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少講呢啲】盲人觀星營

2015/9/16 — 9:55

Tom Hall / flickr

Tom Hall / flickr

首先利申,我幫過兩年盲人觀星營做義工。

當年星匯點首次接到太空館邀請,出人手做義工,老實講我未睇內容之前都有心諗「吓?盲人觀星?」之後發現我哋係去講星座、整吓道具,其實同我哋平時搞開嘅觀星營冇咩分別。我都承認個活動名稱係會令人容易誤解活動內容,作為一個冇乜接觸傷健工作嘅「正常」人,誤解係正常。我見好多朋友知道活動真正內容之後都立即改變諗法,仲有朋友問我可唔可以報名去幫手添。我覺得,香港人仍然係有同理心嘅。

我嚟德國之前參加過 2012 年嘅盲人觀星營,我負責教一個婆婆星座。其實個婆婆最開心係我陪咗佢傾計傾一晚。另一方面,我當時情緒係好低落,覺得自己喺香港研究做得唔好,又有其他問題。婆婆講咗好多次佢好開心,我呢個後生仔「浪費」自己時間去陪佢,問我做咩工作。佢知道我碩士畢業,叫我繼續努力,覺得我會有前途。我唔知我而家算唔算有前途,但我覺得其實係個婆婆陪咗我傾計,聽我講我所喜愛嘅知識,我覺得好開心。其實當晚我先係最多得著嘅人。

廣告

其實如果大家以前有做過義工,可能會知道其實搞咩活動都係其次,最緊要係大家去互相認識同溝通,去學習關心他人。而且,邊一個先係最需要被關心嘅呢?

我覺得如果大家都用正常嘅角度去睇其他人,世界可能會好一啲,誤解可能會少一啲。例如,我曾經見過有位朋友話科學家發明方法令傷殘人士變「正常」係歧視,佢話呢啲叫做「正常霸權」。我其實好心痛,點解會有人咁樣諗嘢。科學係宇宙中最平等嘅事,科技好壞全睇人類如何使用。我唔知點先算一個「正常」人,但義肢、助聽器、甚至人造眼睛,都只不過係證明人類有咁嘅科技水平,如果能夠幫助到有需要嘅人當然係好事,但我唔相信科學家係以「霸權」自居。科學家喺發現自然嘅過程之中,得著唔通唔多咩?至少我講星座畀婆婆聽嘅時候,我感受返我對天文嘅熱愛。

廣告

講完,啱唔啱聽都好,大家思考吓。下次講過第啲。

‪#‎盲人觀星傷健營2015‬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