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老院舍輸入外勞非上策

2017/10/29 — 0:34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文:馮志豪】

行政長官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指出將會考慮於資助安老服務單位輸入照顧員,以應付現時安老業人手短缺的問題。無可否認,輸入外勞實在可解燃眉之急,可是此舉卻本末倒置,未能處理當中的核心問題。

目前本港長者院舍的人手空缺是10-12%,以統計處資料所顯示,30年後85歲以上的人口是現時的4.2倍,雖然政府的施政綱領是居家安老,但因高齡致身體達中度至嚴重缺損而需要入住安老院舍的長者都會不斷增加。根據社聯和業界的調查指出,目前一半的護理員年齡為50-59歲,行業的平均年齡是52.3歲,甚至有超過17.6%受訪的護理員的年齡更達60歲以上,可見在未來幾年,將會面對護理員退休的高峰期。人手需求上升,而人員的退休潮,令服務質素處於極大的考驗。所謂的「高齡海嘯」並非突然出現,政府和業界一直都對此十分掌握,可是由於政策的失調,造成了現時人手的短缺問題,若以為只引入外勞就可以完全解決問題,相信有可能會造成了另一場的災難。

廣告

現時人手的短缺原因,其中之一是基於撥款制度的問題,資助院舍隨著整筆過撥款的津助,打破了過往的薪酬基準,工資變成了「海鮮價」而令員工情願轉行;而私營院舍獲得的撥款卻又比津助院舍為少,根據最新的政府財政預算案資料顯示,每月撥款予每個私營護理安老院的宿位的運作成本少$3,144,試問私營院舍如何得到足夠的資源及吸引的條件聘請人員照顧長者。

私營院舍目前已經可以輸入外勞,大約已經有超過1,000名的外勞於本港安老院舍工作,可是當中良莠不齊,部份年齡稍高卻沒有相關的護理訓練,而且工資比低薪的本地員工更大打折扣。無論是本地或外勞,都面對著工作環境欠佳及待遇不理想的前題,導致院舍未能聘獲具質素的員工。相反,一岸之隔的澳門,所有安老院舍的前線員工都是曾在菲律賓接受護士和護理訓練的年輕人,並需要接受語言訓練以能與長者作出日常溝通,而且薪酬亦與本地員工看齊。筆者並非一面倒反對引入外勞,而是認為輸入的必須有一定的質素,以及不應剝削他們成為廉價勞工,否則受苦的只會是長者。

廣告

另一方面,雖然政府現時已經撥款推動「青年護理服務啓航計劃」,藉此鼓勵更多青年人投身社福界護理工作。過往筆者在大專院校任教長者照顧的高級文憑課程時,不少畢業生都不願意加入院舍工作,除了前述的薪酬和待遇問題外,最重要的是年輕人看不到前景,因為無論是起居照顧員或保健員,現時並沒有任何恆常的進升階梯,以及工作不受社會及家人認同,若年輕人希望得到其他的事業發展機會,要不就是去讀社工或是護士,但一來學額不多而競爭大,二來學成亦會離開前線工作崗位,事業成為「掘頭路」而令輕人卻步。反觀日本的安老服務,除了具醫學或專家訓練的工種外,亦有照顧領域的專業,如居家照顧員、介護福祉士、照顧經理等,他們多是在高等學校接受二年的訓練及經過統一考試而成,前景相對明朗而且獲得社會的認同,令年輕人願意留在行業繼續發展。

在未來日子,政府將檢討安老院舍條例,及推行《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為避免低待遇、低福利和低質素的惡性循環,政府應重新審視現時的安老政策,從人力資源比例、資歷、待遇、和長遠發展作長遠的檢視,以提供更優質的安老服務,使長者安享晚年。

 

作者個人簡介:一名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註冊社工,近年分別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社會工作及幼兒教育,現時於一所自資專上院校擔任學部主任。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明報、網媒和香港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