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要禁賭 請不要選擇性地禁

2016/5/9 — 14:35

圖片來源:馬會

圖片來源:馬會

筆者的文章〈回應《時代論壇》頭條專題〈拒絕虛假盼望.由賽馬加場到教會反賭〉〉登出後,有友人呼籲筆者要勸勉在賽馬界工作的朋友(尤基督徒,不論是騎師、練馬師還是馬伕等)要另謀高就,因他們從事的工作牽涉到賭博,而賭博是不道德的。筆者固然有自己的想法,但姑且暫時不提,反之暫以友人的行事標準去考慮問題,哪到底會得出什麼結論呢?

首先,金融界的朋友也不能倖免,因金融制度也為人類提供投機炒賣的平台。這個結論或許不受金融界基督徒的歡迎,但畢竟認為賭馬和炒股的本質是相同的人也為數不少。然而,筆者更想探討頗少人談論但頗為普遍的中、小學教育界賭博問題。

廣告

筆者所指的,並不是中、小學生「猖獗地」參與賭馬和炒股,而是他們面對公開評核試時「貼題」溫習的情況。撇除極少數的精英能全面地兼顧溫習評核的範圍外,大部分的莘莘學子也無可避免地要「貼題」溫習。而「貼題」溫習應付考試,正是在賭博所讀的會出現在試卷的題目中。有時老師也要應因公開試的試題走勢調整教學的策略。如按友人的標準,若教育工作者早已認為公開試的制度千瘡百孔,加上應試的方式含有賭博性,哪是否做校長和教師的便須另謀高就、做學生的應退學另覓學習的途徑?

可能有人認為,「貼題」溫習並非涉及金錢的賭博,其性質與賭馬和炒股的不盡相同。但這個說法的誤導性頗大。

廣告

根據經濟學的定義,金錢指的能促成(貨品或服務)交易的媒介,但它並非局限於在市面流通的貨幣。

舉個簡單的例子,升學也有基本的成績要求。若有一個學生想進入香港大學修讀學士,他/她在公開試考獲幾個5**或/和在課外活動表現優異後獲取錄的成功機會率應較拿幾百萬港元賄賂港大校長或心儀學系的科主任後的高。當然,讀者可以指,若一個學生有幾百萬港元,他/她也可換一個較理想的學習環境和聘請名師私補,但這些因素並非可直接促成這個學生入讀港大。由此可見,在現今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學業或/和在課外活動成績理想仍有其必要性。故此,「貼題」溫習涉賭博校園內通用的「貨幣」。

亦可能有人認為,「貼題」溫習始終不涉及真實金錢的賭博,其後果不及賭輸錢欠下巨債的嚴重。

然而,讀者須針對校園的情景來看這個問題。筆者相信甚少中、小學生能夠合法地參與賭馬或炒股。但是,若然一個學生的成績未如理想,讀者可理解為他/她欠下校園貨幣的巨債,接踵而來的是他/她會被老師「追數」,額外的操練和補課是可以預期的。若然老師「不追學生的數」,待放榜後他/她便很可能給學校的高層質問和「追數」。現今中、小學教育界的「異化」情況,還望友人能夠明察。

還有,以賭馬或炒股輸錢來反對賭博是典型的成王敗寇論。如純按此邏輯行事的話,只要有人賭馬或炒股賺錢的話,便沒有人能質疑他/她的行為的正當性。反之,香港每年透過公開試和聯招制度升讀到大學的人數百分比甚低,那麼其餘未能透過此路徑升學的學生又是否屬於「敗寇」的類別?其實,在現今香港的教育制度下,「貼題」溫習不僅牽涉個人成績是否理想那麼簡單,而是牽涉到賭博是否需額外花一筆錢讀副學士或其他課程的問題。當然,莘莘學生在聯招制度下如何排列自己的選擇,亦有賭博的成份。

筆者原先希望花多些時間組織另外一些隱約思考到但現時仍不知如何表達出來才好的論點,但最後仍花了點時間來回應這位朋友。

不過,筆者最終針對的,是理據而非這位朋友。倘若筆者的理據仍有不充份的地方,還望這位朋友以至各位讀者不吝指正。按筆者現時的理解,基督徒普遍頗易義正辭嚴地高呼「全面嚴禁賭博」的口號,但到底如何才算得上「全面」,似乎並沒有清晰的界定。若筆者以上的論述成立的話,不少基督徒對禁賭有多重標準之嫌。或許,在香港各教會和基督教團體再高呼「全面嚴禁賭博」前,首先應要了解香港社會的各種制度和結構,方能避免得出貽笑大方的結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