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的生命,止於廿一

2019/9/11 — 17:19

星期一(9 月 9 日),一名 21 歲演藝學院女學生於薄扶林道過馬路時因車禍喪生。我在會議中途收到這不幸的消息,當場就認出事發的地點,皆因我們曾多次要求當局修正該處的設計。趕巴士的人、出發行山的人、去騎術學校騎馬的人等等,都會經該處穿過薄扶林道。事發地點車流急速,向南向北各兩條行車線,彎路起伏引致視線受阻,令該處險況大增。有人指出,當時慢線的小巴司機正停車等待她落車後過馬路,旁邊快線的巴士司機因此看不見過馬路的她。她受傷送院後不治。我對此深表哀悼,並向她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同時亦對兩位司機表以同情,運輸署有一定程度上的責任。我們對上一次要求他們改善過路處是七個月前。當時我們再次促請加設「按掣式交通燈控制的行人過路處」和俗稱「快相機」的偵速攝影機。運輸處回覆指他們擔心此舉會減慢該處的車流。對,讓高速的車輛停下待行人通過,正正是意義所在。

香港與其他已發展城市的做法大相競庭。我們甚少有斑馬線,皆因這會置更多人於危險當中。有一次在香港大學,走在我前面的教授差點在斑馬線被車輛輾過雙腳,代罪的則是被撞走的公事包。那名司機迅速跑下車與教授吵罵,指出那裡沒有交通燈,有權直過。另一次,我駕駛時在行人輔助線停下(路面寫有「向左」、「向右」的過路處),後方的車輛沒有停下並嘗試過頭,卻差點撞到了一名正在過馬路的女士。也許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給他空間爬頭的。

廣告

無論如何,這些都非偶然。多年前,有一次我準備駛出停車場時,在出口處停下並禮貌地向途人示意過路,卻遭到拒絕,再者亦然,但這笑話般的場面卻顯露駕駛者與行人間缺乏信任。在外國,駕駛者會讓路與過路處的行人,更不用說正在過馬路的人。「車輛先行,行人等候」是香港的普遍思想。安全起見,在整個意識改變之前,都是不要信司機為妙。

圖中是運輸署2012年建議增設「按掣式交通燈控制的行人過路處」的圖則。當時因署方收到反對意見而擱置。

圖中是運輸署2012年建議增設「按掣式交通燈控制的行人過路處」的圖則。當時因署方收到反對意見而擱置。

廣告

運輸署:加設交通燈會影響車流。
筆者:我們要給行人提供安全的過路處。

運輸署:加設交通燈會影響車流。
筆者:我們要給行人提供安全的過路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