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術界更應站出來支持公眾諮詢 — 回應〈論制定公共衞生法規的必要性〉一文

2019/2/27 — 10:27

電子煙(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電子煙(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一直以為電子煙等新型煙草產品全禁議題都是「票房毒藥」,沒甚討論空間和價值。幸好有兩位來自公共衛生領域的學術友好撰文回應,延續這個重要但似乎形同道德是非對錯鮮明的政策討論。當然,我並非來自公共衛生領域的研究人,沒資格在這議題上班門弄斧,我認同兩位友好在文章提到政府透過政策制訂和立法過程,介入公共衛生議題的必要性,不過前提這些政策和法例都需要經過公開透明、公平公正的諮詢程序,以及確保將來法例的執行範圍和刑事起訴定義清晰鮮明,不應留下灰色地帶。而今天的法例修訂,就正正不符合上述的要求,連最低標準的公眾諮詢也沒出現,又何來程序公義?

不是所有的規管行為都要跟威權掛勾,嚴重罪行如殺人、搶劫,到公共衛生相關的罪行如亂拋垃圾、隨地吐痰,這些行為影響最基本的社會秩序和道德標準,當然要透過立法、執法行徑規管和處理有關問題。不過,誠如兩名友好所言,禁售、禁食電子煙和其他新興煙草產品本身就是複雜的政策問題,並非以威權化政府之名就能被概括,同時更不能以單方面、簡單的道德勒索行徑,就綁架整體民意繞過正式諮詢程序來處理這樣複雜的議題。所謂的威權化,就是一味強調目標和道德標準的必要,成為推動政策和法例的依據,但過程並無民主參與和決策機制的出現,今天的修例問題就正正如此。

大家都必須承認,不論傳統煙草製品,還是電子煙等新型煙草產品,均對人體健康構成影響,但始終有程度之分。相比傳統煙草,電子煙、加熱煙對人體健康影響較低已是多個不同研究報告的發現,當然這也在學術界引起巨大爭議。對我來講,全禁電子煙、加熱煙等新型煙草產品,而不禁毒害更深、影響更廣的傳統煙草產品,更似是「不捉麻鷹捉雞仔」,背後政策邏輯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同時,所謂「銷售」、「分發」定義模糊,假如有人因為戒煙而想轉售手頭持有的加熱煙彈,又或有人為了取得電子煙油而請其他煙油持有者吃飯,甚至有煙民請另一名加熱煙民吸加熱煙,又會否墮入「銷售」、「分發」這些法例所禁止的行為定義當中?似乎今天的法例修訂,仍未能回應上述的疑團。

廣告

今天政府修法所引發的爭議並非單純支持、反對的問題,而是對政府和部分政客「多重標準」的不滿。一方面,政府明知酒精有害,又致力在香港寬免紅酒稅,推動有關產業發展;另一方面就以新興煙草製品對健康有害為由,要全面取締、全面禁絕。只許富人飲酒,不准窮人吸煙,又是否同一標準應有之舉?在推動修例時,創黨時以法律專業人士為號召,以堅守程序公義為核心理念的政黨,在近日《逃犯條例》直斥政府道德綁架,倉卒修例破壞一國兩制;另一邊廂卻支持政府在未經公共諮詢下,就將新型煙草產品規管政策方向完全倒轉,連基本的公眾諮詢程序也不再堅持。立場不同時就要政府公共諮詢,立場相同就連諮詢都可以完全省卻,這個政黨所堅守的又是怎樣的一個程序公義?「公我贏,字你輸」,也是彰顯公義嗎?

相比全禁或全面放寬電子煙、加熱煙等新興煙草產品,政府其實還有很多選擇更以規管,就如收緊煙草政策,訂立時間表全禁傳統煙草售賣,又或是禁售含有尼古丁成份的電子煙、禁止商戶售賣水果味等具吸引力味道等煙酒,以至設立吸煙區、吸煙室,控制煙民吸煙對周邊人士和環境等影響,禁止「火車頭」這類吸煙行為等,都是可行而肯定獲得大多數市民支持的方向。只有公共諮詢的過程,才可以令不同持分者表達他們的意見,令政府可以制訂全面而有效、獲大多數人認可的控煙政策。

廣告

誠如兩位友好所言,「在制訂公共衛生政策時,政府應增加透明度,公開諮詢不同持份者之意見,亦應就立法細節多作推敲,倉促推出政策或會適得其反。」因此,學術界、專業界既然認為「真理」就在自己手中,又何不聯手要求政府啟動公共諮詢程序,讓不同持分者可以真正就議題發表意見,完善整個法例修訂和控煙政策?相信兩名友好也會同意公共諮詢的出現,才可以達到收窄社會分歧,增加政策透明度的目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