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也是林溢欣

2015/10/9 — 11:05

林溢欣

林溢欣

二十八歲,過去三年收入過億。人是很現實的,兩個數字加起來,足以讓林溢欣成為香港另一個神話。

年齡是我的粗略估計,收入是騙不了人的上市文件資料。上市有好有不好,不好之處當然是要劏開肚皮任人看。根據遵理的上市文件,林溢欣過去三年的收入,分別佔了公司「總員工成本及服務費」的 25.1%、26.1% 和 22.2%。即是說,林溢欣於上一年的收入是 HK$35,432,310,再上一年是 HK$42,369,174,再再上一年是 HK$27,855,980,加起來是 HK$105,657,464,零頭夠你買個上車盤。三年收入加埋過億好巴閉?當然巴閉,最巴閉係,他的教學生涯只開始了四年。

聽林溢欣說,他的人生轉捩點跟他家姐有關。林溢欣一家六口,包括爺爺嫲嫲,住光輝圍,即是葵興,單位只有四百多呎。家姐中五會考那年,林溢欣中三。家姐放榜前一天,媽媽問她覺得成績如何,家姐說起碼十四分。結果,放榜那天,媽媽哭了一天,爸爸回家後沒有說過一句話就入房,家姐的成績是三分。

廣告

家姐重讀中五,林溢欣中四,又到放榜前一天,有了上年的教訓,家姐更努力,這次覺得自己起碼十五、六分,結果是兩分。林溢欣說這不是一個笑話,他想藉著家姐的故事提醒人,有些事,盡了力不等於會有好結果。因為家姐連續兩年的挫敗,媽媽也哭到沒有眼淚了,而父母的希望就全落在他身上。故事的「結局」如何,大家都知道了。我想說的是,如果我也是林溢欣,我會不會離開遵理?

補習行業是三國鼎立的局面,有遵理、現代和英皇。

廣告

我不認識英皇的人,但每次過海,我都在世界殯儀館旁邊看見他們的名師廣告,很搶眼的。但再搶眼也好,把廣告放在殯儀館旁邊,我只覺得「不正氣」,有點陰陰涼涼的。作為一個感覺主導的人,如果我也是林溢欣,我不會選擇英皇。

我跟「現代人」算有緣,因為我分別跟創辦人 Ken Sir 和執董李偉樂曾經是鄰居。Ken Sir 住四號屋,我在他附近;然後在另一屋苑,李偉樂住 16 號屋,我又在附近。但可能我只是個死𡃁仔,他們見到我,都很冷漠。話晒鄰居,招呼都唔打個,好冰。作為一個喜歡暖的人,如果我也是林溢欣,我不會選擇現代。

我跟遵理的創辦人伍經衡有過一面之緣。那天在 Gaddi’s 午飯,伍經衡坐在我附近。我原先不知道他是誰,但他吸引了我的注意,是因為他在跟一位金髮鬼妹女侍應點菜。這有什麼特別?因為他不是用英文點菜。「哦,即係識法文啫,有乜特別?」唔係咁簡單。我本身都唔係乜嘢語言天才,但法文和德文我還是分得開的。伍經衡跟鬼妹原先用法文,跟住可能發現她是德國人,之後用了德文。

之後我離開的時候,他也跟朋友走了。升降機門打開,他有禮貌地為我擋著門,微笑並用手勢示意我先進去,這是一個讓人有暖意的笑容。大家走到半島門口,一輛黃色林寶堅尼駛來,這下我才想起他是誰,因為他的車牌是 RICHARD。職員為他打開車門,他給職員小費,職員向伍經衡微微彎腰,以示謝意,而伍經衡竟然跟職員鞠了一個近乎九十度的躬回敬,並說一聲「唔該晒你」。這一幕很震撼,半島門口,什麼人生百態也見過,就是沒有見過一個林寶堅尼車主比一位泊車服務員更有禮貌的。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必定有道氣場。這個氣場很特別,讓你舒服的話,你會工作得很愉快,讓你周身唔聚財的話,你就不用旨意聚財了。

林溢欣有十個字經常掛在嘴邊:「成就自己,再去成就他人。」全世界把焦點落在林溢欣身上,個個都說遵理執到隻會生金蛋的雞。但有沒有想過,是不是當初如果林溢欣去了英皇或現代,也可以有今天?林溢欣能夠成就遵理,是因為遵理首先成就了林溢欣。

林溢欣跟學生分享過一個故事。有個年輕畫家,寂寂無名。一天,富商跟年輕畫家說,他想要一幅自己的畫像,開價一萬。年輕畫家答應,幾天後,富商看見畫像,然後說:「三千吧。」畫家不解,然後富商說:「這幅畫像是我的樣子,除了我,根本不會有其他人要。你不賣給我,就沒有人會要的,三千元。」畫家想了很久,最後決定不為這三千元損害自己的尊嚴。幾年後,富商朋友跟富商說:「我喺個畫展見到幅畫,個樣好似你㗎。」當然,這幅畫,就是當年富商的畫像,現在值二十萬。那個畫家的名字是畢加索。

富商的三千元和現代的八千五百萬一樣,損害了當事人的尊嚴。回應現代的邀請,林溢欣說:「多五千萬、八千萬,於我無別。」

獅子山下,原來也有一個畢加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