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香港 我們究竟守護什麼?讀《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有感

2016/11/22 — 15:12

《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封面

《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封面

【文:朱永基(香港公開大學李兆基商業管理學院高級講師)】

早前一位華裔的《紐約時報》都市版副主編 Michael LUO,於紐約曼克頓大街上,被一名衣著光鮮的白人女子擋路,被喝令滾回中國去。這名副主編既不是遊客,不是留學生,也不是新移民。畢業於哈佛大學的麥可是一名優秀新聞從業員,於美國土生土長,本年更帶領其團隊在入圍普立茲獎角逐三個獎項。不管他如何傑出,在他本國有何等貢獻,出生至今,總要因膚色而被部分白人定型、冷眼、侮辱,受不平等對待。他在安身立命的本國總帶著一種異己感。我們讀過這類種族歧視的案例,固然我們會替他感到不值,偶爾也為能活於這個「自己地方」免受歧視,額手稱慶。

廣告

香港乃歧視之都

於美國土生土長的華人Crystal CHEN,也因為一句「滾回他媽的中國去」,六年前跑到香港工作,一心想著在這個華人為主的國際都會工作生活,能免受歧視之苦。耶魯大學畢業、能操一口地道美語的她,在港生活首幾年嘗盡甜頭,在職場上、在社交生活圈子中大受歡迎。在這幾年間,他見證著菲律賓、印度、巴勒斯坦、斯里蘭卡裔同事和朋友,如何被無視、被排擠、被不公平對待。另一邊廂,她也見證香港華人是如何優待白種人。這六年生活,她漸漸醒覺自己沒有逃離充滿歧視的世界,身處香港,不同的,只是角色轉換,從被歧視的位置,向上移至被恩待的神壇。而她內心對「平等」的執著,喚起她對「何處是吾家」的反思-她的家不在此、不在那,不是美國、中國或是香港。她的家,就在她所愛的人當中,也在理應肩負的工作之上,並心中所繫之價值。

廣告

對自己坦白吧,我們都善於按膚色、種族、年紀、性傾向、宗教,把一群人標籤區分,據說這是種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把人的某種特徵粗略加上一些意義,化繁為簡,好讓自己更快作出是敵是友的判斷。然後教育把我們拉了一把,開啟我們了解每件事情、每個個體複雜性、多樣式的智慧。

守護香港,我們要守護什麼?

隨著全球一體化,多元文化、文化共融也彷彿成為已發展國家、城市引以自豪的特性。可是,這個年頭「共融」與「區隔」的主張,在全球各地激烈碰撞,英國脫歐留歐如是,準美國總統多項充滿種族仇視的主張所引發的爭議如是,港獨、「香港人優先」的主張如是。一些政客、社會評論者、意見領袖要取悦群聚,二元化所有矛盾,非黑即白,非藍即黃,非友即敵,談包容就是「大愛左膠」,更有一邦人出來大談「基因論」,什麼小農基因、奴隸基因去譏諷、解釋、合理化對某一族群的負面標籤。此時此刻的香港,負面標籤日趨嚴重,譏笑「強國人」沒文化,國內到港的新移民就是騙綜援,非洲來的是假難民,少數族裔就糾黨搶劫。早前收到友人於手機轉送了一段錄音,說有南亞裔人持刀搶劫,連「差人都無晒符」,萬人接力把此瘋傳。

我明白部分港人現在的無力感,不管用和平的方法,又或以激烈的行動,申冤、控訴、對抗,仍難以守護我們原有的,珍而重之的法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廉潔公平的政商環境。其實我們都討厭欺詐、好逸惡勞、缺乏公德的行為,但這些不一定跟族群有關。但在對抗社會不公義的過程,為求鞏固群眾支持,要鼓動大眾去仇視某一族群人,我們會剩下一個怎麼樣的香港。

南亞小企業—香港本土面貌的缺頁

此時此地,《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出版及時,有助我們思考香港是什麼,從而思考誰是香港人,而香港該引以為傲的,又可以是什麼。畢竟,所謂「香港人」,現在指涉的,不單是原居民,也包括不同年代國內各省市流徙至港的華人二、三、四代,而南亞族群也早在百多年前在香港落戶。南亞族群作為香港人的少數,絕大部分香港人所知的,可能停留於「弱勢社群」的印象,對小部分人來說,南亞也可能是貧窮的代名詞。

《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是一份學術研究報告出版成書,卻示範了社會學的研究不一定曲高和寡。作者郭儉、羅金義對本地南亞族裔的商戶做嚴謹的田野研究,當中個案分享就是活潑跳躍的鄰居故事。此書先記載南亞族裔移居香港的簡史,亦對多元文化與社會融合的概念有深刻的討論,緊隨其後的章節是香港巴基斯坦裔及尼泊爾裔微企業的資料,在走訪了的二十二個微企業當中,詳細報導了有代表性的六個個案,介紹現時族裔經濟營商模式的利弊,也揭示當中常見對同鄉僱員作出剝削的現象。透過訪談當中的創業者,我瞥見似曾相識的故事,那種樂知天命、奮戰不懈的精神,有成功的、有仍在掙扎求存的,心底的敬佩,油然而生。

《獅子山下的南亞小企業》把現今香港本土面貌補充了一張缺頁,告訴你我在香港南亞族裔不都貧困,在他們營商的旅程,或大或小,展示了多種精神面貌,有篤信「願意努力就會成功」的刻苦精神,有自力更生不靠援助的志氣,有同郷互助互信互愛的精神。然後,你會發現,那是我們上一代逃避戰火至此,物資雖貧而鄰里有愛,各人拼搏求上的「獅子山精神」。

如果你以香港為家,並不曾對其他族裔的過路人有感,這本書是很好的導引,讓你從他們的視角體味生活、檢視自己、了解這地。

如果你認為各族裔本有異同,文化也有優劣,那麼請也不要把某一族群分得那麼粗略概括,這本書會向你展示部分南亞裔港人,如何默默耕耘,成了在港族裔經濟的一員,是香港多元社會不可或缺的部分。

如果你討厭那句「滾回他媽的中國去」,認為膚色、語言、習俗、出生地,並不決定一個人的價值,讀這本書會確定你的想法,作為社會的少數,在一個城市守法守禮,盡公民責任,也應獲得基本的了解及尊重。

最後,我們共存是實況,共融路仍長。要建造一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多元文化相互專重、欣賞的香港,願意了解是起點,而起點就在此書。

 

參考資料 / 申延閱讀:

CHEN, C. (2016, October 21). I ‘Went Back to China’ — and Felt More American Than Ever. Retrieved from http://foreignpolicy.com/2016/10/21/i-went-back-to-china-and-felt-more-american-than-ever-hong-kong-race-relations/

LUO, M. (2016, October 9). An Open Letter to the Woman Who Told My Family to Go Back to China. Retrieved from http://www.nytimes.com/2016/10/10/nyregion/to-the-woman-who-told-my-family-to-go-back-to-china.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