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與尊重之間的平衡

2016/2/11 — 15:2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在開始臨床學習(clinical years)之前,我本來沒有足夠的第一手經驗,去探討「醫學生的學習」與「對病人的尊重」兩者的平衡。但最近看見/聽聞/經歷了幾件事,令我想紀錄下我這刻的想法。

首先,是在medic secrets看見一則投稿,是一位醫生說幾位醫學生在學習時忽略了病人的私隱和意願,令病人覺得不快。還沒有進入clinical years的我,不知道實際的情況會如何,但也隱約在醫生的字裡行間感覺到他的憤怒,和病人的無助。硬生生在得到病人同意前就講她的身體暴露人前,顯然是完全無視病人的尊嚴。

廣告

然後前幾天的一次家庭聚餐中,一位親戚說起他求醫時的趣事。他因為得了創傷性白內障,要做手術。他的個案比較少見,所以手術前竟有一行六七個學生,排隊輪流透過儀器觀察他的眼底。一直要睜開眼睛,難免眼球乾澀,但他沒有不耐煩,只覺每個學生都滿臉尷尬惶恐,在他跟前連說「不好意思」,挺有趣的。

最後是一個親身經歷。為了讓一班黃毛小子知道何謂「專業」(Professionalism in practice),我們有機會參觀位於一所GOPC(普通科門診,General Out-patient Clinic),並在旁觀察醫生的診症過程。本來窄小的診症室無端端多了五個穿著白袍、一臉茫然的學生,每位病人進來時都嚇了一跳。

廣告

其中一位病人是個七十多歲的伯伯,說有晚上尿頻的徵狀,我們即時就在腦海浮現起BPH(良性前列腺增生症,benign prostate hyperplasia)的鑒別診斷(differential diagnosis)。其中一個臨床分別BPH與前列腺癌(prostate cancer)方法是探肛檢查(per-rectal examination),意指醫生把手指伸進病人的肛門,透過感覺前列腺的軟硬,估計其病變的程度。

我們都知道,對於一個衣著整齊、神智清晰、走路不用使用枴杖的老人來說,被年輕人看見自己的私密部位是一件尷尬的事。他走到簾幕後,欲在檢查的過程中得到一點的私隱,卻在慢慢脫下褲子的時候被醫生一把拉開簾子。醫生跟我們說了聲「You can observe」,就開始進行PR的程序。我們四個女同學、一個男同學都感覺到病人的不舒服,所以扭過頭,只用眼角瞄看醫生的示範。

檢查過後病人匆忙離開,甚至連自己的雨傘都漏掉在診症室裡。

我不知道病人一開始同意醫學生觀察自己的診症過程,是否包括自己接受PR exam的程序。但我卻深切感覺到,醫學生穿上白袍,得到醫生的「認證」後,是擁有多大的權力。學生始終是初生之犢,病人讓我們在旁學習,其實對自己無利可言。但他們讓醫學生參與在自己的脆弱之中,只源於對學生的信任與寄望。

之前在大學的common core中一個語言學的課中,學到了醫生與病人在語言交流上其實存在強弱關係。其實語言以外,病人在醫學知識上、選擇權利上也是這段關係中的弱者,他們有些甚至不清楚自己有拒絕醫生的權利。要如何確保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同時尊重病人的意願與尊嚴,是我們這些醫學生要學的一課。但這是多少Medical ethics(醫學倫理)課都教不來的概念,唯有靠我們的自律吧。

註:medic secrets 鏈結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