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死亡 — 《令人著迷的生與死》書評

2015/10/2 — 18:36

【文:假言】

死亡,這題目令人生畏,卻無法迴避。很多人都想過生死問題:死亡是什麼?人有靈魂嗎?如果沒有,死亡又無可避免,我該怎樣面對它?我該害怕死亡嗎?死亡必定是壞事嗎?如果死亡是壞事,反過來說,永生就是件好事了? 

很多人對此想過、想不通,最後不願多想,畢竟死亡如此可怕,終日記掛自己終須一死,活在惶恐之中,倒不如不去思考,豈非更好?這也許是聰明的做法。但生命無常,死亡隨時近在咫尺、親朋好友的離世,總令人難以擺脫生死這終極問題。人無法逃避死亡,也無法逃避思考它。存在就會感到焦慮,因為死亡的陰影就在每個人的身後。 

廣告

如果你願意面對死亡,哲學家Shelly Kagan這本書《令人著迷的生與死》,將引領你深刻思考死亡的意義。這本書源自07年耶魯大學的公開課程Death。課堂上的Shelly Kagan如睿智的老頑童,穿著牛仔褲與布鞋,在講台上盤膝而坐,手足飛舞地講解死亡,像已無懼身滅。瀟灑自在的迷人風采吸引了許多學生慕名來聽課,也促成了這本書的出現。 

這本書基本上分為兩部分,一是形而上學,一是價值論。前者主要探討靈魂是否存在、個人同一性,以及靈魂是否不滅等問題。後者探討生命的價值、死亡的好壞、人如何合理面對死亡、死亡如何為生存者帶來啟示,以及自殺是否合理與道德等問題。 

廣告

也許每個人對這些問題本身就有各自的信仰與想法,但Shelly Kagan透過各種有趣的生活例子、思想實驗,更深入探討這些老生常談的問題,令你重新檢視自己的想法背後預設了什麼,它們又是否合理。 

譬如對於一些人來說,死亡是糟糕又不可避免,令人懼怕。但其實我們可以反過來想,正正因為死亡不可避免,你怎樣思考、面對它也改不了這事實,又有什麼好怕。死亡的必然性導致截然相反的心理狀態,哪種才更為合理呢? 

又譬如,信仰者也許能不怕死亡。但假如靈魂不存在,人死如燈滅,人又是否要懼怕死亡?信仰者假如失去永生的信仰,又如何面對死亡?作者Shelly Kagan在課程中不避諱地一再強調自己是唯物論者,不相信靈魂存在;但他不否認生命的價值,又告訴讀者永生並不像人們想像中美好。「死亡可能是一種解脫」、「死亡是老師,教我們學習生活」這些似乎充滿洞見、同時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老生常談的話,在讀完他整本書後,你將會有更深刻的新體會。 

雖然作者在唯物論的立場上很堅定,亦非對所有問題都有篤定的想法。例如,生命本身像中性容器的一樣沒有價值,負責承載我們生活經驗內容,還是它本身就具有價值?作者不妄下定論。又譬如,人死後是否可以在某個意義下延續生命(例如死後留名、影響下代),作者有時認為這說法自欺欺人,有時又認為合理,立場不定,最終把這些問題開放給自己與讀者繼續思考。 

這本書最精彩的地方是作者把「死亡」這巨大複雜的題目整理成不同範疇,再用各種生動有趣的例子,認真考量不同人生觀的理據,可謂「理性、完整與深刻」兼備,不像坊間討論人生哲學的書一樣,沒有系統、雜亂無章,只講解自己的人生觀、死亡觀,片面乏味。 

即使讀哲學的人,也許對個人同一性與心靈哲學的討論耳熟能詳,但此書內容新穎有趣,仍然能教哲學人大開眼界。例如作者將柏拉圖「靈魂不朽」的論證整理得份外精彩與完備。作者在分析「如果我死後意味著我不存在,那麼死亡又怎可能對不存在的『我』構成壞事?」這古老的哲學問題時,引入不同形上學原則,展示這些理論各自的困難。內容絕對不失哲學的嚴謹與旨趣。

令人可惜的是,雖然中文版的書商將它與桑德爾的《正義》齊名;但在中文世界裡,這本書似乎沒得到讀者相同的關注與回響。我認為這本書的趣味與精彩程度不亞於《正義》,故特意寫這書評,誠意推薦給大家。 

最後,說一個令人難忘的真實故事。Shelly Kagan多年前有一位學生是癌症病患者,只剩兩年多壽命,卻選擇繼續完成學業。那位學生每星期準時來聽他的課,聽他討論人無來生、終須一死,直至病得無法再回校聽課,只能在家中靜待死亡的來臨。當時學校老師面臨抉擇,他的學業中途停止,到底應否讓他畢業。幾經波折後,耶魯大學趕得及在他臨終之時,派員親自到他的病榻前頒授學位,完成他人生最後的一頁。
 

作者簡介:關於我,只希望別人對我的文字有興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