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差異」面面觀

2017/4/17 — 15:31

資料圖片:香港華仁書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香港華仁書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霍梓楠@教育工作關注組】

香港華仁書院近日向外界透露擬轉直資的原因,是憂慮其直屬小學升讀該校的第二組別學生,接受英語教學時程度不逮,亦承認校方有考慮英中落車危機。校長指出,這些學生若接受英語教學,他們「可能付出很多努力,但每次收成績表都受打擊,他們讀第二間適合自己的學校,可能更有自信」。他又指出若學習差異太大,學校為落後學生「保底」也不能解決問題。

廣告

筆者嘗試梳理這些看法背後的邏輯:

一、學生付出過努力但分數依然低下,會令他們受到打擊;

廣告

二、教師對於該類學生幫助有限,於是得出結論:過大的學習差異不能透過學校層面解決問題;

三、所以,在普及教育下,理應存在學術水平不同的學校,有助學習能力不同的學生建立自信;

四、「港華」定位為一間提供英語教學的名校,所以英語成績較差的學生應入讀其他學校。直資計劃可確保這個定位。

不知道讀者對於以上邏輯有何看法?筆者整理千頭萬緒後,決定先從「精英班」制度說起。

為甚麼要有「精英班」與「弱班」之分?

「精英班」制度原意是方便教師安排適合學生水平的教學材料及活動,是解決「同級學生學習差異」的方法。教師任教精英班時,由於學生整體的學習能力較高、學習動機較強,所以教師的教學內容會較深入,較易推動成功的互動式教學活動;至於任教弱班時,教師的教學進度會因遷就較弱學生而較慢,如果班中有較頑劣的學生,教師對紀律要求會較嚴格,可能限制了學生的自由(例如他們較少機會自由討論及小組協作活動),但可確保學生在不受騷擾的環境中學習;為了打好他們的基礎,教師設計教學活動時,可能較著重抄寫或操練。某些學校會額外給予「補底」資源予弱班。

筆者須強調以上安排並非必然,只是指出面對跨班學習差異的普遍基本策略。再者,同班學生中亦會存在學習差異,教師須進一步思考有關對策。舉例說,對於弱班,隨著教師與學生逐漸建立好關係,或者學生已打穩基礎,教師可逐漸加入更多自主學習元素、需運用高階思維的活動;對於「精英班」,教師若發現有部份同學跟不上,他亦要考慮如何調節教學方法幫助他們。

如要最大化精英班制度的好處,教師如何藉學生程度及需要調節教學最為關鍵。不過現實是,部分家長未必領情,反而會覺得如果同級不同班的教學材料及活動不同,會造成不公平(主要原因是全級學生考同一份卷)。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是家長與學生會受「標籤」負面效應所苦,他們會覺得弱班就是「低人一等」。

分班之外,分數也是一種標籤。說回第一點,「分數高低影響自信」正是其中一種負面效應。解決辦法是否必然是「把他們送到另一間學校」?

別只以分數斷定學生的「價值」

校方與教師可以如何減低「分班」與「分數」的負面標籤效應?教師在日常教學中,能否鼓勵較弱的同學?例如,教師能否設身處地,理解學生努力過後,短期內未見進步的失望心情?教學時有沒有遷就他們的能力?

就算學生的測考分數較低,但他們有沒有答對較基礎的題目,或者做到試前教師提及過的重點,值得教師肯定?教師有沒有欣賞他們盡力應試的痕跡——滿紙的算草、在圖像上畫滿的輔助線、只差一步卻因大意導致失分的悲劇?筆者曾笑說它們雖然加不了考試分,但已在我腦內加了珍貴的「印象分」!可惜,他們看似不領情,大聲疾呼「印象分有鬼用」……

另一方面,任教「精英班」時,教師可否引導他們明白成績不是一切,不要以為成績好就可睇少所謂「弱班」的同學?透過高分來建立自信,其實是很膚淺的想法呀!

總言之,教師須向「付出很多努力但分數低」的學生傳達三個訊息:

一、教師不會只以分數評斷你的學習態度;

二、老實說,你的成績的確較本校其他學生弱。不過,每人的學習能力與長處也不同,教師理解的;

三、話雖如此,也希望你肯嘗試克服困難。或者未必與你的能力有關,可能只是你未開竅,或者未找到適當溫習方法。

這些叮嚀雖然不是萬靈丹,但至少可讓學習能力還未達到所謂「學校標準」的學生保持學習動機,努力學習本身也可得到認同及尊重。

為甚麼學校未能處理「過大的學習差異」?

至於第二點「過大的學習差異」,其實不僅是一條龍學校,其他學校也會面對同樣問題。社會人士可能認為「學校未能處理過大的學習差異」是學校推卸責任之辭。筆者嘗試回應他們:

一、你是否認為教師單純從「課堂教學技巧」就可解決這個問題?如是,那就是學校失職;

二、不過,筆者必須指出「學習差異」的成因可以是多方面的,不僅是學生本身的天賦與努力,也包括影響學生成長的家庭、朋輩影響、經濟因素等等。你是否期望教師透過與學生建立良好師生關係、照顧學生個別需要等方法,較有效地解決「學習差異」帶來的問題,甚至好好利用適量的「學習差異」推動學生協作學習?

三、如是,教育政策是否鼓勵學校讓教師處理上述工作?現時教師的工作量編配是否包括這類工作?現時的師生比例是否合適?

四、如果你同意現時政策導致教師沒有足夠空間處理「過大的學習差異」,那麼,你是否期望教師透支自己,還是應該推動改善師生比,又或者透過精準的學生能力分流,減少學習差異,減低教師教學難度?

五、如推動改善師生比,則須花更多公帑聘請教師;如採取「更精準的學生能力分流」,則又回歸到負面標籤效應的問題了。家長及社會願意合作減低標籤對學生的負面影響嗎?例如承認學業成績較遜的學校的價值(即第三點),批評這類學校為「垃圾」是錯誤嗎?

六、就算透過「能力分流」使現時的師生比足以解決學習差異的問題,那是否代表師生比不需改善?留意上述的「照顧學生的心理需要、建立良好師生關係」,絕不是單單為了解決「學習差異」而做!還是你認為只要學生成績合理就收貨?

教師釋懷吧!「學習差異」其實牽連甚廣

以上問題的確較粗疏,但若果能引起讀者思考,認識當中的複雜性,那筆者目的已達到了。「學習差異」同時存在於微觀(課堂教學、師生及學生間的互動)與宏觀(學校與教育政策)層面,它可以造成問題,也有機會幫助學生學習。社會經常高舉某些教育理想(例如「去標籤化」、「不放棄任何學生」等)對現况作出批判,卻忽略了前線教師的聲音,忽略實踐理想當中的矛盾及困難。

筆者亦希望與每天煩惱著如何處理「學習差異」的同工共勉——我們固然要磨練教學技巧,但亦必須明白,我們面對的困難,也可歸因於教育政策、社會環境等不是個別教師可控制的局限。

 

(P.S. 篇幅及知識所限,筆者不評論第四點有關轉直資學校的決定。此外,筆者接受師訓時讀過一科「香港教育政策與實踐」,撰寫此文時套用不少該科探討過的概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