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婚後有孩子仍然不同住和不生小孩的原因

2016/12/28 — 11:18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一念無明》劇照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一念無明》劇照

梁振英常把各類問題歸咎於土地不足,至今仍然不擇手段地盲搶地。然而,我們不能否定土地問題之切身。半年前,我城再度登上國際榜首,成最多人婚後不同住城市。蘋果引述金融時報分析,也和梁一樣,指是住屋問題,然彼等知一不知二,非事實全部。今在下嘗試剖析,由於每個家庭情況不同,而有小孩者仍然分住實超反傳統,故本篇集中討論此類「家不成家」的「家庭」和出生率低的原因。

吾等八十後小時候,還是男主外,女主內,父親一份工作足夠養活全家(指基層工作,我父親便為物流運輸工人),媽媽照顧小孩,放學總是來接我們,而且,當年沒有聽過「獨留兒童在家」會被判刑案例,大部分同學可以父母買餸時,獨留在家做功課。

問題來了,今天絕大部份夫妻二人也要工作,因為一個人工資也僅僅夠養活自己,十對夫婦,十對不是把孩子交給父母照顧,就是著家傭看管。我曾談及基層之樂,然要養活孩子,基層薪水,根本不可能足夠,我在中環金融區工作,人工全清潔行業之冠,但起碼一半同事做多半份,即每天加班四小時才夠生活。

廣告

即使有幸上到中產專業如教師,名義上,一般三點半放學可離開,但實際上,即使「放工」回家,改作業之類是常識,根本沒有所謂親子時間。兒女如哭鬧,更隨時變成家庭暴力,而且今天只要批改稍有錯誤,隨時被人上載網路公審,飯碗不保。孩子責任,自然交給別人。另一個原因,當然是害怕干犯上面刑法。坐牢還是其次,最怕法官認為沒有能力照顧兒女,將他們交給社署,送入男女童院。

見面時間也是問題,即使戀愛也希望朝夕相對。回憶九八至零三,樓市大瀉之時,不少同輩拍拖即同居,因為當年舊樓一房單位,月租三千可以有交易,今天環境惡劣的百呎劏房也起碼四五千。

廣告

我相信人人也希望買樓,但買「不能關門廁所」式豪華劏房或租兩房單位,理論上,心智正常者,必選後者,但租約數年調整一次,隨時又加一萬數千。反而分開與父母同住,單是省下租金,已經足夠一個月消費。

誠然,不是每份工作也要加班的,若交給父母,晚上到他們家接回,時間七除八扣,除了睡覺,相見沒有一個小時,根本和分住無異,我們雖是廢青,但還懂計算相聚時間。既然同居和分住差不多,當然選擇省錢分住。金融時報謂吾等年輕人為了多點金錢玩樂而與父母同住。是的,他們調查有根有據,但上面提到租金人工問題,已然解釋到非事實之全部。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夫妻有魚水之歡,行房之樂,不乖倫理,合情合理,實屬正常。然而,如果有小孩同住,沒有房間隔開,難道來個「發育前親子性教育」?不如教他們安全套是什麼?好嗎?所以嘛,即使同住,要享受床第之樂,也要把小孩交給父母。是的,我當天質疑游小姐言論,提出租時鐘酒店便宜,但上面提到,獨留兒童在家,會干犯刑法,而且,六合彩不見我們中,兒童出事,非同小可,隨時因為一次性愛,「一扑足成千古恨」,抱憾終身。

即使地產商,邱德根後人也不諱言,住那些百呎豪華斗室,離婚機率也較高,加個小孩,更不堪設想,怪不得有網友曾言樓房可能會像日本以前,要供兩三代,被人神回覆:「還有下一代?」連居住環境好十倍的台灣,也出現少子化現象,港人不生育,不是沒有原因的。

曾有意見領袖言及,十八歲中出女友生小孩可以拿公屋,但請喝杯水,冷靜下來。今天隨意一份基層工作,也超出申請收入上限。沒錯,可以拿綜援等上樓,但 2015 年, 3 人家庭拿到的,不夠萬二,而且綜援人士不斷被妖魔化成懶人,偷偷出外工作被捕,也被目為活該。我想問,萬二元,一個普通人也無法生活,何況三個?呼應文章前面,有小孩必要兩個人一起工作才能養活,基層要日做十四小時,中產回家繼續無償努力,相信出生率低原因,不言而喻。

有朋友為四人家庭也要等六年,即使臉皮成呎厚,忍辱拿綜援,但六年沒有工作紀錄,以後有人聘請機率,接近零,而且更受到他人白眼,冷言冷語。

自己可以承受冷嘲熱諷,孩子呢?教書時,我曾見過窮學生被欺凌,毆人者邊打邊說:「我爸爸養你爸爸,你們欠我們的!」現在不止聖經的「民攻打民,國攻打國」,連小孩也攻打小孩。

我不敢否定還有男主外,女主內家庭,事實出生率是「低」,而非零。的確有一人養活全家同住中產,而且可以三個小孩,但比例真的少得可憐。

為人父母恨抱孫,人之常情,但今天環境如此,即使生出來,不造成悲劇,也會變成「家不成家」的畸形家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