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完成未完的大學夢 與時並進 — 專訪 58 歲吳曼蓮學生

2017/9/20 — 12:20

「就嚟60歲,先讀大學,連學校老師都後生過我,真係估唔到。呢張係我張學生證,一張係瑪利亞書院,另一張就係暨南大學。」她是吳曼蓮(Amy),正在修讀社會科學系二年級的學士學位課)程。說到大學生活,Amy眉飛色舞,由O Camp結識的新朋友,上課學習的新知識,談到做present的挫折拆。但和其他年青同學不同的是,她今年已經58歲,是兩子之母,課堂以外弄孫為樂。

「如果我勤勤力力唔偷懶,我最大嗰個孫上小一,我就大學畢業啦,係咪好威呢!」

步入花甲之齡,早幾年會被人叫耆英,現在叫做老友記,還想要「威」?「我唔覺得我係老友記喎,只要你對腳仲行得,你就有得威!」

廣告

甚麼叫「威」,這個非一般的老友記,有自己的理解,「我阿媽咁多個仔女,其他人無一個讀大學,最叻都係中六,反而我喺最無可能嘅年齡做得到。」不管年齡,證明自己可以,就是Amy所說的,威。

講到家人,Amy的故事曲折卻熟悉。

廣告

如不少港人的父母輩,Amy小時候家境平平,八兄弟姐妹中,她是大家姐,八妹比她少十六歲,「我由五歲開始,就喺屋企湊細佬妹。」家中爺爺外婆也都要她幫助照料,整日忙著家頭細務,代價就是失去學習機會,「我八歲都未返過學,連幼稚園都無。」

這位家中大家姐,最終被送到教會辦的小學,但邊上學邊照顧一家老幼,小學一年級就兩次留班,「學校制度唔可以留班三次,要趕出校,就勉強俾我一路升上去,叫做小學畢咗業。」

那段期間,Amy還邊上學邊到工廠當童工,由製衣廠做到電子廠,普通工人做到指導,「當時先知道,有知識先可以向上游。」於是她跑去讀夜校,「果時先知讀書真係好辛苦。」求學的心有了,但生命又迎來轉變,兩名兒子相繼出生,Amy的求學路斷斷續續,最後中三程度也未能讀完,為生計、為家人,Amy的求學夢一再終止,一待就是數十年,直到學校之門,再度為她打開。

吳曼蓮

吳曼蓮

「就嚟60歲,先讀大學,真係估唔到,我真係覺得自己好好彩。」說畢,她爽朗地笑了。而激發她重拾書本的,竟然是兩名兒子回流和她同住,「佢哋同我講,阿媽,新人事新作風呀,」她形容當時的感覺,是年輕人「turn down」她數十年的生活方式,「特別係我個細仔話,阿媽你要記住,你係我阿媽,我要聽你講,不過唔代表你岩。」

面對「挑戰」,Amy以增進自己知識來回應,「我要話俾我屋企啲年輕人聽,我嘅人生唔係無章法,只係我唔識講你知。」於是她報讀中六,再毅然決定讀大學,而此前她只讀到中三,「學校老師幫咗我好多,令我終於完成咗中六,咁當然成績只係拉邊啦。」 Amy說得坦然,「因為我讀書唔係為咗搵食。」她要的,只是證明自己,「我好欣賞學校,老師真係好有心,我好記得,有個退休老師,義務返學校教英文。」

兩年多的學習,令她可以用社會學士學位的理論框架,和兒子解釋自己的人生歷程,和來自英國的兒甥討論社會兩極化,還讓她學會用年輕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年輕人要自由民主,唔被束縛,我就做返佢哋呢套,佢哋反而招架唔住。」

「學校要我寫聯絡人,我無寫兩個仔,一個後輩都無寫,」她這樣做除了免讓後輩麻煩,也有其他收獲,「我無去煩佢哋,佢哋反而會識自己埋位,佢哋想知,佢哋知我去O camp,會揸車嚟接我,借啲兒識下我啲同學仔,問下學校我點樣。」

香港人口老化嚴重,但長輩不時被年輕人視為要被照顧的負擔,Amy卻在學習和實踐中,找到另一種和年輕人相處的方式,「我唔係要俾人孝順、照顧,孝順、照顧就好似個無型嘅框框,框住你,咁你咪無晒自由囉。」

她相信人和人都要對等相處,才能坦誠溝通,最重要的是無論年齡有多大,都不要忘記做自己,「我要自由、自主,要有自己,唔係做阿媽阿嫲,係做自己。」持續的學習,令她可以在迅息萬變的世代,保持和世界同步,活出自己的人生,「我唔係生於呢個時代,都可以享受大學教育,俾到我呢啲熟齡人,一個補飛,跟上社會嘅機會,真係好好彩。」

若一切順利,Amy會在62歲那年,大學畢業,而她已經開始構想,到70歲時還可以學習甚麼,「如果要我形容,我會話,永遠處於變幻入面嘅就係我,預計唔到咁先好玩架嘛。」世故又充滿童心,吳曼蓮就是這麼一個不尋常的熟齡大學生。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