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宗教社會學初探(三):馬克思和韋伯

2019/5/3 — 21:49

(圖左)馬克思、(圖右)韋伯(資料圖片)

(圖左)馬克思、(圖右)韋伯(資料圖片)

【文:莫哲暐】

上回講到現代社會學宗師 Durkheim 的宗教理論,今次就不得不提另外兩大巨頭:馬克思(Marx)和韋伯(Weber)。本來打算分兩章介紹兩人,但想到大家可能已經頗熟悉馬克思的理論,所以就決定「合併辯論」。

馬克思的著作中較少特別提及宗教,因為在其理論體系中,宗教只是其中一環。馬克思主義的中心思想,非常簡化而言,就是生產關係決定一切。誰擁有生產工具(means of production),誰就當家作主。無生產工具的,就只能聽命。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就是生產工具。擁有資本的人就是資本家,就是資產階級。他們統治並剝削無資本的人,即是工人階級。如此生產關係,就是一切的基礎。

廣告

而在基礎之上的,全部都是所謂上層建築(superstructure)。上層建築的作用就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維持階級穩定。宗教和教育、法律、文化等,本質上無甚麼分別,都是上層建築。宗教可以為人提供心靈慰藉,令人以為不公和壓迫是合理的,或將來會消失,繼而消滅被統治階級的階級意識和抗爭意志。因此馬克思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舉個例子:基督宗教說貧窮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對馬克思而言,這擺明是統治階級的 propaganda:叫窮人接納當下的困苦,期待遙不可及兼虛幻的天國。如此,那有人會起來革命?

韋伯不同意。我們讀韋伯的文章時,不時會讀到他和馬克思隔空筆戰。其中對宗教的理解是佼佼者。韋伯認為要了解人的行為,首先要理解 Verstehen 這概念。所謂 Verstehen,簡化而言,就是人的行為不能只看表面,而需要解讀、演繹。所有行為都有其背後的文化意義。所以經濟行為和文化行為是互倚互持的,而不是絕對由一方導致另一方。

廣告

韋伯論及宗教的著作中,以《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聞名於世。此著作可以說是直接挑戰馬克思的宗教論。(其餘也有散見於其他著作的,例如論及法師、祭司和先知的分別等,這裡就不詳談了。)

韋伯認為歐洲現代資本主義興起的其中主要原因,是背後的新教倫理。但我們要小心:韋伯並無說新教倫理是資本主義興起的必要條件或充分條件,也無說過所有新教教派都有同樣效果。我們可以說韋伯其實只是針對一個頗為細小的教派,而且論述時戴了不少「頭盔」。

韋伯所針對的,是加爾文宗(Calvinism)。馬丁路德發動「宗教改革」,率先把召命(Vocation/Beruf,或譯召叫、聖召)普遍化。以往只有修道人和神職人員會有召命,但馬丁路德認為所有人都受上帝召叫,在日常生活中侍奉上帝。

繼而加爾文宗進一步發展其神學思想。加爾文提出宿命論(predestination),認為人能否上天堂,上帝早已預定。不論你在世做甚麼,都不會改變。如果你生下來那一刻上帝已經揀選了你死後落地獄,那麼就算你一生為善,都會落地獄。大家可以想像,如此思想不會很受歡迎,而信徒都會惶惶終日。

為了解決這問題,加爾文提出另一思想去「補救」:大家辛勤工作吧。很多人都誤讀韋伯,以為韋伯是指加爾文教導人努力工作就能賺取天堂的入場券。這是錯誤的。根據韋伯,加爾文叫人工作,是說上帝喜歡人勤勞工作,所以你越努力工作,便越能夠心安:「既然我做了上帝中悅之事,應該屬於獲揀選上天堂的一群吧?」無錯,只是為求心安,而不是真的可以改變上帝的計劃。(早前我見到有經濟學者說根據韋伯,新教破除了「宿命論」,明顯是無認真讀過文獻。)

好了,辛勤工作,賺了錢,然後呢?以前只有在修道院的修道人方才需要生活刻苦。但加爾文說:所有人都要刻苦,要清貧度日。賺了錢,但不能享樂,要儲起來,甚或投資。這就是資本累積的開始。現代資本主義,由此而生。韋伯的結論:起碼在這個案例,我們可以見到,宗教信念能影響經濟行為,而不是經濟關係導致宗教行為。

兩大社會學之父的宗教理論,都被後人不斷批評。馬克思都不用多講吧。至於韋伯,也受到不少質疑,例如:加爾文宗是非常小的一個教派,影響力實在成疑。

總結一下。讀過三大宗師的宗教理論,我們不難發現其實他們對宗教的理解,全部都是根於他們的整體社會理論(社會秩序、衝突、階級、Verstehen)。而宗教之所以值得研究,乃因宗教行為是人類主要的社會行為。有趣的是,儘管三人理論互有衝突,但他們的預測卻頗一致:三人都認為宗教會退場。例如《共產黨宣言》有著名一句:「All that is solid melts into air, all that is holy is profaned, and man is at last compelled to face with sober senses his real conditions of life, and his relations with his kind.」更有趣的是,事實告訴我們,三大宗師的預測都是錯誤的。至於為何會如此,且看下回(或下下回)分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