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校課程檢討諮詢 非華語學生根本需求依舊無期

2019/10/23 — 16:16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封面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封面

【文:張鳳美(香港融樂會總幹事)】

政府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本年六月推出諮詢文件,並邀請公眾就其檢討方針及初步建議提出意見。報告主要希望整體檢討中小學課程,以提高學生學習能力、培養廿一世紀所需要的價值觀,及有效照顧能力殊異的學生需要。專責小組以此為目的,分就全人發展、價值觀教育、創造空間和照顧學生需要、應用學習、大學收生、STEM 教育六大範疇提出初步建議。專責小組雖然引述指出「…世界視野、公民意識和文化觸覺,這些特質和態度與資訊科技能力素養同等重要」,不過,通觀整份文件,在現有政策方向上,專責小組只以隻言片語慮及本地少數族裔,對其積弊以久,然亦至為根本的語言教育需求卻一字不提。表面上大力宣揚「文化觸覺」之重要性,同時對設定明確語言教育政策方向虛若委蛇,正是教育局對待本港少數族裔教育問題上的一貫態度。

諮詢文件輕輕提及,有需要盡早「培養學生欣賞中國文學作品和文言經典的能力」,而「同時必須採取措施,照顧不同文化背景的非華語學生的學習需要,並考慮他們應否學習課程中的文學和經典部分」。建議乍聽動人,然而若我們深入了解非華語學生的學習困境,此建議無異未築地基,便妄想建成華廈:連基本的語言學習都無法與正常學生接軌的情況下,談何「欣賞文言經典」呢?

廣告

融樂會雖歡迎教育局在此處提及「會考慮」非華語學生的需要,但在語言教育一環,非華語學生所需的關注遠非一句「考慮」所能帶過。一直以來,教育局以增加撥款的形式,向各間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學校提供援助,卻逃避制訂完整的非華語學生中文教育政策,將責任以「校本」形式外判給各間學校,一切課程設計交由學校決定。

如此一來,雖然每年教育局向學校撥款八十至一百五十萬不等,龐大資源依舊未能促成非華語學生銜接主流課堂。由於教育局從未特意制訂完備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政策,而現有的中文課程設計,亦一直未有照顧母語非中文的學生的語言接軌需要,前線老師既苦無一個客觀的階段學習目標為參照准則,亦無法照版煮碗,以教授母語方法教授非華語學生,只能依據自己學校的情況權宜施教,最後造成許多非華語學生的中文在小學畢業時已良莠不齊。順此一滾而下的結果,就是中學老師在面對一整班三十多人,有不同背景、中文能力參差的非華語學生的時候,為照顧語言能力最弱勢的同學,只能教授相應淺易的程度。

廣告

浪費金錢事小,虛擲學子中小學整整十二年光陰事大。於是,對程度較低的非華語學生而言,欠缺階段學習目標的框架,使他們無法根據一道完整、一貫的階梯拾級而上,順利掌握中文;而對程度本身較高的非華語學生而言,他們又無從一窺中文的堂奧,只能徘徊於重覆拖沓的課程內望洋興嘆。本來只要有合適的課程引導,許多學生都絕對有潛質達到本地高中學生的中文水平,應考中學文憑試,然後與其他本地學生一樣,順利透過大學聯招(JUPAS)步入大學殿堂,但如今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應考其他程度比較淺顯的中文資格考試。

筆者審閱融樂會獎學金申請的時候,眼見為數不少的非華語同學表示,不應因其少數族裔的身份、膚色而給予他們差別對待,給予較簡易的中文課程,更有同學明言,「較簡單或被簡易化的中文,在我們踏出社會後根本是不足夠的」。說穿了,是因為這種「遷就」,往往會成為他日融入香港社會的慢性毒藥。

不論是專責小組提到的種種偉大願景,「培養廿一世紀所需的價值觀」、「打好終身學習的基礎」,抑或是少數族裔學生「想融入香港社會」、「想入大學」的簡單願望,在香港,中文語言能力都是使這些種種目標成為可能的必要大前提。因此我們寄望,在是次教育政策諮詢中,政府能夠照顧到少數族裔更迫切的需要,如訂立「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教育政策、設立階段學習目標等等,從而協助非華語同學的中文接軌本地學生水平,此方為當下專案小組所真正需要的「文化觸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