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嬲爆香港

2016/5/29 — 22:15

香港宣傳自己是好客之都,我一直不相信。香港從來都是趕客之都。

常光顧的茶餐廳,那位坐在收銀機旁的老闆娘,從未見過她笑。午市繁忙時間,站在門口等安排座位,無人理會整分鐘,自己找位置,隨即惹來一聲喝罵︰那是四人坐,你坐那邊!

還未坐穩,一位侍應來抹枱,我閃身挨後;背後另一員工又罵︰坐直呀,撞死你呀!未幾,碟頭飯以擲鐵餅的姿態突襲成功,麥嘜故事中的「擲蛋撻」神技絕非傳說。

廣告

還有,食炸雞係「食好嘢」?

某商場,炸雞連鎖快餐店;光猛紅色主調的裝飾,一踏進門,感覺不妥,就是有股低氣壓。

廣告

排隊人龍很長,服務員動作很慢,面容僵硬,眼神空洞,想見到笑容?實在太苛求。在這角落,由排隊的顧客,包括我自己,到所有工作人員,無人笑,都掛着一副臭臉。

桌面上杯盤狼藉,看似清潔工的職員,坐在一旁吃炸雞,相信是炸雞店的膳食福利。她倚在牆邊,一臉不忿,自言自語,手上抓着一塊炸雞,狠狠地咬一口。

旁桌,一對父子相對無言,對着電話打機。全間快餐店的食客,都一副漠然的衰相。

誰在開開心心食炸雞?大概就只有大台收錢叫藝員盛裝咬炸雞那台戲。

噢,有,有一桌外傭,只有她們大聲談笑,還拿着雞塊,自己一口,手機facetime裏的家鄉朋友一口,開懷大笑。

另一晚上,附近一家連鎖麵館,我當天吃素,點了清菜煨麵,卻來了雞絲煨麵,請侍應換了,換來的一碗,熱湯深處,還有很多肉絲,我明白,不浪費是美德。但是,也請了待應來,好言相告,若是我真的在齋戒,這碗麵就叫人破戒了。待應呆望我,似乎聽不懂,沒有反應,沒有說聲不好意思,也沒有笑容;這家麵館的侍應,從來不笑。

而且,這家麵館,收人小費茶錢,卻從來不主動幫客人添茶;終於添茶的時候,有一位侍應,就愛把茶壼夾在腋下,為你倒茶。一定是茶壼太重了。

是的,我明,打工仔出賣體力時間,換來很低工資;我明白,笑容有價,人工係唔包的。

轉眼讀到,「全球微笑報告」數字,香港服務業人員的笑容,在六十個國家地區中,排行包尾。香港人的臭臉,絕非浪得虛名。

臭臉有理,四個數字,香港排名世界冠軍,簡直是香港的靈魂。

第一,香港人全球工時最長。去年發表的統計,但每次見到都叫人心傷,專業人員,每周工作超過50小時,遠超第二、三位,更遠超日本北京,巴黎人則只是31小時。

香港人很勤力,工時長,但生產力高嗎?不算。以每小時所得GDP來計,香港人全世界排23,低過「唔使做養懶人」的法國(排第五),代表甚麼?工時長,不見得有效率,不見得高增值。

標準工時委員會,是屆政府最佳騙局,一個假動作,蹉跎三年,然後資方傭主們大大聲說,設立標準工時會降低競爭力,明明白白告訴大家,香港的競爭力真悲哀,就是建基於剝削工人,不停超時工作,才能保住所謂增長。

日日做到無停手,就能安居嗎?第二組數字,計算「買樓難」,上次傳媒廣泛報道的指數數據,是 ‘17’,最近一個,已升到 ‘19’,甚麼意思,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中等入息家庭的收入,不吃不喝不用一分錢,要儲多少年才能買到一個中等價錢的單位。在香港,答案是19年,比起全世界排第二的悉尼 (12.2) 或溫哥華 (10.8),又是領先大半條街,香港人是樓奴之最

當然,又有人會說,人生不一定要買樓。說這種話,又沒有置業困擾的人,大概有幾種︰一,準備一世住公屋又樂意同父母住一世的孝順仔女;二,不一定要買樓,因為父母一早為你買了樓;三,特別有錢的人,最少,不論滄海桑田,七老八十時,仍然肯定自己有餘錢交租的人。

香港好有錢,GDP很高,第三組數字,來自bloomberg億萬富豪榜大數據遊戲,每天同你計住富豪的身家,最新的數字遊戲,香港十大富豪,加起來的身家,佔香港GDP的35%,又是領先得離行離列。當然,這數字不是代表35%的錢都給十大富豪賺了,但亦可見大富豪家產的影響力,遠超其他經濟體。

最後一個數字,香港人很熟悉了,香港連續22年成為世界最自由經濟體,很自豪?最極端的自由經濟體,意味着對勞工較少保障;富豪開心錢搵錢,稅率低,炒樓炒股賺的錢不須交稅。結果,香港人全世界工時最長,樓奴指數最高,貧富懸殊最嚴重,成為全世界最臭臉的人,也就理所當然。

***   ***   ***

(繪本版︰香港電台《頭條新聞》)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改寫加長版)

連結:潮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