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住天水圍,我是這樣看領展的

2019/2/20 — 16:24

天耀廣場(資料圖片,來源:Exploringlife,維基百科)

天耀廣場(資料圖片,來源:Exploringlife,維基百科)

【文:李開步】

近日大家在談論葉劉提出規管領展的私人條例草案,我也想談談我的故事:我住在天水圍天耀邨,邨內本來有一個規模不算小的街市。家人平時買餸都是在樓下搞掂。但後來領展將商場大翻新,街市竟變了家鄉雞、譚仔等餐廳連鎖店,家人被逼要走到一條馬路之隔的天盛商場街市去買餸。

對很多「無飯家庭」來說,樓下多了食肆當然無任歡迎。但對很多家有長者、或是活在貧窮綫以下的人,街市是必需的生活配套。然而,當一條邨、三個居屋屋苑及一個私人屋苑(天耀邨、天祐苑、天盛苑 、 嘉湖山莊樂湖居及新近落成的屏欣苑)合共四十九座平均三、四十層,每層有八至十個單位的人口逼到同一個大約只有四十檔的街市,物價是不可能不貴的。天盛街市甚至比另一條邨的天瑞街市為貴,這是所有天水圍人都知道的。

廣告

故此,當我看到田北辰先生「力排眾議」,走出來硬撐領展,甚至說天盛街市的物價比元朗平,我只能說這位仁兄貴為新界西議員,到底是否真的瞭解新界西的事?田先生說,他把天盛街市與元朗同益街市做比較,發現天盛部分物價比較平,所以認為領展不應被規管。這其實等同說天盛街市平過香港仔,於是話領展係良心企業一樣。

天水圍居民會去元朗買餸,是因為選擇比較多,在昂貴與便宜的選擇中,找到自己能接受的。再者,元朗有三個街市:大橋、同益及合益街市,但在元朗買餸最便宜的,是在同益及合益街市中間的街檔啊。早前我在元朗街檔買提子,一包大約兩磅(1 kg)賣二十元,但在天盛街市,一磅就要二十元了!

廣告

現在天水圍人想買平餸,就只能光顧小販。有個阿婆會在天盛苑旁邊行上西鐵站的天橋擺檔賣菜,這個地點,正好就在區議員陳思靜的議員辦事處旁邊。至於這位陳議員所屬那個政黨呢?不就是田北辰先生的實政圓桌嗎?

另外,不知大家有否留意早前一宗新聞,說在天盛苑旁邊的嘉湖山莊新北江商場,其中一間本來是餐廳的街鋪,竟變成了私人街市,垃圾堆在行人路,造成衛生問題。為什麼新北江商場落成廿六年來,現在才無端端生出這個「街市」?不正是因為天盛街市唔好嗎?

近日,天盛街市以至二樓的商場,都出現多個空檔及吉舖,其中一家在街市內的藥房,都遷到屏欣苑去了。我問過其中選擇結業的攤販,他們都說是因為剛約滿,被領展大幅加租,最高者達六成,故無奈結業遷走了。另一個原因,是屏欣苑商場由房委會管,能夠脫離領展魔爪,不用擔心隔年大幅加租,做小生意的,心也比較實在。

對天盛苑的居民來說,另一大不滿是車位租金大幅度上升,每年升幅達 15%-20%。陳思靜議員也曾經發起過,呼籲司機在車頭貼上不滿標語,難道這也不是領展的問題嗎?

然而,以上種種,卻仍不是天水圍居民最恐懼的事情。真正最害怕的,是領展把屋企樓下的商場裝修得美侖美奐後,下一步將轉賣予獨立投資者。我去過位於沙田的新田圍邨探親,發現整個屋邨商場,竟變成五間老人院,商場就只剩低一間超市,街市幾乎完全丟空,連最後一間洗衣店都執笠。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當屋邨的公共空間,都被老人院的公公婆婆佔領,連睇醫生都要走到其他地方,這種生活模式大家能接受嗎?

作為一個小市民,我只希望生活質素不會被劣化,僅此而已。所以我是十分支持葉劉的私人草案,立法規管領展,令這間把公共資產變賣、置百姓生活於不顧的無良奸商受到制裁。也希望其他政黨能夠排除門戶之見,一起參與,共同努力,還我們安寧的生活環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