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妄稱主名」的標籤是可以隨便貼的嗎?

2018/1/26 — 21:06

趙佩玉(Facebook圖片)

趙佩玉(Facebook圖片)

【文:黃偉明】

作者按: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已報名或宣佈有意參選者尚包括范國威、鄧家彪、陳國強、劉頴匡、梁思豪、李德豪、陳玉娥、黃成智及趙佩玉。

最近, 趙佩玉宣佈參選時說明自己是因為上帝的感動, 引來一稱為「門徒」的網媒的批評(註2)。本文是分析這批評的理據是否充足。

廣告

為了不斷章取義, 本人打算將其文章全文引述, 討論他們不同論點的合理性, 本人的意見, 會以「>>>」標示 :

廣告

1.文中說:

「讀書時期,聖經科老師教導我們十誡,在談及第三誡「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時,舉一個例子,指很多人都無意觸犯此誡命。他說佷多西人習慣講︰「Oh, my God.」這已是妄稱神的名。」

>>> 這一點沒有特別意見, 我也不特別鼓勵人這樣說話, 除非他/她本人在說話時是真心想著上帝的。

2. 文中說:

「後來上教會,聽聞牧師對「感謝主」一語作以下評價︰經常說「感謝主」的人並不一定真誠,而是欲向他人展示自己與主多麼接近,提升目己在別人眼中「屬靈上的地位」。事實上往往真正感謝主的人,並不會時常掛在嘴邊。」

>>> 這個我不太同意, 人有不同的性格及表達方式, 聖經說「凡事謝恩」, 只要出於真誠, 我想, 這是無可厚非的。

3. 文中說:

「本月十七日,趙佩玉聲稱受神的帶領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同時對外派發「參選見證」,劈頭第一句便說得到主的引領,然後大談自己如何獲得主幫助治療長期痛症,再聲稱如何值得感謝主,當中不難發現那些所謂社會服務只是圍繞「維護家庭價值」反對同性戀運動,反對她眼中的不雅、危害家庭的物品。最後更說「主給我一個新的召命」,「由逃避到順服」決定參選。」

>>> 這說法, 與事實不符。她於2014年以前的社會服務工作, 全部都與「反對同性戀運動」無關的, 甚至一直在一個支持同運的組織(小童群益會)內當義工(雖然她的工作與同運無關)。在2014年後, 她才積極參與「維護家庭價值」和反對同性戀運動方面的事工。這在她自己的見證中, 已經講得很清楚, 可能「門徒」一時看錯吧!

4. 文中說:

「神叫人追尋聖潔國度,卻不主張信徒行事時脫離對事物應有的認識,甚至一般人所稱的常識。」

>>> 這句話, 可以說一般來說是對的, 但也有不少例外的情況, 有時上帝呼召人, 可能會有一些非一般世人所謂「常識」的思想方法。況且, 常識, 是人人不同的, 並沒有客觀的標準。

5. 文中說:

「不少福音派勸說︰信徒不用怕向神祈求多賺錢財,只要用於神的國,儘管放膽祈求、同時,他們又會舉出俗世有財有勢的成功人士等,指他們的事跡如何榮神益人,可見他們並不排拒世俗事,更通曉如何融合神的聖潔領域與凡塵的行事法則。按此推論,他們也不應排斥其他地上的事理。」

>>> 這部份的論證, 其實與趙佩玉沒有很大關係。至於這裡所說的「地上的事理」, 並沒有指明什麼, 甚至沒有指明是否與聖經真理違反。若是盲目跟從, 我是有保留的。

6. 文中說:

「普天之下其中一項常識是參選就要提出政綱。參選人意圖代表公眾,公眾是否授權予此人,出於兩大因素︰一、政治魅力、人格,即此人是否可靠、具感召力,平常有否利於公益的言行;二、政綱,即政策綱領、政治主張,選民由此判斷參選者的政治立場能否代表自己。觀乎趙佩玉,論政治魅力自不待言,門徒媒體已概略總結她過往的奇言怪行。(以及其他相關報道)」

>>>啊! 原來這是「門徒」的所謂常識! 當然, 這可以是他們的看法, 不過, 這些看法, 即使以世上常識來說, 也可能是太粗疏了! 我大概可以列出比他們更多的, 在常識看來是重要的參選成功因素, 但是, 這個重要嗎? 在以上所說的條件中, 我比較同意的, 是他們提及「人格」及「政綱」兩部份。單以這兩方面來說, 我不認為趙佩玉會比其他的候選人差!

7. 文中說:

「要論及她平素為人以及在公開場合的表現,也非本文要旨。論政綱,整份「見證」只沉醉於講耶穌,又或準確而言,是顯示自己如何感謝主、蒙主恩寵,最多只能看見她逢「性」必反,死守所謂家庭價值,口稱守護我城,關注社會事務,具體政綱竟付之闕如。」

>>> 「門徒」犯了一個很基本的、不可原諒的技術錯誤, 就是把趙佩玉的「見證」,當作「政綱」看待。事實上,她的臉書專頁已有一份詳細的政綱, 當中強調四個核心價值, 就是公義、關愛、誠信及家庭價值。在她的政綱中, 有說明會按照社會的需要, 及這四個核心價值, 對社會各種議題表達關注; 當然她也有在其政綱中, 特別關注3方面, 包括教育政策、家庭價值及特殊兒童之需要。在這3方面, 她有一些十分具體的倡議。有興趣的讀者, 可以細看。(註1)

當一個評論員連對方的政綱都未看, 就說對方「政綱竟付之闕如」, 這算不算有違「門徒」上面所說的「常識」?

8. 文中說:

「先不論有多少選民向此人投下信心一票,反而該問︰「這人憑甚麼跑出來參選?」」

>>> 似乎「門徒」並不明白, 參選是公民權利, 只要符合選舉的規例, 任何市民都可以參選的。不如我反問一句:「你憑什麼反對別人出來參選? 」

9. 文中說:

「由於趙佩玉根本不明白普天之下社會運作的常理,沒有盡參選人的責任,談何上主帶領、呼召她競選?」

>>> 這裡,「門徒」一直沒有指出他們所說的「常理」是什麼, 更沒有指出他們所說的「參選人的責任」是什麼, 很難評論。

10. 文中說:

「豈不是說「主叫沒準備政綱的人獻醜」、「主引領人自以為競選是守護價值,最終卻必然落選」?」

>>> 請問, 現在出醜的是誰? 起碼, 現在「門徒」所說的「沒準備政綱」已是明顯失實的陳述, 連基本資料都弄錯, 還談什麼評論?

11. 文中說:

「一旦落選,這等人又會說甚麼?亂稱主名,對主予取予攜,自認屬靈便一句「感謝主」,興之所至又一句「主帶領」,有如敗家仔,在外胡亂碌老爸的信用卡,掛着「主」字輩敗壞家聲。」

>>> 這一段, 只是「門徒」自己想像出來的將來的情況, 與趙佩玉並沒有任何關係, 不能算是理性客觀的評論。

12. 文中說:

「香港主流教會打擊異端向來不遺餘力,在平信徒尚未察覺某些團體存在時,各大堂會、基督教團體已舉辦講座、課程等活動,教導信徒辨明。教會又喜歡回應所認定的謬論,指稱現今世代彎曲悖謬,甚至回應別人的回應,樂此不疲。一個人大剌剌在鬧市中心自稱單天保至尊,奉主聖名肩擔守城重責,教會何時會向信眾宣講正道,以正視聽?」

>>> 什麼是「單天保至尊」? 如果「門徒」的意思是, 認為趙佩玉是堅持「只有她」才可以「守城」, 才可以「維護家庭價值」, 你的言論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並不是這樣, 她只是認為, 自己是一個守城者, 有份於這方面的工作。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聖經教導我們, 凡事都要奉主的名而行。如果一個人做一些明顯是合乎聖經的事情, 例如宣教、傳福音、關懷人的需要、或進行一些按著聖經真理改革社會的行動, 心中感到是在遵行主的旨意來做的, 認為這是主感動他/她作的, 又有什麼問題? 

13. 文中說:

「又多一人拍響胸口自稱基督徒,再來獻醜獻世,信徒再聽見街外人說「遍地耶X」,也只好默默承受。」

>>> 「門徒」, 如果你是真門徒, 你應該知道, 你的人生目標並不是要討世人的喜悅, 對不對?

從以上所說, 十分明顯,「門徒」對趙佩玉的批評, 並沒有很強的理據的。

在此, 我想向「門徒」提出一個忠告, 「妄稱主名」的標籤, 不是可以隨便公開貼在別人身上的, 除非你有真憑實據! 批評一位主內的姊妹「可恥」, 也是一樣!

 

註1: 趙佩玉的參選政綱

註2: 不用逃避,不用順服——妄稱主名參選可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