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庭關係的複雜性

2016/4/26 — 12:34

(Giovanni Battista Torriglia;資料圖片)

(Giovanni Battista Torriglia;資料圖片)

出生在幸福家庭不是一種原罪,而是一種祝福。但若然出生在幸福家庭導致閣下不懂民間疾苦,不明白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的話,閣下可能在成長階段中無意中傷害了很多身旁的朋友(除非閣下只選擇與自己背景相近的人交朋友)。尤對擁有權威型父母的子女來說,親子關係有時如南海局勢般,維持現狀總比擦槍走火好。跟他們說什麼要孝順父母和家庭充滿着愛,彷彿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的確,主流文化也不會否定孝順父母的重要性,基督教文化和儒家文化更是非常着重孝順父母。然而,在實際操作上,有不少人曲解了孝順父母的原意。另外,叫別人孝順父母的人,有些是連自己也做不到,或是自己已為人父母或即將為人父母。前者雖然做不到孝順父母,卻要要求別人如此行以重新奪取道德高地。後者有屁股指揮腦袋之嫌,以家庭制度作路徑依賴式維權的工具。

廣告

說到家庭關係,母親節或/和父親節幾乎是無可避免要處理的議題。在頗多時候,周遭的氛圍令人們不加思索地說出母親節或/和父親節快樂,但如要更嚴謹論證的話,我們可考究一下追求快樂是不是作為母親和父親唯一或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但與此同時,若然閣下嘗試過忘記了在母親節或/和父親節有所表示,或考試成績未如理想的話,閣下或許對經濟學家以邊際替代率推出父母的愛有代價的結論有更深刻的體會。

此外,在廿一世紀,有些父母竟仍會對其子女執行體罰,這令其子女體會到霍布斯在《Leviathan》中所指的the state of nature。 筆者不太明白,為何有動物權益的關注組織未經深入考究便歸咎騎師鞭打馬匹導致牠們受傷(註一),但面對有父母對子女執行體罰時,它們並沒有以同等的力度發聲,甚至沒有任何關注。我們要保障動物的權益,背後的假設是動物的地位不比人類的低,但這不並不是要本末倒置,把人類的地位壓至比動物的更低。難道人類不是動物嗎?如是的話,為何那些動物權益的關注組織會有雙重標準呢?

廣告

還有,有些父母把養兒防老的理念推至極致,換句話是他們只視自己的兒女為生財的工具,但這很可能與Robert Nozick所指的盜賊行徑脗合,遠遠超出了羅爾斯的第二條公義原則的底線。

若然有人面對以上其中一種或多種的情況,閣下仍跟他們說,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多十分偉大的父母,他們很可能會認為這句說話較粗口更難聽,因為無論這個世界有多少對十分偉大的父母,也與他們沒有任何密切的關係。擺在他們眼前的,是極度麻煩的父母,而且家庭這回事,不是受害者想轉換便必然能夠轉換到的。

說到底,教導別人學術理論總較教導別人如何與父母相處容易。現今在教育界執教鞭的,如想隨便介入處理學生的親子關係,不是說一定不會收到成效,但他們要有心理準備被當事人反諷一句:「啊sir/Miss,我同我屋企人嘅關係係點,你識條鐵咩?」呢句已經係好客氣嘅版本。

 

註釋:

註一:多份研究報告均顯示,只要騎師用鞭時不舉手過肩,鞭策馬匹臀部並不會對馬匹造成明顯的痛楚,但鞭打前肩則有更嚴格的規定,鞭打頭部和頸部更需明文禁止。其實,即使有一個人用打死蚊的力度打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另一個人也未必會有明顯的痛楚,筆者不明白為何有人會將人類承受撞撃的力度與馬匹的直接類比。如果一個騎師把騎一場馬用鞭的次數和力度全打在另一個人身上,那個人應該會受重傷,但打在馬身上,連一條鞭痕也不易找到。另外,在競賽中,即使兩匹馬碰撞,兩匹馬也未必會受傷。但如中間夾著一個人,那個人便會凶多吉少。難道騎師用鞭的力度總和較兩匹馬碰撞的力度大嗎?

其實,一匹馬平均1000多磅,一個騎師平均100多磅,如果馬匹不欲競賽,要拋下騎師是輕而易舉的事,那輪到騎師不斷「襲撃」馬匹而後者默默承受痛楚?(另馬只需用一隻腳便可踢死一個人) 此外,如果用鞭真的會直接對馬匹造成傷害的話,筆者也無法理解為何有那麼多馬匹在出賽受鞭後狀態不跌反升。誠然,在理論上,不斷鞭打馬匹提示牠加速有可能令其超出了生理負荷而不自知。但在實際上,有不少馬匹在賽事早段已因受傷而被騎師收慢或收停,有不少是騎師剛剛開始鞭打馬匹提示馬匹加速牠們便受傷了。故在實際操作上,馬匹被鞭打和牠們受傷沒有明顯的正面關係。

賽馬真正的問題,在於賽季過長,而能力較弱的馬,不但平均出賽次數傾向較多,而且頗常要在高溫下作賽,牠們受傷的機率又怎會低呢?

 

延伸閱讀:

楊庭輝:〈家庭的政治〉,(《立場新聞》,2016年2月11日),擷取自網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