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長無權不讓子女考TSA? 吳克儉你有何法理基礎?

2016/2/3 — 14:55

吳克儉(資料圖片)

吳克儉(資料圖片)

日前報載教育局長吳克儉約見「TSA (全港性系統評估) 關注組」成員,會中指稱「家長冇權唔考TSA」。  這句話的意思當然並非指家長本身應考的問題,而是表示「家長沒有權不讓子女參加TSA」。  筆者閱報後大惑不解,以為吳克儉口齒不靈,導致傳媒記者引述有誤而報道不實,可是過了幾天仍沒有聽聞吳克儉出面或教育局代為澄清或補充,也便引證了這確實是吳克儉的原話,或者是他所表達的原意。 那麼,筆者「寧可是傳媒報道錯誤的願望落空」,便不禁慨歎「狗口長不出象牙」:身為高官竟然信口雌黃,惡言恐嚇家長。 假若沒有侵犯人們的基本權利,吳克儉當然「有權」胡言亂語,順口開河,可是此事涉及《教育條例》和相關法規,以及所有家長應有的合法權利,豈容等閒視之。  筆者簡單一問:吳克儉,你所說的「家長冇權唔考TSA」到底有何法理基礎?

須知家長是未成年子女的法理監護人,有權有責維護其子女的合法權益。 在教育方面來說,香港政府按既定的教育政策為所有適齡學生提供義務教育服務,家長「有權」讓其子女享用有關服務。  縱然如此,家長仍然「有權」提出合理辯解,拒絕讓子女入學而在家施教,進行「在家教育」(home-schooling)。  筆者暫無意爭辯「學校教育」和「在家教育」孰優孰劣,只是想指出「家長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況下,仍然擁有為其子女的教育安排作出選擇的權利」。

廣告

《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第3項列明「父母對其子女所應受的教育種類有優先選擇的權利」,而不少國家早已定制訂政策保障家長選擇「在家教育」的權利。  可惜現實上香港教育局從未認真深入檢視過「在家教育」問題,有關「在家教育」只是由「缺課個案組」處理,簡單的視作「拒絕入學」,遑論督導或支援。 香港《教育條例》279章74條指明「如常任秘書長覺得有任何兒童不在小學或中學就學而無合理辯解, 可在進行他認為需要的探究後,……向該名兒童的一名家長發出入學令……。」  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就是說家長完全「有權」提出「合理辯解」作為行使選擇「在家教育」的權利,而發出強制入學令也並非只是簡單的行政權力而已。  2000年起梁志光禁止女兒上學,經介入調停糾纏多年直至2005年該女童才重返校園;2012年張惠侶主動為其兩位女兒申請「在家教育」,經教育局官員家訪審查後最終獲准。事實上,去年教育局向立法會披露的資料顯示:截至前年年底共有25宗申請「在家教育」的個案。 這些例子充分說明:在現階段仍落後於先進國家的香港教育體制下,家長仍然「有權」為其子女的教育選擇表態爭取。

筆者旨在澄清家長完全「有權」和「有責」為子女的教育安置選擇問題據理力爭,更何況這只不過是有關應考TSA一事上呢?   TSA已被異化而對小學生,尤其是小三以下的年幼學生所造成的身心傷害早已為人痛斥詬病,家長身同感受,豈能啞忍,以至放棄用實際行動落實合理訴求的權利呢?  況且,身為家長必須履行適當的家長責任和承擔,否則便會構成「疏忽照顧未成年子女」罪,以至負上「虐兒」的刑責。 父母眼看著子女飽受應付TSA的操練之苦,當然「有權」為此發聲表態,以至拒絕讓子女參與這一場背離真正教育義意的評核活動!  因此,筆者敢請吳克儉局長詳細解釋,並且提出充分的法理依據,說明「為甚麼家長沒有權不讓子女參加TSA」。

廣告

家長「沒有權」不讓子女參加TSA嗎? 難道吳局長才「有權」逼令家長必須參加TSA嗎? 退一步來說,家長完全「有權」以不同形式的消極方式抗拒和抵銷教育局的行政權力,以不同的理由讓子女缺席參加當天安排在學校內進行的全港性系統評估活動。 所以,筆者還是奉勸吳克儉局長和主理此事的副祕書長陳嘉琪,放下不必要的官腔、面子和有權與否的問題,認真回應「TSA關注組」取消小三TSA的合理訴求。

 

 

發表意見