父親暫未適合落口供,即使是家人亦無法講及事件,「驚刺激到佢」。他其後補充,由於脊椎受傷,醫生指情況不樂觀,「行返機會相當細」。

廣告

周先生認為,事發至今警方未有交代開槍理由,「提供一條矇查查(影)片」,希望警方解釋「可唔可使用低一級武力對佢、溫柔啲既武力」。他又透露,案發當天上午約 10 時,警方致電給他,指他爸爸中槍送院,正在搶救。警察其後帶他去一間房錄口供,但在錄完口供後「叫我唔好同議員律師講咁多嘢」。他又補充父親「係屋企對我哋好和諧,基本唔會發脾氣」,周先生指不知父親有沒有仇警。

他質疑,警方處理有關事件時並不公正,至今仍未有合理解釋開槍的決定,未有交代當時能否以低一級的武力,例如警棍或胡椒噴霧處理。

廣告

疑犯僱主:個個師傅都有鎅刀

疑犯的僱主譚先生亦有出席記者會,他指自己是判頭,經常叫疑犯開工。事發當天譚先生相約疑犯去屯門黃金海岸裝修,應在當天早上 8 時到荃灣港鐵站 B 出口,一起坐車到黃金海岸開工。但他到達後一直未見疑犯出現,打手機又只能接通,無人接聽,最後到約 11 時有重案組探員致電給他,他才知疑犯出事。

譚先生稱,他在下午和工友到醫院探疑犯,但守門警員指重案組警員不准探望。警察其後有打過電話給他,他有向警員解釋疑犯的鎅刀是工作工具之一,不過警員沒有向他錄取口供。譚先生指「個個師傅都有鎅刀」,裝修師傅的鎅刀主用來鎅走玻璃膠、地台防水膠等,「我去探佢時我個身都有鎅刀」。

他指周姓疑犯雖然「文化少讀書少,但做嘢OK,入人地屋做嘢從來唔會掂人嘢」;形容疑犯是「良好市民」。譚亦指疑犯自專心好強,但不願意指他易激動,「人人都有脾氣」,他形容事件是「警察對良好市民過份使用武力」,但他有補充周姓疑犯「經常被人查身分證」,亦不貪少便宜,會交還多收的人工。

涂謹申奇怪重案組不做問卷調查

協家屬的涂謹申指,事件發生至今兩個星期,但警方沒有向周姓疑犯的僱主譚老闆錄取口供,「我覺得呢個好離譜,因為好簡單之嘛,你話人哋係藏有攻擊性武器,咁佢係咩職業,佢係咪一個合理帶鎅刀既人。」他認為譚先生能證實疑犯帶有鎅刀的理由,但警方沒有錄取口供,令他質疑調查是否客觀公正。

涂謹申亦質疑,事發地點繁忙、人流多,警方可以在現場做問卷,尋回目擊證人,甚至檢查案發時段進出入閘的八達通記錄,找回可能目擊案發經過的市民,還原真相,「而家警方直頭放棄咗去搵目擊證人,然後就『我夥計講就咁啱咁』,而家連醫生都認為他未能講到嘢,咁係咪公道呢?如果有目擊證人睇到,都對警方有利,點解警方唔做呢?」

他呼籲,目擊事發經過的市民,或拍下片段市民,以及曾向警方提供資料的市民,聯絡涂謹申議員辦事處,提供案件資料。

警察公共關係科發言人表示,西九龍總區重案組正積極及全面地調查該宗案件,包括進行科學鑑證工作及於案發當日及隨後向目擊者錄取口供。 警方對每宗案件均以認真及專業的態度處理,作出適當的調查和跟進。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日前回應有關事件時表示,已確認警員是根據武力指引,作出合理和正確的判斷,保護自己及市民的生命;警員如果當時沒有反應可能會受傷,就像當年的警員朱振國一樣,希望市民諒解警方的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