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跳出四面牆 - 第二節「創新教育沙龍」文字記錄

2016/1/14 — 21:04

社區、大自然和電腦,也可以是學習場地,家長可以參與教育過程。那麼,師生和辦學團體的角色應如何調整?本節沙龍邀請救恩學校助理校長區翰霖、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程式實驗室總監及電子工程學系副教授張澤松,以及綠腳丫讀書會創辦人柯佳列,分享其理念和經驗,並討論這些創新教學模式如何影響及改變主流社會的學習模式與風氣,跳出課室四面牆。

由左至右:綠腳丫讀書會創辦人柯佳列、救恩學校助理校長區翰霖、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程式實驗室總監及電子工程學系副教授張澤松及教育燃新成員盧玉珍

由左至右:綠腳丫讀書會創辦人柯佳列、救恩學校助理校長區翰霖、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程式實驗室總監及電子工程學系副教授張澤松及教育燃新成員盧玉珍

廣告

區翰霖:教育,是給學生信心,自行解決困難

廣告

救恩學校因為率先宣佈取消TSA考試而受人注目。其實,更值得留意的,是學生本位的教學模式。區翰霖助理校長講述如何為課堂拆牆鬆綁。

首先是校舍。學校早前把幾個課室的牆拆掉,房間打通後變成學習中心和綜藝館。學習中心有四萬本書。這個格局容許全級一起上課和做習作。而多功能房間則支援小組學習。

班房的座位後移,騰出空間給學生近距離與老師上課。全校無線上網,不需電腦室,各個課堂也可活用資訊科技。

第二,小一的班主任教授大部份科目,老師更容易調動課堂,安排校外學習。學校又主動外出服務學習,以及邀請外界到校內表演,以及傳遞社區信息到學校。

第三,學校拒絕過量評核和考試,轉而運用課時在增潤學習週設立主題式教育,例如學生了解亞洲不同國家的節日,或者用舞蹈表達快樂等。

區老師認為考試這類總結式(summative)的評核,對小學生的益處極其有限,徒令學習變成只有分數,只有對錯,只有喜憂。他鼓勵學校多用進展式(formative)了解學生強弱。老師需要清楚教學理念。

第四,老師要細心觀察學生行為,評估每一項措施對學生的影響。學校探索如何真正做到因材施教。每位師生也填了問卷,從而了解其長處,按性格展現優勢,肯定自己。

最後,學校努力跨過地域限制。校長會親自跟六年級整級學生上世界公民課,了解值得關注的世界議題,學生公開討論,擴闊眼界。老師也會在學期完結後,到北歐與學校交流。以上的改革,不少就引入自北歐的教學模式。

在小學做了這麼多改革,但學生最終可能回到主流中學,畢業生能否難以適應。他回應,未來世界我們難以預測,學校能做到的,是希望他們獨立面對問題:「與其擔心適應力,不如給他們信心,讓他們面對困難。他們畢業後也會回來跟老師分享心事,有需要時就回來學校尋找支持。」

張澤松:學習編程,有助自身專業發展

張澤松博士(Ray)相信,人人也有能力,有機會學習編程。編程不是科技人的專利。

他舉例,在十月數碼港的Hour of Code,其中一名編程導師只是十二歲。沙龍進行的那個星期,是世界一年一度的Hour of Code運動,超過1.9億人花至少一個小時學習編程。

學習編程並非要每個人也成為電腦程式員,而是希望每個人懂得運用編程發展其行業,例如判斷某個程式和功能對工作是否有用。在英國和其他地方,編程已納入正規課程。懂編程,就如學中文英文一樣,是基本學習要求,應付基本生活需要。台灣大學構思幫助人文科系學生,下學期起推動「CS+」(computer science plus)。例如中文系學生要學電腦程式語言、圖文軟體,幫小說設計情節和動畫。

Ray是香港城市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副教授,也是應用程式實驗室(CityU Apps Lab)總監。Apps Lab 在2013年成立,旨在培育科技創新思維,研發有益社會的應用程式,以及提供各項編程工作坊給公眾。部門在2014年底開展香港的The Hour of Code,在不同地方免費體驗一小時編程,例如透過遊戲學習編程,控制角色行動,學習過程變得有趣。

學編程,最好是一起學,邊學邊教。Ray任職的城市大學AppsLab,過去曾教授英國領事館職員、長者、醫生、在囚人士、大中小學生編程。部門最近成立一個叫ASP的計劃,連繫中學和小學,在校園教授編程和展現科技成果。

更重要的是,學會編程,有助培養學生邏輯思考,解決問題,以及研究、發明和教導別人的潛能。你預備好沒有?

柯佳列:我們不是創新教育,只是做回基本

柯佳列(Kenny)是綠腳丫讀書會創辦人。沙龍邀請他分享綠腳丫如何創新教育,不過他說綠腳丫強調他們在做教育的基本,即是閱讀。

跟區老師相若,Kenny認為教育的功能,是幫助新一代學習生存。生存不是指在人際競爭中勝出,是指能夠面對環境轉變。而繪本圖文並茂,很方便親子共讀,有效傳情達意,擴闊思維。

早在1998年,教育局課程文件提及從閱讀中學習,可惜Kenny認為課程目標未能追上時代,只在增進語文層面,而非培育品格。

他又舉例,2005年,重返大自然是世界各地教育主題。2013年,世界進而推動食農教育。偏偏香港絕大部分學校沒有認真針對過度城市化,人與自然失去聯繫,食物風險等迫切議題。綠腳丫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補足這缺失。

除了閱讀繪本,綠腳丫的參加者還會閱讀人,閱讀土地,大自然,家庭,等等。大人帶小孩主動關注社區,認識香港,再培養成為世界公民,從參與活動觸動心靈。這衍生不同讀書小組。

綠腳丫選了二百本書,題材包括世界事務,公民權益,個人充權,自我肯定等。活動走入學校。其中一次是在八鄉中心小學。Kenny憶述,義工舉辦茶的生命教育,我的社區地圖等。每次有一些主題書,包括勇氣,學校與周圍,認識社區,社區與我,社區到世界,世界與我。他很高興完成計劃後,小學承接繼續活動。

綠腳丫的活動不靠政府資助,資源來自家長以及有心人支持,例如贊助書本和地方辦活動。

總的來說,綠腳丫的工作包括閱讀、體驗和服務三個部份,目標是透過繪本促進親子閱讀,把兒童的活動回到家庭和社區,慢慢改變社會,成為世界公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