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室有窪徑尺

2019/7/31 — 9:2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要社會廣泛支持垃圾徵費,整頓現有的垃圾收集點、回收箱及亂倒垃圾黑點絕對是首要之重。

James Wilson 和 George Kelling 於 1982 年 3 月提出破窗效應。兩人在《大西洋》雜誌寫下:「試想一棟有數個破窗的大廈 — 窗戶一日得不到修整,其他窗戶被破壞的機會就會增加」。又,只要街道上有了第一件垃圾,再來第二件、第三件便變得平常不過,最後更會有一袋袋垃圾堆積起來。

這個理論正解釋香港政府推行垃圾徵費的阻力。亂拋垃圾在大街小巷隨處可以,垃圾收集站、回收箱及轉送站更只有亂局可言,我們屢屢從不同相片、片段驚見可回收的物資與其他垃圾混在同一垃圾車內一併處理。

廣告

正是這亂局令社會大眾對政府處理固體垃圾及回收抱持懷疑態度,更對能否妥善推行垃圾徵費投下不信任的一票。在普遍的懷疑態度下,不同派別政客都不願得失民意,為推行政策背書,卻因此錯失在香港推行回收並邁向可循環經濟的重要一步。

按照破窗效應,紐約政府機關由小事做起修補破窗 — 檢控橫過馬路、禁止有垃圾的火車離開車廠等。小修小補,卻清晰可見,市民逐漸相信政府改善市容的決心,更令當局推行改變獲得市民支持。

廣告

同樣,要社會支持固體垃圾徵費,政府必先改善現時的垃圾處理,重建市民的信心,以行動說服社會大眾垃圾分類的勞力定不徒然。

首要工作是完善收集垃圾及可回收物資的設施。當中許多都殘破不堪,或容量太小以致有垃圾棄於四周,引來動物覓食及害蟲滋生。政府的待辦事項還包括加速清理垃圾筒及回收箱、在 24 小時內收集垃圾筒及收集站的垃圾、給予清潔工人經濟誘因,以政府 1823 程式的 GPS 定位舉報非法棄置黑點、確保從回收箱收集到的垃圾會分開處理等等。

以上簡單舉措無一需要龐大經支經費,長遠卻能重拾社會信心,為將來推動垃圾徵費打下一支強心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