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何漢權當上了下任教育局局長……

2016/12/20 — 18:09

何漢權(背景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何漢權(背景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梁振英治下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可說是庸碌之徒,民望「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任內所作所為惹來的謾罵和訕笑不絕於耳,正是廢官一名。 別的不多說,吳克儉推行國民教育時栽了個大跟頭,弄得民怨沸騰,處理TSA(全港性系統評核)和學生自殺問題時也是不湯不水,敷衍塞責,招致學生、家長、教師,以至其他社會人士齊聲戟指怒罵。 吳克儉雖然仍戀棧權位而未有掛官,筆者相信他早已數算餘下日子,收拾衣箱準備下堂而去,因為無論下屆特區政府誰人接任特首,教育局局長必然是另有其人。

教育局局長掌管特區的教育資源,制訂教育政策和督導學校實際運作,權責極大而影響深遠。 新一屆特區政府選任適當人士擔當此重要職責著實毫不容易。 過去特區政府往往安撫那些落泊的建制派和保皇黨人士而安插官職慰勞行賞。 工聯會的王國興曉得「揮筆疾書」寫幾個斗大的字,民建聯的鍾樹根也諗熟「咬文嚼字」賣弄成語,可惜都不是教育界人士,且墨水不多和斤兩未足,相信難當教育局局長重任。  如果論資排輩以及考量參與教育事務的歷練,當數李國章和羅范椒芬,不過他們如今早已位高權重,相信絕對不會屈就區區局長一職。 在紅褲子出身的教育界人士方面,顯赫人物的程介明教授和戴希立校長當之無愧,況且兩位同是千禧年教育改革三頭馬車的兩匹騮駒,可惜程教授年時已高,處於退休狀態,而戴校長醉心於以國師謀士的角色發揮其影響力,相信也無意升官晉爵。 筆者猜想新一屆特區政府權衡輕重得失,下駟也算是一匹活馬,只要駕馭得來而又能馴化胯下便成了。 那麼在芸芸建制派和附從者的眾生中,筆者以為何漢權極有潛質和能耐被提攜拜官,入主下屆教育局。

首先,特區政府一直未能有效處理「人心回歸」問題,執掌中央政府的共產黨極不安心。 自從國民教育一役被逼「擱置」後,教育當局仍是以退為進,利用不同的資助活動和內地交流形式繼續向青少年灌輸「愛國教育」意識,以偏頗的課程內容配合當前社會主義特色的國情,旨在去殖化和加強國民身分認同感。 再者,近月來教育當局藉檢討中史科教學和課程內容,試圖與國民教育雙管齊下,一方面高舉民族主義的旗旛以及宣揚盛世國力的大纛,另一方面把國家和民族的認識捆綁在共產黨專政管治的實體上。

廣告

特區政府無疑必須迎合國策而推動富有共產黨特色的國民教育,不管是葉劉淑儀還是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問責的教育局局長必然奉命執行和有效落實這樣的重要政治任務。 君不見葉劉淑儀參選政綱的教育政策已列明中史科為初中必修科目嗎?  只不過分別在於葉劉形象拙劣而方法強硬,往往惹人反感,林鄭民望較高而手段陰柔,容易蒙蔽一般政治冷感和無知的市民,欺騙性更大。 因此,在「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情況下,主修歷史的何漢權應該可以大派用場,極有機會大展拳腳,而且事實上憑藉多年來著意著力推動中學中史科教學的經驗,早已被葉劉收納為教育顧問了。

此外,不少人批評特區教育事務一向由外行人所領導,認為教育專業內行形象至關重要,因此,教育界出身的教育局局長較政務官或商企界背景人士更容易為教育界同工受落接納。 何漢權所屬的「教育評議會」二十多年來以標榜「教育專業」自居,刻意打造所謂「非政治化的專業形象」,雖然實質上與傳統左派勢力互相補位搭配,一直熱衷參與教育界不同層次的政治選舉活動,骨子裡與建制派可謂「同氣連枝」,可是卻也能夠欺瞞不少不知就裡的教師和校長。 看來何漢權依仗這樣的「專業形象優勢」應該可以獲得特區政府的賞識和扶掖,況且他過去積極參選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席,雖然一敗再敗,仍不惜戮力選戰,其拼搏精神與梁振英的鬥爭意識不相伯仲,共產黨應該深慶得人。

廣告

筆者曾撰文批評何漢權是教育界的投機分子,不過,此時此地識時務的俊傑容易冒出頭來,劉江華這樣料子的人也能獲提拔為民政事務局局長,誰可逆料何漢權不會得到扶托而成為下屆特區政府的教育局局長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