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完美的謀殺

2016/7/6 — 12:07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這是一場完美的謀殺,其佈局比起世上任何一部推理小說更精密、更完美,因為兇手不知自己行兇,受害者不知自己被害。兇案現場找不到任何兇器,也尋不到血和屍體,但是行兇確實發生了,而送命的是無辜的學生。我們只能靠冷靜的分析才能偵破兇案。

第一個兇手是教育官僚。他們是劊子手最忠誠的朋友,嘴裡總是冠冕堂皇,滿口仁義道德,事事說「以學生/教師利益為重」,但是胸中實無一策。他們鼠目寸光,只懂抄襲別人,卻沒有考慮好本地的文化土壤,強行移植別國教育制度的種子,最後種出似花非花、似樹非樹的植物人,使學生和教師似人非人。

教育官僚自詡是教育的先鋒,重視學生的身心發展,不過他們真正關心的,是他們的政績、面子和權力。當制度出現錯誤和漏洞時,他們永遠不會認錯,否認自己設計的制度是有問題。當學生和教師自殺,教育官僚不會承認自己是有責任的,因為這是否定自己,他們怎會否定自己?因為他們是權力的寄生蟲,靠吸食社會的血肉才可生存,否定自己就是放棄權力。他們目中所見的,不是理想的學生未來,而是乾癟的手緊緊握住的權力。他們視教育為擴展權力的手段,追逐學校的名聲,為的就是向別人炫耀。

廣告

教育官僚每年花納稅人的錢,外出考察和交流。回到本地時,總是忽發奇想,卻又舉棋不定,左抄右抄,又為確保他們的設想得到貫徹和證明自身的存在價值,便不斷擴大權力。最後教育官僚建立東西,表面是教育制度,揭開生鏽的外皮,卻是一台十分有效率的斷頭台,那鋒利發光的刀片,等著學生一個又一個上刑場。不過,他們自以為是正義,否認自己是幫兇,但實情是教育官僚的本質是反教育。

第二個兇手是那些權威至上,還有毫無熱誠的老師和校長,他們是執行斷頭台的劊子手。劊子手總是認為自己是偉大,但他們所做的,只是謀殺生命。他們如同教育官僚,皆不是以教育和學生至上,只著眼於自己的權威。他們不容學生的挑戰,也不想學生有自由的思想。他們理想中的模範學生是有良好行為,又聰明聽教,但他們從沒有聆聽過學生的聲音,也不想知學生所想,更不能想像學生擁有想像力,那些劊子手只要求服從,讓他們完成工作。他們告訴學生成績是一切,他們愛成績好的學生,他們將學生的未來成就與今天的成績掛勾,破壞了學生的自信。劊子手不關心學生的未來,鄙視學生其他的才能,因為他們本是心胸狹窄、胸無大志的人。

廣告

學生機智的眼睛能辨別誰是好老師,誰是劊子手,否則近年不會興起「教畜」這名詞去形容劊子手。劊子手視教育只是普通的工作,卻不知道教師比起醫生更重要。教師可拯救學生的生命,助他/她在生活中找到意義;或者毀滅學生的生命,使他/她迷失在生活之中。每人的根器都不同,你們這些劊子手憑甚麼去放棄不服從權威的學生?

第三個兇手是這場謀殺案最兇殘的,他們不會反省自己,他們認為自己是正義,他們是學生最信賴的人,他們對學生影響最大,他們就是相信「贏在起跑線」的家長。他們之所以是最兇殘的,是因為他們是以錯的方法去愛子女,又以愛之名,將自己的理想強加於子女上,並灌輸可怕的、摧毀生命的思想。他們要子女小時候就學習芭蕾舞、跆拳道、三文兩語等等,為的不是子女的全人教育,卻是為升學和自己的虛榮。這類家長為了自己的虛榮心,不但殘害小朋友的身體(順帶一提,德國禁止家長為六歲以下的小朋友參加任何形式的學前班),還灌輸了「為求目的,不惜說謊」的生活態度。

這個兇手,滿嘴大道理,說自己做一切都是為子女的將來著想,但他們所做的,正正是摧毀子女的將來。這些兇手可知道,你們子女的生命不是你們自己可悲的人生之延續,而是獨立的、創造自己生活的個體,你們為何摧殘他們的想像力、夢想和正直?小朋友信賴你們,將生命交托於你們,也愛你們,為何你們這些兇手反過來殘害小朋友?

這些兇手又說:「現實就是這樣,我也沒法子。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害我的兒女。」現實是你們的短視看不到小朋友無可限量的未來,現實是你們只教曉子女做個犬儒主義者,現實是你們謀殺了子女,使他們成為一個沒有靈魂的人。若果你們真的為子女的利益著想,請好好地愛他們,聆聽他們的心聲,讓他們感受世界之美和父母之關愛,而非要他們從小就要為遷就社會,學習如何失去人性和扭曲自己。正是你們這些家長,親手送子女到刑場,然後劊子手割斷連著斷頭台刀片的繩,「嚓」的一聲便割下學生的頭。

這場完美的謀殺,每一天都在香港進行,所殺的不是小朋友的肉體,而是他們的靈魂。小朋友在這樣的行兇教育,學不到求生技能,學不到做正直的人,更加學不到如何成就自己的生命。那三個兇手合力將學生本來充滿活力的、快樂的生命殺死,使學生失去自信,對生活充斥恐懼,不敢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這是一場沒有血的謀殺!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