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壓力真的比以前小?

2016/5/10 — 12:52

八十至九十年代初期,大部份小學是半日制的,小學生至少有半天時間做功課和玩樂。(資料圖片)

八十至九十年代初期,大部份小學是半日制的,小學生至少有半天時間做功課和玩樂。(資料圖片)

常常聽到人們說「而家學生已經好幸福,以前壓力咪仲大」,其實以前跟現在的學生承受的壓力很難比較。

現在的學生壓力大了還是小了?這個問題不好答,畢竟我們很難完全準確比較不同世代的兒童及青少年,討論只能根據有限的數據和個人觀察。

廣告

筆者是80至90年代成長的人,這代人現在就是新生代的父母——1980年出生的人,現在已經卅六歲,早結婚生育的話,孩子已經是中學生了。筆者成長的時代和現今學生面對的壓力有甚麼不同?以下是一些粗略的觀察:

一、學制及評核方式:

廣告

八十至九十年代初期,大部份小學是半日制的,小學生至少有半天時間做功課和玩樂。現在很多學校改為全日制,本來教育局的政策是盡量減少學生需要帶回家的功課數量,可是事實是學生少了半天自由時間,但功課壓力仍然沉重。早前教育局長吳克儉在立法會上引述局方通告,承諾除非學生有特別需要,否則要求學校在大部份情況下,須讓學生回家「零功課」。可是記者翻查教育局通告,發現指引並非如此(相關報導),證明吳克儉根本不熟悉自己負責的教育政策,而且那政策只是半年前以全港性的通告方式通知所有學校的。這宗新聞一出,家長們立即把孩子密麻麻的手冊功課欄拍照上載,說明孩子功課壓力有多沉重。

另外,以往的小六學生需要應考學能測驗,後來為了減少無謂的操練而取消。不過,後來小三和小六TSA的角色愈來愈吃重,成了學校的壓力來源,驅使他們加強催谷學生。催谷由以往小五小六的學能測驗操練,推前到小三已經操練TSA,學生壓力反而更大。最終引來家長反彈,迫使教育局修改TSA制度。

二、升學壓力:

八十至九十年代,大學入學率遠低於現在的約百份之十八(今年因為學生人數下降,應該會高於百分之十八),加上其他大專課程,大部份青少年也有機會取得大專學歷。理論上壓力是小了,可是父母及社會的期望也不同了。過往的社會比較能接受青少年考不進大專便出來工作或接受職業訓練,中三、中五已經開始接受不同的培訓,然後投入職場;現在的學制,一般學生都會升級至中六,家長更不接受子女提早轉讀職業訓練為主的學校,即使不適合,也被迫硬著頭皮「捱」至中六。

三、中產化社會:

過往的社會未「中產化」,這不只是指中產階層佔人口比例,而且是一般市民開始以某種「中產方式」教育下一代。這種「中產方式」,用另一個說法,是所謂「贏在起跑線」觀念更深入民心,愈來愈多家長十分著重子女的履歷表,令他們日後在幼稚園、小、中學面試更有優勢,於是大量興趣班、語文班、樂器班、面試班大行其道,到了中小學階段,不少學生放學後仍要上補習班,現今孩子面對的壓力隨時比以往的孩子更大。

四、教育精英化:

這一點與上一點是相輔相成的。家長對所謂名校趨之若鶩,由幼稚園開始到中學,無不希望子女能夠擠進最有名的學校。教改的時候,政府放寬了直接資助(直資)條件,吸引傳統名校由津貼轉直資,名校轉了直資之後,不需要加入小學及中學的派位制度,結果令一般家庭的孩子入讀門檻更高,履歷表、介紹信、面試技巧競爭更激烈。

列舉上述的例子,目的不是要批評任何人或制度,而是希望父母輩,以及做兒童及青少年工作的朋友思考一下現今的孩子面對的壓力是否真的比二、三十年前小。了解這一點,是幫助他們健康成長的起點。

 

(本文改篇自作者於《時代論壇》的專欄文章)

原刊於時代論壇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