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8/12/11 - 10:49

學思達亞洲年會 開拓中小學教師視野

前日2018年學思達亞洲年會結束,這場雲集臺灣、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及香港等地的教育學術會議,無論前瞻及實務兼備。對筆者來說,年會針對三個範疇開拓中小學教師的視野:一、未來教學發展;二、教學形式革命;三、交流教學技巧。

未來的教學,人工智能會取代不少行業。一些重複、沈悶及低技術的行業,將會慢慢被淘汰。在教學範疇而言,今日Google已經開發自動評改功能,多項選擇題及簡單的填充題,不需一秒,成績已經呈現眼前,最多人答對及答錯、各班表現及最高與低分數也會迅速計算出來。上年,中國河南曾經比較人工智能與真人教學的表現,結果人工智能先勝一仗,這件事反映部分的教學工序將會取締,真人教學將會面臨挑戰。

然而,年會的研討過程中,一針見血的指出人工智能並不具備價值觀。這種價值觀,必須由教師親自向學生灌輸,包括憐憫之心、公民意識及道德價值等。若果沒有這些元素,我們不難見到繼續有憑藉建平台、賣假貨的財閥出現,也會見到更多改造嬰兒基因的科學家在世上欺世盜名。所以,無論人工智能如何超卓,教師始終是教學的靈魂人物。

廣告

無論兩岸三地的考試制度,間接製造一代又一代的填鴨。然而,教學內容繼續暴增,課時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如何突破教室的藩籬,讓學生建立自主的學習、思考與表達,不僅讓學生畢生受用,還可以提升教學質素,所以「學思達」就是針對以上各點提出的教學法。「學思達」由教師草擬問題、學生尋找資料(自學)、課堂小組討論、學生匯報成果,最後由老師點撥。根據「學思達」的理念,教師或需設計上中下等難度的問題,以便兼顧學習差異。

受制於香港公開考試制度及教師的龐大工作量,教師或未能製作講義。第二天的年會中,真道書院的代表老師便以錄製影片代替講義,將翻轉教室的元素融入在內,這種方法亦確實可行。第一、教師可以直接指出內容重點,有助學生掌握課題;第二、影片可以重複翻看,無論備課、測驗、考試,甚至公開試也可借以溫習;第三、課堂有更多空間進行深度討論,有助灌輸道德價值觀念。現在科技的配套,包括平板電腦、雲端設備及YouTube頻道等,均有利教師與學生以至跨校交流,促進專業發展。

年會中舉辦了觀課的部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公民課。由於臺灣公民課的課時不足,教師需要教導學生有效的閱讀技巧,以便消化大量講義。在觀課過程中,臺灣老師講授的,不僅是僵化的技巧,背後開拓學生的國際視野、公民及本土意識。相對於香港,比較偏向鍛鍊技巧,容易讓學生對閱讀產生厭惡,對我等香港教師來說,絕對是很大的提醒。

年會之後,無論是教育前瞻、教學形式及實務經驗等,三項重點,不約而同都提醒教師需要放下既有框架,接納轉變,才能讓我們的下一代得益。學,本來就是「覺」的意思,填鴨式教育導致學生將來不懂變通,只會照本宣科、缺乏創造力。整個香港都朝向創新之路發展,如有提供未來人才,就必須由教師開始,教學相長,不僅學生得益,對我們來說,定必亦受用無窮。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