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8/10/27 - 18:08

如何為孩子挑選興趣班

資料圖片 Ryan Dicke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Ryan Dicke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自從開始教興趣班之後,看過種種不同的家長和學生。現在和同行討論教學,經驗大多數不是用教學的年資,而是有多少個學生親手教到沒興趣離開。對於家長和孩子應要如何挑選興趣班,除了看硬件如該學校信譽和師資之外,其實還有一些軟件上的方面家長和學生應該考慮清楚,以國際象棋為例子作說明的話:

1. 不知道學習的意義和規劃

很多家長和學生都是為了興趣來挑選活動,這本身沒有錯,但是當小孩子對很多東西都有興趣而想去練習時,作為家長可以試試考慮到底希望透過興趣班,能培養孩子什麼方面的能力。有一位我現在學生的家長,她的觀點和目標挺明確,值得作為例子。

廣告

她有兩個兒子,大兒子五歲而小兒子三歲。大兒子暫時只集中發展三樣興趣:

語文 - 學習多一種外語,同時培養孩子不同的音感和韻律感(暫時不學習樂器)
足球 - 培養孩子的體能和團隊精神
國際象棋 - 培養孩子的思考和獨立人格的培養

這樣輪廓分明的考慮也許是考慮要如何做決定的好方法,當然其實也有很多興趣班可以做得到同樣的效果,但重點是應該要從孩子的性格和發展去考慮興趣班如何能互補。人的興趣可以很多,而時間和金錢卻很有限,需要好好取捨。

外語和音樂作出換位互補,足球練體格下棋練思考,是很有意思的配搭。

2. 不清楚不同上課的模式和特點

現在很多小朋友的時間表都已經排得密密麻麻,於是就會傾向找老師上門教學。通常上門教學一般都會比平常到學校上課為貴,於是就喜歡再在鄰居朋友那邊多找幾個小朋友來湊數以減輕負擔。這樣的做法不是不可以,但家長和小朋友應該清楚自己學習的目標。

就像學習鋼琴和小提琴一樣,下國際象棋其實也需要老師在課堂之中好好掌握和引導學生思考,學生的理解能力、進度和興趣不一,如果有意思要精專研究下棋,就不能在上課之中有其他太多學生,因為很難保證你家孩子不是班上落後的一個。練習歸練習,團體活動歸團體活動,就像交響樂團團員都會有分開自己練習,然後才一起排練和討論。下棋跟老師上課時最好一對一指導,然後週末才再找其他小朋友一起下棋和討論。上課、閒時練習、比賽,三者其實缺一不可。

現在外邊的學校一小時節的課,在教學之中多是分半;三十分鐘教學,三十分鐘學生們自己玩而老師在旁指導,這其實並不是太理想的做法,但畢竟條件有限求仁得仁,在有限的時間和資源當中算是為學生作出了最好的安排。

什麼樣的上課模式要配合相對的學習目標,暫時自己遇上大部份家長都明白這方面的道理,但其他興趣班是不是這樣就很難說。

3. 不了解興趣班的得益

以下棋而言,除了坊間人們常說的鍛煉思考之外,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獨立的性格和良好的學習方法。例如我自己上課時都會替學生准備兩本筆記本,一本大的筆記本是上課和書寫之用,整理和反覆推考好上課和平日閱讀書本的心得,而小的筆記本則是隨身攜帶,寫好平常練習時的技巧和貼士,要求寫得簡潔有力。

當然,這樣的要求其實算挺高,但要有系統和紀律才能應付學習一樣新東西。光是要和他們討價還價已經很費力,只能對他們說記得就不用抄,不記得就要抄。有很多學生最後也不當成是一件事,而我最後也懶得再說而由他去了。

有很多人口裡講說自己想進步,但是他們沒有那種紀律。其實做老師不過是要應付家長和學生,跟教學關係不大。學什麼其實還只是其次,最重要的學習學習的方法。

要很清楚學生和家長的期望和實際情況可否相互配合,需要些經驗來搭救。不過,在某些項目練習得好確是有回報,例如在香港下國際象棋的人真的很少,只要你努力練習一兩年,要在香港的分齡賽拿個名次不算難,而外國對國際象棋成就的認受性也很高,獎金獎或報考學校也會有加分。但是所有東西要學習都需要付出代價。

4. 缺乏文化培養

最後一點,學習現在其實成了買賣關係,家長基本上覺得付了錢,學生的成績就需要提升。學生對某方面的精專其實是一種文化的培養,也就是學生會不會在空閒無聊時自己就拿起小提琴執起畫筆自己練習起來。歐洲人習慣酒吧咖啡店來一兩杯下盤棋,河邊廣場坐下來拉支歌畫幅畫,但是在香港寸金呎土,劣幣驅良幣,在街上這樣做會被認為是行乞,阻街,神經病。

在效率和利益的大前題,很多的青任都似乏外判了出去:教導孩子的責任在老師、照料孩子的生活就是工人、讓孩子生活多姿多采的是旅行社,興趣班老師,派對裡請回來的魔術師。家長的唯一任務似乎就是要為外判商和孩子定立好合約和時間表。

在課堂以外,如何刻意地營造一種學習的氣氛,讓練習成為生活的習慣,這也是一道難題,但本來學習某樣興趣應當就是為了在生活之中陶冶性情,而不是只要一下課就慶幸離下一門課又有一星期後。香港的音樂技術水平高,但是音樂文化水平卻相當低,這一種落差也許就大概說明了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