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淚如雨下,那是一場怎樣的雨」

2016/4/29 — 17:04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妹仔日記 by 佳佳】

其實我寫來安慰自己。我想每次經歷過「埋身肉博」式的衝突後,都有這三種心事纏繞著我。可以令我一整夜在流眼淚,累到盡頭才能入睡。

一. 

當天衝突時面對的暴力。包括整個制度 ( 土地私有、城市規劃、政府政策、資本壟斷、警察的選擇性執法 ) 、對方向我們施展的 physical violence ( 開動推土機、箍頸、狠狠地抓住你的手腳或背包、舞動的焊接鎗、鋒利的圍板、流血的手 ) 、恒基對土地的傷害 ( 不只是這一塊 )、語言暴力;

二. 

某種觀眾的譏諷,或謾罵,或以這兩種樣子出現的建議。這個我覺得知道存在就好,我的選擇和給自己的提醒是別給這些文字賦予太多重量,也許有時它的生產者也是隨意動動手指,不知道這輕擲一言的重量,對別人 ( 即是我,其實還有許多別人 ) 所造成的傷害,所以我也提醒自己不必給它與之未必對等的關注。

廣告

我這麼說,不是關上耳朵,完全排除一些可能「有效」的建議或方法,只是,我很清楚自己現在的選擇,我在做的已是我現在能做也同意這樣做的事。而不是其他。我無意去詆毀或消滅其他可能性,始終你的想法是你的,而我的是我的;每個人的性格、經歷、體格、想法都不一樣,總有自己覺得最能應付的參與方法,不必以否定別人來肯定自己。而我總希望自己能夠給這些不開心的文字的主人,最深的祝福,最深最深的祝福。只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很想這個社會好起來。如果 so-called 'activists' 這一圈子是要為社會推動改變,但願我們都能慢慢往好的方向轉,轉呀轉,好的方向,那邊有快樂、希望、良善和信任。而不是另一邊。

我明白這可能是個相當波動的過程,經歷也許必要的犧牲和傷害,我沒法預測條 curve 是要怎麼走,只是我知道自己「現在」選擇要怎麼走。而「選擇」在過去或將來,都不是永遠不變,會隨著我的經歷和成長變化。也感謝一路有同行的人同行,有支持的人支持,有明白的人明白。

廣告



三. 

一些市民 ( 不知為數如何 ) 的不理解和指責。這些很需要時間,和對話的空間。不理解源於經驗所限,或某些曾發生的傷害,或是人人皆有的惰性。我只想永遠記得自己每一天的生活也有極多不理解他人之處,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局限。所以別要氣餒或失望。也別太著急要說服人。咁雙向0架嘛,佢呢刻唔想轉轉個腦,唔想聽,也許只想口噏噏鬧兩句,都不是你控制到。超級需要耐性,而我知道耐性我都唔係多果隻。如果唔多也不必迫自己多,如果覺得屈委就做第二樣,如果不開心地做一件事,效果不會好,自己不開心,別人也不會開心。

在那些夜晚,當我一直流眼淚,或許未能夠嘗試以這種比較平衡的姿態去理解事情和許願,我也許會花了心力去嘗試處理二和三,有時我在事後會懊悔,噢 ! 因為不知道結果是將對方拉近還是推得更遠,也不知道我是否痴心錯付被當成傻仔 ( 現在也在冒這個險 ) ,但這裡我要提醒自己這其實不一定是壞事,因為這都是我在那個當下的選擇,我在那個當下需要以此方式來表達,和處理自己的情緒,是我要經歷的經歷。

我還是很想可以對話,我將會需要更多的勇氣和耐心,準備也許要面對的衝突,這是對話的本質。但網上世界沒有邊界、對象這麼多元化,我又沒法看進你的眼睛推敲你的想法,你也沒法看進我的眼睛去嘗試相信我其實不是壞人 ( 好似係 ) 。如果你也想這個社會好起來,好起來,好起來,你會不會願意抽時間來與我們面對面傾吓計 ? 行吓村 ? 就只是傾吓計、行吓村。尤其是,如果你一直以來覺得我們極度討厭的話。

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

其實每一個人類在地球,隨時都會死,是,隨時。為什麼當我們活生生可以在這個世界拍動一下翅膀創造一絲微風的這瞬間,不去選擇這一絲微風 ? 暴風雪已經夠寒冷。

以上,共勉。僅此送給所有我親愛的靈魂。

也寫給我永遠最愛的自己。

「而愛你的人
會穿越萬千生死流轉的世間
看見你 」  

—《叮嚀》 一行禪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