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到無求膽自大」,我有啲掛住陳馮富珍

2015/10/18 — 18:16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官有官威,官不能受辱,民有民賤,市民可以飲鉛水而不能求解釋、不能知道真相及不能對官員問責。鉛水被揭發以來,是非黑白,本來好簡單,若政府認真檢討、道歉及提出改善及預防措施,不會變成管冶危機。

政府視要求徹查是政治化針對事件,更斥責居民迫官員飲水是「屈辱」,失職的官員若能撫心自問,如自己家中的水含鉛,你會點做?一如內地的毒奶粉事件,事情拖到大頭娃娃、結石寶寶出現病徵、死亡,政府才雷厲執法,可一些孩子已經無辜失去生命,存活的健康也有無數問題,弱勢的一方只有無奈。

市民日日飲鉛水,沒有即時中毒但長遠影響會如何?官員是否也常飲鐵,所以鐵石心腸。民生無小事,很多受影響居民輪候多時才上到公屋,迎來的卻是生命不可缺的食水有問題。香港地人窮就是無奈,泛民勢弱就是無力監督政府,想改變,區議會選舉你會點揀?

廣告

1997 年第一次出現人類感染禽流感,時任衛生署署長的陳馮富珍為了向市民派定心丸,說「我日日都食雞,大家唔好驚。」雖然事後禽流感擴散,起碼讓市民知道政府高官與你一起面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個社會最需要好榜樣,我懷念廉署會打擊貪污瀆職的官員、警察的手不是警棍延伸、女性胸部不是襲警武器、不按常規做事的政府會受社會、報章譴責的年代。

人在其位,受薪官員怎能說「官到無求膽自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