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5/8/16 - 21:47

如果你要保住一棵樹

是日,終於成功預約,到訪慈山寺。上山參拜者,寺方不稱「遊人」「遊客」,不稱「參觀者」,稱「參學人士」,每天名額看來不多,偌大的庭園,全球第二高觀音像,八仙嶺與黃嶺之下,仍得清靜一隅。

李嘉誠出資十七億興建營運的大埔洞梓慈山寺,最矚目是隔著吐露港都見到的純白觀音像,但吸引我目光的,倒是中庭的四棵菩提樹。

廣告

菩提樹頗粗壯,最大一棵,須三人環抱;香港沒有原生菩提樹,四棵大樹,都是從印度運來的。老樹移植到新家,寺院平台上,泥土不見得會很深,如何在紥根未穩時,保住菩提樹?


就是用多條鐵管,撐住樹幹上一個大金屬圈,確保大樹不倒。

如此死命撐住,也許令菩提樹失卻優雅,遙想佛陀得道,需要多一點想像力;但為了保住大樹,令它茁壯成長,不致浪費遠渡重洋的苦心,縱使美態略減,在所不惜,想辦法支撐大樹,也非世紀謎題,只是簡單力學,幾枝鐵管而已。

再看慈山寺其他老樹新苗,大多有鐵條木條支撐;桐梓附近有一個政府苗圃,大門一棵樹,支架更誇張。你若真心要保住一棵樹,有多難?

回頭看看般咸道被斬首的四棵石牆老榕樹。綜合專家之言,四棵老樹沒有即時危險,如有隱患,可以建支架,拉住、頂住、撐住、箍住、圍住,總會想到辦法。張韻琪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林村的許願樹,它瀕死多年,還不是死命撐住,只因它是地標,財源滾滾來,不可以死,總有辦法苟延殘喘多幾年,千方百計救它一命。

般咸道的石牆老榕樹一家大細,陪伴街坊百年,官僚慵懶避禍除之而後快,然後區議會搬來一個醜陋不堪的「不能避雨亭」。常識、審美觀與保育價值大崩壞,就由可憐的樹根作見證。

原刊於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