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抵抗確認書?

2016/7/22 — 10:53

作者攝

作者攝

【文:朝雲】

「一個罪犯逃脫法網,同一個政府非法的卑劣行徑相比,前者的罪孽小得多。」

Oliver Wendell Holmes

***

廣告

「消息人士」接連借媒體放風,圖不擇手段,不惜代價,以言入罪,剝奪人民的選舉權。一旦成真,香港將陷不復的危難,不堪設想。

在下的理路,只有小小地方與戴教授不同。戴說確認書蛇足,過去參選表格早有擁護基本法聲明:

廣告

「按常識,若一名參選人已簽署了指明的提名表格內要擁護《基本法》的聲明,他必然是擁護所有《基本法》的條文」

愚以為常識的答案恰恰相反:一個最溫和的泛民乃至法官,都不會認同中共政權有合法性;不會擁護基本法的釋法程序。

以美國為例,國會議員履新,須宣誓效忠憲法。然而美國左右兩派,都意欲修憲。左翼針對第二修正案(持槍權)*;右翼劍指第十四修正案(美國出生即美國公民)。

擁護憲法,不可能等同擁護憲法所有條文。應該可循此理抗辯。

(題外話:不少人批評美國,屢生槍擊案而無力制止。背後牽涉憲政穩定的問題。也許第二修正案不合時宜,但識者俱擔心,一旦為禁槍而推動修憲,其他政見會紛紛效尤(如趕走穆斯林等),憲政或隨一時的民意瓦解)

***

英國沒有成文憲法,依然擁有憲政。乃從大憲章到權利法案,加諸無數習慣和案例,構成一套憲政秩序。

中國也曾因「良性違憲」掀起爭論。可知憲法不僅見諸文字,還見諸不成文的法律後設原則(meta-legal principles)。

林毓生:

「甚麼是法治原則呢?它包括以下兩點:

(1) 一切法律不可違反更高的一層法律;最高的法律是憲法。
(2) 憲法則不可違反「法律後設原則」。亦即,自歐洲中古歷史至英美憲政歷史發展出來的四項共同規範:

(a) 國家有義務保障境內所有人的基本人權;
(b) 國家中的行政權、立法權,及司法權均需經由法律予以限制;
(c) 法律必須平等地應用到任何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同時法律必須不為任何團體或個人的具體目的服務;
(d) 經由法律程序通過的憲法,如果不符合上述『法律後設原則』,則仍然是違憲的。」

〈論台灣民主發展的形式、實質,與前景〉

殷海光:

「所謂『法治』有兩種意義:

一種意義是政司依法條而行統治。如果所謂『法治』就是這種意義,那末重點和作用可能是擺在保護政權上面。依照這種意義,一切極權統治都是法治,並且是嚴格的法治。在極權統治之下,法條又苛又繁,嚴密無比,一點人情也不講。據此,我們簡直找不到理由說現代極權邦國不是『法治國』。可惜這種『法治精神』在保衛那點統治權力。『立法』的主要著眼點在鉗制和鎮制被治人眾,並便利專斷權力的行使。

另一種意義是制定並且依照法律來保障人眾的基本人權,使之免受於任何濫用鎮制權力的侵害或專斷權力的冒犯。這種『法治』的『基本精神』在維護自由。因此,立法過程中,它的主要著眼點在防範政司,而不是防範人眾。雖然極權邦國的法典中也有堂皇的詞令,那些詞令只是為了做政治廣告,而且實際的運用和自由國邦的法典又有輕重的分別。這二者同樣叫做『法治』,基本的內容相去何遠!」

〈自由的倫理基礎〉

***

每當暴政肆虐,自然法就會重綻榮光。無論北愛爾蘭的新芬黨,還是加拿大的魁北克人黨,都不會因鼓吹獨立而喪失參選權,普通法的論據強到毋庸置疑。基本權利不受政見剝奪,是起碼的自然正義。

一旦政權恬不知恥,踐踏法治的底線,排斥異己參選。尚有正氣的法官,恐無可避免要頒布禁制令,甚至宣判選舉無效。中共定再釋法,肅清司法系統。香港政局不穩,或落得如土耳其的局面。

97 以降,「政府都信得過?」已成常識,晚近連「廉署」都可套入其內。若不幸言中,將來「法院」又豈能倖免?

回望殷海光先生的遺範,關鍵就在於有幾多人能夠守住他的氣節?惟望天佑香港,大道多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