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者、官大人和兇手

2016/6/28 — 14:3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阿佛王子 @進步教師同盟】

剛過去的六月第三個星期再有三位學生輕生,這個學年應該已經累計有三十幾位學童輕生了。究竟一個十來歲的人為甚麼要輕生?四十歲過後的人每天醒來都慨嘆又是跟昨天差不多沒有甚麼選擇的新一天,而十來二十歲的人可以每天醒來驚訝又是充滿可能性和無盡選擇的新一天,這就是青春之所以無敵了!學童輕生,按常理一點也不尋常。而這個學童輕生的數目突然在這個學年大幅飇升,更是令人擔心。

去年十月,已經有四至五位學童輕生,那時已經有人提出關注。直至2016年三月初,學童輕生數字已達一星期四宗,累計達廿多宗,幾近失控。在各界施壓下,三月三十日政府成立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由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教授擔任主席,成員包括學校、家長、青年、學生代表、包括醫護界、社福界專業人士及不同政府政策局及部門的官員。當時教育局計劃半年後出報告,新聞界追問下才承諾三個月後會出中期報告。教育局亦即時對每間學校的家長教師會發放港幣5000元,讓學校可按校情舉辦活動給不同持分者,也會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作處理學童心理健康危機的講座。

廣告

港幣5000元究竟可以做甚麼?一個比較好的講者一節可以用上4000元,學校花了錢還要寫報告給教育局。官大人可能盡其責任以免公帑亂花,但面對危機未免令人覺得連杯水車薪也要斤斤計較。至於教育心理學家到校,短短半小時只是說如何識別和處理高危學生。要對症下藥,應該在教育專業以外增加其他專業的服務,小學並沒有一校一社工措施,中學社工也不是一週五天在校,一位教育心理學家要服務七間學校,改善目標也不過是一位教育心理學家服務四間學校。若果有需要轉介學生尋求醫療服務,某些區域的公營醫療服務需要等上兩年,對於發育中的學童,心理健康若不即時得到支援和介入,可能影響一世,莫說賠上一生。

最重要還得看數字,這些措施對症下藥嗎?有效嗎?「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主席葉兆輝先生曾經強調學生自殺數字比世界其他地區少,這句看似客觀分析的說話令人倒抽一口凉氣。學童輕生一個都嫌多,單是六月第三個星期已經三個個案,有誰可以凉薄地標示措施效果「令人滿意」?那麼,委員會的中期報告呢?相信很多有心人心急如焚,希望盡快有個初稿讓大家參與討論如何應對危機,還學童身心靈的健康發展。可惜,中期報告連樓梯響聲也聽不到。

廣告

不過,也不應對中期報告抱太高的期望。葉兆輝先生作為委員會主席,不只一次煞有介事談及在本學年眾多學童輕生的個案有其個別私人原因,未有足夠証據顯示與教育系統的直接關連。奇怪!在死因庭未有開的情況下,葉先生如何得到各位死者的資料,難道真如傳聞葉先生單方面藐視死者及其家屬私隱獲得警方向死者家屬錄取的口供?誰有權發放此等訊息?而最令人髮指的,是如此細看每個個案為個別時件,並辯稱為偶發性,根本解釋不到為何這個學年學童輕生數字如此急升,不但欠專業和客觀性,更有隱瞞教育系統可能出現問題之嫌。

教育局最近頻頻舉辦正向教育硏討會,內容跟早前由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通過的動議要求教育局在每所學校推行的休整日差不多。名字一點也不緊要,今天要求官大人有多點宏觀、遠見和胸襟似乎有點奢侈,最緊要是活動的目標和內容,學生才是主體,真正的資源配合是必然條件。高姿態地充耳不聞,表現無心無肺,回應傲慢無禮,已經是一種反教育。若果為了面子和逃避責任,而漠視良知只做些似是而非的事情,加重了已經嚴重超負荷的前線教育工作者的工作壓力,也無助解決學童輕生的問題,官大人等同殺人兇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