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客制化與集權興起

2017/5/10 — 18:17

有人認爲「主流體制」、「大台」是造就集權、個人模糊的原因,是令到每一個學生成爲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的設定。(磚牆,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Sam Cox @ flickr l (CC BY-SA 2.0))

有人認爲「主流體制」、「大台」是造就集權、個人模糊的原因,是令到每一個學生成爲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的設定。(磚牆,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Sam Cox @ flickr l (CC BY-SA 2.0))

看著明天最後一科的溫習材料,我停了下來,胡思亂想了一下,現在執筆寫一寫我亂想了什麽。下面的觀點都是我大膽的假設,以欲抛磚引玉,大家胡亂來談一下。

關於極權政府或者政治/軍事强人如何崛起,我們以前總説有一套隱約的規律:人民生活困苦、自己未能掌握自己生命或者生活在動蕩、恐懼之中、有人答應人們說如果獲得他們的支持,人們就能有穩定的生活,然後如果他能在一定程度上(雖然是表面上而且可能會犧牲很多其他東西)能夠兌現這種穩定的承諾,那人或者那幫人就能更進一步獲得政經地位,甚至獲得造神的權力。

這是我的起點,今天我想談談現在在各生活範疇的客制化(Customization)與集權興起的關係,當然這只是一時亂想而嘗試探索的道路。

廣告

説起客制化,我們會想起Nike ID 或者一些度身定製的襯衫或者禮物,但是在科技發達的年代,我們必須擴展這個詞語的定義。大家都知道或者用過Netflix,如此的影片串流網站容許人們隨時隨地選擇觀看不同的電視節目,每一個人都可以因應自己的時間安排、喜愛客制化自己看影片劇集的時間、地點和項目(這當然包括Youtube 啦)。又如各種社交媒體,我們在自己虛擬空間内可以(有意識或下意識地)選擇排除或者隔絕某些資訊、消息或者某些朋友,這我也包含在客制化的定義之中。

在我看來,客制化容許人們生活在一個個由自我自主打造或者經電腦演算所制定的圈子内,而這圈子的主導是我、是自己,其他的是一些客人、一些可以讓我隨心所欲隔絕在外的客人。試想想,社會就是由這一個個獨立、可能有時交搭一會的圈子組成。在我繼續我的論證前,我們又想想三十年前的世界是怎樣的?

廣告

數間電視台主導了我們的日常娛樂生活,試想想在香港大約七十年代的時候,每一次TVB或者ATV出什麽新的劇集,第二天一定會成爲大家的共同熱話,一個社群所擁有的共同八卦和議題。大家接受新聞、資訊的渠道集中在某幾間大型媒體手上,大家看到的新聞、知道的東西大多相近。大家能在上述例子中感覺到與身旁的人們有一種「共同感」、一種分享着相近話題而相信自己存在於這社群而產生覺得被這社群的一些規範認可的存在意義。

時移世易,來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我們最近常在說「同溫層」、「圍爐取暖」等等的詞語就反映了當大台或者一些「權威主流」、生活日常因爲客制化的設定讓人們的生活感受碎片化,一組人的生活經歷、小至於平時看什麽劇集作消遣娛樂都已經超越了另一組人的想象,大家已經失去了在生活範疇方面的同理心,因爲我與他的生活習慣、選擇可能連一絲交曡都沒有。

不對啊,我們還有一些作爲人相似的東西?

對,那就是恐懼感。這種恐懼不是來自害怕生命受到威脅的動蕩,這種恐懼是來自害怕被遺忘、害怕被遺棄在角落、害怕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想象。當我們的生活越漸客制化的時候,我們就沒有了與人分享的基礎,我們就出現了越個人就越孤單的情況。

回到我的起點,一堆恐懼無助的個人會怎樣呢?人終歸是社會性的動物,我們需要集體、需要一堆分享自己相同之處的人去强化自己的存在感,而這就是我認爲民族或者地方主義突然在世界興起的其中一個因素。在現今社會,人們也許分享不了日常的生活,但是恐懼是可以被分享的;人們也許分享不了日常的行爲習慣,但是僅有的身份認同如國族可以被共同感知的。當大家都集中在國族的身份認同上尋找共同感時,如此的土壤就造就了一個擁護强人、集體的時代。

有人說當一個「時代需要英雄時,這個時代就完了,因爲英雄出現的地方,就是悲劇的地方,因為有悲劇,有悲哀,有不平,才有英雄。這個地方需要英雄,因為這個地方是悲劇」。

Pink Floyd 於七十年代認爲「主流體制」、「大台」是造就集權、個人模糊的原因,是令到每一個學生成爲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的設定,所以及後的社會運動都嘗試在這種由上而下的社會操控中尋找個人的空間。然而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因爲新科技的設定,我們有了操控自己空間的權力,但是這是虛擬還是真實在現實中有影響力的能力呢?至少在我看來,民間的結社制度創造了一個讓人們的圈子有較多重叠的機會,讓自我和群體在現實動員、心靈慰藉上有更好的平衡,但是在客制化會越來越普遍和深入大家生活的今日,我們真的獲得了自我實現、自主的空間和那不受恐懼侵擾的自由嗎?

我不知道。我還在勤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