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住深水埗 —「He is my friend」

2018/9/23 — 21:3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文:阿 Ca】

【上集後記】他們看見 old lady

那天話不多,大家都只是執好面前堆垃圾就收隊,後來有機會再同大隻佬判頭傾計,原來令他動手的是看不過眼年老的清潔姐姐獨自清垃圾,心想「Why so many old ladies clean the street」,也說不明白為何「Hong Kong is so rich but still have many poor old lady」,共鳴啊。

廣告

後來才知道,星期一晚相遇之前,他已經在街上看見清潔姐姐的苦,看不過眼就要行動,於是他和 two friends 就落手幫手執,但中途被一個路過的香港大叔話佢哋冇 work permit 就唔凖執,大隻佬多番解釋自己冇收錢,仍然被大叔嚇話差人見到拉你坐監,最後只好收隊。

晚上遇見我們,戰戰兢兢問可否幫手,高高興興叫哂啲 friends 嚟,原來是因為早有如此的經驗。那個晚上之後,他常常問我幾時再可以幫手,我說抱歉一直要工作,曾經有一刻我心想你地中意咪自己去囉駛乜搵我,今天才知道,受與生俱來膚色的限制,幫手都要被允許。

廣告

【下集】He is my friend

然後他帶我到一個冧了棵大樹的公園,他說樹堆中還有街友在睡好危險,如果能班到鋸就可以 call my friends 嚟搞掂佢。左問右問了全日,最後發現原來屋企一直收埋幾把鋸,興致勃勃告訴大隻佬判頭,但我說我都是打工仔一名,今晚 10:00 先收工,怕不怕太夜,他說「We are ready all the time」。

結果放工和南亞人的樹底約會成為全日最期待的活動,今天判頭的 friends 由星期一 ten friends 叫下叫下叫咗成 twenty friends。成班雄心壯志的大隻佬一嘢跳上棵樹起勢不斷鋸,甫開始就被街友破口大罵,說「呢個位冇得搞啦你哋又唔識等啲政府車嚟啦」,大隻佬踩佢都傻淨係講「duck la duck la ok la」就繼續鋸,鋸的期間阿叔不停起隔籬指指點點,其實已經去到有點煩的地步,我諗住安撫下阿叔問佢其實係咪驚佢哋整冧棵樹責到你,他說「痴線嘅,我點會俾佢責到,我驚佢哋責到咋冇得賠㗎,到時唔好喊,哼。」

後來有一個香港人師奶停低表揚南亞人,放低錢請大家飲嘢;再後來,有兩個香港人街坊也加入戰團嘻嘻哈哈在玩搖搖樹的遊戲。

再再後來,街友阿叔不知不覺愈行愈埋,拎埋把鋸落手做。人數眾多,全棵樹清理好,地上的樹葉也整理完畢都只是個半鐘。我問阿叔,而家可以望到個天空係咪正好多,心諗頭先你條友「阿趦阿趄」,點知都唔夠阿叔囂張:「我一早就話撐你哋啦,我都有落手格,有冇見到先」;點解個阿叔可以咁 cute。

這幾天不少人來善意提醒我說好多難民的故事是假的,以前常常也聽到好多街友都是自我放棄就淪落街頭之類,說實話我不知道也沒有打算要考慮這點,我們終究不是審核的人,過去的事是真是假,今天對社區的濃情也是千真萬確。

幾日前,叫我動容的是南亞人受盡白眼,不被信任,卻心懷對這片土地不比你我為少甚至更落地更真摯的情義;今日,叫我慚愧的是平民百姓,膚色種族之間向來存在而我從未察覺也從沒參與,天天上演的精彩。

最後,南亞大隻佬說呢個阿叔「Everyday no 3 meals, very poor very thin」,另一個南亞大隻佬說「I know him, I give him one banana everyday, he is my friend」。然後我們依依散去。

媽啊,點解整個社區如此可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